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不是内定的媳妇吗
会吐水的小海疼2019-09-18 11:244,410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辈子最紧张的事应该就是见自己心爱的女孩的家长了,江桥虽是打小就认识苏糖槭,但是她家里的人,江桥是一个都没见过,就算是见过,以前那么小,就算是见面,那也只是普通朋友一样的见家长,现在可不一样啊,毕竟现在可是打着要把人家家姑娘娶回家的打算啊,万一人家姑娘家里人不同意,自己可不就‘凉凉’了嘛。

  随着人群的涌出,江桥越发紧张了,苏糖槭歪过头看着江桥,看到江桥的样子,就好像军人在练习站姿一样的严肃,这让苏糖槭不免一笑,小手就握住江桥的大手,看似冷静的外表,实际上心跳的特别快,江桥的手已经沁出了汗,江桥疑问的看向苏糖槭,只见苏糖槭甜甜一笑:“不要紧张,他们俩老没有那么严肃,放轻松。”不知道为什么,对于江桥来说,苏糖槭的笑容好像有一种治愈人的魔力,不管是受伤、担心、还是其他,都能让江桥的心瞬间的安定下来。

  “嗯,我听你的,不紧张。”江桥反手握住苏糖槭的小手,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笑容。

  而另一边,苏爷爷和苏奶奶两人搀扶着走出来,身后还有一个工作人员帮忙推着一小车的行李刚走出出口,就伸长了 脖子在找自家孙女,而苏糖槭也同款伸长了脖子,睁大了眼睛再找自家的俩活宝。

  “爷爷奶奶,这!我在这呢!”嗯,事实证明,年轻人的眼睛就是比老年人的老花眼要厉害不少。

  苏家俩老看见了自家的孙女,别提有多高兴了,再看见自家孙女身边一个高高帅帅的小伙子,就更高兴了。

  苏糖槭拉着江桥的手穿过人群飞奔向苏爷爷苏奶奶面前,一把就栽进了苏奶奶的怀里:“奶奶,路程辛苦了,累不累?”从苏家奶奶怀里探出脑袋,又转向苏爷爷:“爷爷,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飞机上的乘务员都很照顾我们俩老,你就放心吧啊。”苏奶奶慈爱的摸了摸苏糖槭的脑袋,苏爷爷苏奶奶就只有苏糖槭爸爸这一个独子,相对的,也就只有苏糖槭这一个亲孙女,相对的会格外的疼爱一些。

  “爷爷,下次你们要回来就和我说一声,我回加拿大接你们就好了嘛,你说你们俩老自己回来,万一出什么事可怎么办。”

  “哎哟你当爷爷奶奶是看不见了还是走不动了,真的是。”

  世界上最美好的风景,莫过于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相处。

  撒完了娇,苏糖槭从苏奶奶的怀里脱离出来,伸手拉向一直站在身后的江桥,向苏家俩老郑重而又庄严地宣布:“爷爷奶奶,我来给你们介绍,这就是我,你们孙女,苏糖槭,传说中的男朋友:江桥,江警官。”

  江桥彬彬有礼的向苏爷爷苏奶奶鞠了一个躬:“爷爷奶奶好,我叫江桥。”

  苏老爷子把江桥从头到尾审视了一遍,就像是部队里在检查军人的着装一样。

  尴尬,很尴尬,非常尴尬……

  审视了一分钟后,苏老爷子笑哈哈的拍了拍江桥的肩膀:“好小子,真不错,哎呀,走,咱们回家,今晚好好的喝几杯。”

  对于自家老爷子的态度变化,苏糖槭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变得也太快了一点。

  江桥礼貌的点点头,而在一旁看着苏爷爷和江桥的苏奶奶、苏糖槭两个人会心一笑,看来江桥和苏老爷子很合拍啊。

  苏糖槭走到苏老爷子身边挽住老爷子的手:“爷爷,你们这么喜欢在机场聊天啊?走啦,回家再聊。”另一只手又挽着苏奶奶,转头和江桥说:“阿桥,可能麻烦你做一下苦力,拿一下行李了。”

  说完,苏糖槭还朝江桥挑了挑眉。挽着苏家俩老就往停车场走去。而身后的江桥对着苏糖槭的背影,宠溺的一笑,推着行李,追赶上苏家俩老和苏糖槭的脚步。

  一路上,苏糖槭一直被苏奶奶从头到尾的打量,恨不得把眼珠子抠出来镶在苏糖槭的身上,而苏老爷子,就一直在抱怨帝都的车实在是太多了,要是赶上上下班高峰期,怕是可以在路边支个烧烤架了。

