第003章 我丈夫不是卖国贼
莫鱼2019-09-13 18:012,197

  听着林九歌的话,眉头一直似展非展的龙天羽终于舒展了眉头,抬手揉了揉林九歌的头发,满目心疼的说,“嗯,我家龙夫人真好。”

  “去换衣服,还完好回警署啦。还墨迹,再墨迹不让你走了。”林九歌抿着笑意啐了一声,双手按着龙天羽的肩膀,将他推回了卧室。

  然后,娴熟的帮着他缓衣服,系腰带,配警枪,再拿了一把完全能遮住他的大雨伞帮他撑开。

  一系列的事情做完后,她目送着龙天羽离开,而后便一直盯着外面的雨,久久的未曾回神。

  ……

  就这样看着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风停了,雨渐渐的下了下来,林九歌才缓缓的回过神来。她抬起目光看去,发现院子里龙天羽帮她钟的花被风雨打的东倒西歪。

  一阵心疼,她撑着伞走进了雨里,想趁着雨下帮花搭一副遮雨棚,看这暮色沉沉的,也不知道这场雨要下多久。

  忽地,她眼角的余光发现有东西快速的向着她射来。

  她敏捷的抬手,抓住了那个东西。

  掌心摊开,是一张纸。

  再摊开,上面写着一行字:想知道关于龙天羽的事情,跟我到城西有家茶楼汇合。

  林九歌抬头朝着屋顶望去,她家的屋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一个清瘦的男人,看起来岁数也不大,顶多二十出头。

  他看见林九歌抬头看她,冲着她示意一下,然而翻下了屋顶。

  事关龙天羽的事情,林九歌并没有多加考虑,连跟家里的佣人都没有打招呼,抓着纸条便往城西而去。

  城西有家茶馆,前些年她查案子的时候经过门口,虽然地方偏僻,但却依然很快的找到了地方。记忆人门庭若市的茶楼,此刻却大门紧闭,空无一人的门前看起来一片萧条。

  林九歌伸手推开了茶楼。

  茶楼里的几个人,齐刷刷的朝着林九歌看来,那眼神,并不友善。而这几个人的穿着打扮,林九歌很是眼熟。

  她们便是上午在邮局附近的学生。

  “呦,这不是乾坤武馆的当家的嘛。”坐在最前面的女学生,嘴角带着嘲讽的笑意,讽刺道,“怎么没在你那个汉奸丈夫的家里缩着,反倒跑到这茶楼里了?”

  “我丈夫不是汉奸。”林九歌回的要多坚定有多坚定,“是你们喊我过来的。”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喊你过来的?说说看,我们这几个人,到底是谁邀请你过来了?”那女生反问。

  林九歌环视了他们一眼,视线落在给她扔纸条的那个人。

  抬起了手,她指向了那个人道,“他。”

  “文泽!”女生猛的转头,难以置信的朝着名唤‘文泽’的男生望去。

  林九歌直接了当,“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情?”

  “事情没有多大事情,可能就是文泽想要看看你们这群汉奸卖国贼到底长什么样子才把你叫过来的。”那女生抢在文泽之前,轻蔑的说,“现在看完了,也不过如此,你可以回去了。”

  林九歌,“……”

  “李静,不要乱说话!”文泽眉心一蹙,冲着一直挑衅林九歌的女生训斥了一句。李静嘴角一翘,勾出了冷笑,“我乱说话?你听见我哪句话是乱说的?”

  林九歌过来不是听他们两个人争论的,冷漠的打断,“如果有什么话,直说。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请恕我不便久留。”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

  李静快步上前,抢在林九歌之前抵住了房门,同样冷漠的望着林九歌。

  林九歌嘴角一翘,嘲弄的问,“怎么,想绑架我?”

  “绑架你,去换大哥,挺不错的。”李静伸手捏住林九歌的下巴,咬牙切齿的说,“只是可惜了。如果不是我大哥在你丈夫手中,我真的恨不得将你和龙天羽这对种卖国贼夫妻千刀万刮了。”

  林九歌反手捏住了李静的手,眼神寸步不让,“说了我丈夫不是卖国贼!你若再敢说一句我丈夫是卖国贼试试看!”

  李静冷笑,“怎么,做得出还不准别人说了?真没想到,堂堂乾坤武馆的馆主林九歌,竟然是个敢做不敢当的人!”

  林九歌真的怒了,她垂在腰间的那只手不停的紧握,随手准备捏死这个女人似的。

  一旁,文泽看不下去了,开口道,“龙局长是否是卖国贼,暂且还没有确定的定论。但林馆长却十成十的不是卖国贼,阿静,你不要为难林馆长。”

  “你凭什么说她不是卖国贼!”

  文泽回,“就凭早上她没有将我们的行踪透露警察,就凭她往日里经常救济街头穷苦百姓!”

  李静愤愤的说,“可是我大哥是被她的丈夫抓起来的!”

  文泽,“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能管林馆长!”

  李静红了眼眶,“你今天死活要跟我作对吧?文泽你别忘记了,我大哥是因为谁才受的伤,又是因为谁背抓的!”

  见他们又打算无休无止的吵下去,林九歌面无表情打断,“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走了。”迈开脚步,再次准备离开。

  李静又一次拦住了她,“想走,做梦!”

  林九歌回,“我要是想走,就凭你,还拦不住我!你要不要试试看?”

  “你!”李静眼中的怒火再燃烧。

  文泽上前,冲着林九歌鞠了一躬,歉意的说,“很抱歉,阿静兄长被林馆长丈夫抓到警局,阿静心急口无遮拦,还行林馆长原谅,我带她向你道个谦。”

  李静,“谁要跟她道歉了!”

  林九歌,“好,我接受你的道歉。”

  李静,“……”

  “所以,你今天喊我到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林九歌问。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我们救一下人。”文泽道。

  林九歌蹙眉,“救上午被抓的那个?”

  “是,他叫李岸,是我们学生会的副会长,我是学生会的会长。”文泽道,“眼下他伤情太重,绝对不能待在监狱了,需要出来治疗,还请林馆长帮个忙。”

  林九歌问,“人是我丈夫抓的,你凭什么会认为我会帮你们?”

继续阅读:第004章 其实我看见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请赐我一双翅膀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