  亏的没遇上堵车,不然以苏老爷子的暴脾气,就要直接骂人了。

  虽然说没有遇上堵车,但是路途上也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江桥和苏糖槭倒是没什么,在京城这种地方也习惯了,但是就怕两个老人家在车里坐着累。

  回到两个老人家在帝都的老房子,是个典型的帝都四合院,江桥把车挺好以后赶紧到副驾驶去把苏老爷子扶下车:“爷爷您慢点啊。”

  回到故土,苏老爷子有些激动:“唉,离开那么些年了,回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了。”老一辈的人都会对自己的故土有一种莫名的怀旧,可能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是这样吧,落叶归根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爷爷,奶奶,今早我已经让家政公司来打扫过了,很多东西我和阿桥也已经准备好了,吃的用的都不缺,穿的我们没准备,因为想到你们回来可能不会待很久,如果有需要的话咱们再去买。”苏糖槭牵着自家奶奶走下车,边下车还边和爷爷奶奶说着。

  对于自家孙女的安排,俩老还是很满意的,有些不需要准备的也确实不用花那些钱。

  苏老爷子拄着拐杖走进院子里,原来的院子还是原来的感觉,只是少了些味道,原来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早就已经搬走了,原来热闹的院子现在也格外的冷清。

  苏糖槭看着自己走在前面呆愣愣的爷爷,心里也知道他肯定会失落的,当初的好朋友好邻居,有些都已经不在了,而有些也已经搬走和自己的子女居住了,若非当年发生的事情,或许他们一家子现在也会很幸福的吧。

  “奶奶,爷爷他……”苏糖槭欲言又止,奶奶像是看穿了苏糖槭的心思,拍了拍她的手让她放心,没事的。

  “江先生,苏小姐,你们回来了。”打开门,是一个中年妇女,看模样打扮,是江桥和苏糖槭请回来的保姆。

  “郑阿姨,这是我爷爷奶奶,他们回来的这段时间,饮食起居上就麻烦你了。”虽然苏糖槭和江桥住的都不怎么远,但是平常时间,他们也都要上班工作,虽然苏奶奶还能做一些家务活,但是很多事情还是找个人照顾一下比较好,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苏爷爷苏奶奶应付不来,也好多个人来照顾。

  “苏老先生,苏老夫人。苏小姐放心,我会做好我的工作的。”深深的一鞠躬,足以看出这个保姆的职业素养了。

  “丫头,你说我们又不是长期回来,你和小江还整这么个玩意干啥,这不是浪费钱嘛。”苏老爷子虽然嘴上不高兴,但是心里别提有多乐呵了。

  “爷爷,这和我没什么关系,都是阿桥准备下的,我只是把这老房子的地址给了他而已。”苏糖槭摊开手,表示了此事和自己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

  “爷爷,我和小槭平常工作忙,有时候不一定能回来看您和奶奶,有个保姆在这照顾你们二老,我们上班也安心不是吗。”江桥自从知道苏糖槭的父母在很早以前就过世的事情以后,特地回去调看了以前警局的档案查了当然的案子,他也知道,此事对苏老爷子和苏奶奶的打击有多大,虽然苏老爷子是军人,但是军人也会有脆弱的一面,他既然是他们的孙女婿,那就要做到任何事情都事事仔细,事事安排妥当。

  苏奶奶站在一旁,把江桥的一举一动全都看在了眼里,这个小伙子,话少但是很勤快,从刚才下车就一直在帮他们搬行李,给他们安排这个安排那个,足以看出用心。

  “爷爷,奶奶,我们快进屋去坐一会吧,别站在大门口这了,不然人家以为咱们这多了几个活的尉迟恭和秦叔宝呢,就站在门口这看大门的。”说着,苏糖槭左手挽着苏爷爷,右手挽着苏奶奶,就走进屋子里。

  屋内的装潢在苏糖槭回来的那一年特地找人重新翻修过,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肯定会有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小屋子只有一张床,属实住不下太多人,更何况爷爷奶奶也更喜欢原来的味道,原来的配方,所以苏糖槭就简单的翻新了一下,装修风格俨然还是中式风格,不过家具已经换新了,以前那些不安全的电线啊灯泡啊,苏糖槭也都全都换成了安全的环保的,毕竟,人类的社会在发展,人类的社会在进步嘛。

  “老先生老夫人,苏小姐,江先生,你们先休息一会,饭一会就好了。”郑姨是个有十几年家政服务的经验,是个地地道道的帝都老人儿,所以她上手快,而且做事麻利,这也是江桥为什么选择她的原因。

  “好的,谢谢郑姨。”苏糖槭向郑姨道了谢,郑姨笑盈盈的就走去厨房了。

  苏糖槭对这个家政阿姨还是很满意的,没想到江桥是这么细心的一个人,对自己细心,对自己的家人更是面面俱到一丝不苟。

  “爷爷奶奶,你们休息一会,我和阿桥去给你们收拾一下衣服放好。”苏爷爷和苏奶奶笑得点点头。

  得到长辈的允许,苏糖槭就赶紧拉着江桥把行李箱拉进屋子,一到屋子里,苏糖槭就开心的往江桥身上跳,江桥顺势抱住了像只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苏糖槭:“看你,爷爷奶奶回来了,就可把你给高兴坏了吧。”

  “爷爷奶奶回来我自然是高兴的,但是最让我开心的,是你的安排。”

  “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很合格的男朋友?”江桥得意的笑了笑,在等苏糖槭的表扬。

  苏糖槭点点头,确实应该表扬一下了:“嗯,江警官真棒。”

  好像得到了语言上的夸奖还不满足,江桥狡黠的看着苏糖槭:“怎么了,就只有这一句啊?我的奖励呢?”

  苏糖槭从江桥身上跳下来,一脸疑问:“什么奖励?要不我去厨房给你做个菜?”

  一听到苏糖槭说要给自己做菜,江桥不免打了一个寒颤,这丫头会做菜吗,别到时候把厨房给炸了啊:“不不不,你可别去厨房给郑姨添乱,你还是老实在这呆着吧,乖,我怕你去厨房把咱家厨房给炸了。”

  好吧,苏糖槭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就不过去给阿姨添乱了,不然整个家都会炸的吧;江桥的手环上苏糖槭的腰,自己做了这么多,要点奖励不为过吧,还没等苏糖槭开口问江桥干嘛呢的时候,江桥直接吻上了苏糖槭的唇,这一吻,直接把苏糖槭给吻懵了。

  什么鬼?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来自灵魂的一系列拷问,苏糖槭的脑子一下子死机了。

  江桥也没有得寸进尺,吻了没一会就放开了苏糖槭,看着苏糖槭已经坏掉的样子,江桥不由的笑了,这丫头,原来不经人事啊。

  看着已经傻掉的苏糖槭,江桥忍不住笑了,算了,让这丫头在一边发呆吧,自己先给爷爷奶奶收拾一下屋子,不然谁知道等这个丫头回过神来要到什么时候。

  五分钟后……

  “江桥,你这个流氓,看我不打死你!”

  房间里,传来苏糖槭咆哮的声音,在客厅外的苏爷爷和苏奶奶听到屋内的动静,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样子,相视一笑,感叹:年轻真好啊。

  饭桌上,苏糖槭依旧没给江桥好脸色,苏老爷子拉过江桥,跟做贼一样偷偷的问江桥:“小江,你们刚才在房里干嘛呢,我家丫头怎么气鼓鼓的跟吃了火药一样。”

  虽然在家里,苏老爷子是当仁不让的一家之主,但是自家孙女如果没生气的时候,那还好一点,要是遇到自家孙女生气的时候,苏老爷子就直接怂了,惹谁都不能在自家孙女生气的时候再火上浇油,不然倒霉的可是自己。

  “爷爷,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亲了小槭,然后就炸毛了,出来以后就跟现在这样了。”说起这个,江桥心里也是委屈啊,本来是个很亲密的和女朋友的接触,这怎么还把自己女朋友惹得炸毛了呢。

  虽然把自己女朋友惹炸毛了,江桥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自己尝到了甜头,可是转念想了想,自己现在是趁着苏糖槭不经意尝到甜头了,那估计下次就难了。

  江桥瞬间觉得,明明就是内定的媳妇,怎么要追到手就这么困难呢。

继续阅读:我的愿望拥你入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待到枫叶在落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