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多喝烫水2019-09-05 14:423,244

  面对眼前人的质疑,何修适当奉承了一句:“这位公子慧眼独具,一看就是识货的人。”

  公子哥立刻挺直了腰板,鼻孔朝天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你这话倒是不假,区区一万灵石,本公子还未放在眼里,包上!”

  “好嘞!”

  何修早就在等他这一句话,手脚麻利,连同几株草药、几个他从别的摊位廉价买来充门面的花哨玩意儿一齐包进了一个精致的布袋里。

  东西好不好不打紧,表面功夫要做好,至少看起来要华丽!

  就连包东西的布都是丝绸锦缎,公子哥满意一笑:“很衬本公子的风范。”

  走远之后,女子问道:“雷公子,那戒指是灵器吗,为什么这么贵?”

  雷忠将漆黑戒指取出,嘲笑一声:“这可是一枚空间戒指!那老家伙态度强硬,一块灵石也不肯松口的样子,却也是个傻子。就算是最低级的空间戒指,价值也在两到三万!”

  “公子真是好眼力!”

  女子粉面含春,嘤咛一声倒进雷忠怀里。雷忠一手爱抚着佳人,一手往戒指中灌入灵力,惊喜道:“这戒指里竟有十丈空间,价值还要翻上数倍,即便是族中长老也未必舍得买这样一个储物灵器!”

  另一边,何修手脚利索,将破布一兜,迅速逃离了现场。心道:“信手开辟的空间极不稳定,不出一个时辰就会崩溃,不知道那家伙发现之后,会做何感想……”

  何修换了一条街,将黑袍一摘,露出里面的一件灰袍,又看到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走了过去,鼻息顿时粗重:“金主爸爸,我来了!”

  “这位公子,还请留步!”

  “老家伙,你有什么事?”他折扇一开,一脸不耐烦。

  何修桀桀一笑,将年轻人拉到一边,神神秘秘从袖中摸出一枚漆黑的空间戒指。

  “老朽与你有缘,今日赐你一场造化。这枚空间戒指,内有空间十丈,只收你一万灵石!”

  年轻人顿时一惊:“十丈空间?老儿……老先生,你此话当真?”

  他亲自试探,果真有十丈空间,顿时心花怒放,痛快地付清灵石就走,生怕何修反悔。

  何修手里捏着一张额度为一万的灵石卡,喜不自胜。

  “此地人傻钱多,我喜欢。”

  属性天赋之中,大多数觉醒的都是五行灵力,继而是风、云、雷、气之类相对罕见的天赋,再是光、暗、时间、空间等等天赋,可谓万中无一。

  正因如此,何修贩卖空间戒指才会这样顺利。往常,空间戒指都是在拍卖会上才会出现的灵器。

  脱掉灰袍,红袍,蓝袍,青袍,紫袍……直到无法再拖之后,何修意犹未尽的打道回府。

  与粉粉姑娘承鱼水之欢后,雷忠心满意足的回府,在墙壁隔层里取出一把宝刀。

  “此刀乃是八十星中阶灵器,九尺长,十三寸宽,日常携带难免被人觊觎,正发愁,就低价买了个空间戒指,还真是天助我也!”

  他刚将宝刀放进空间戒指里,戒指忽然碎了,碎了,了,了……

  雷忠瞪大了眼睛,他那把宝刀只剩下几片碎块从空间戒指里掉落出来,其余部分已经遗失在了空间乱流里……

  “奸商!奸商!老东西你大爷的,你不得好死啊!奸商!”

  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云霄,惊起一林飞鸟。

  始作俑者骑着马儿,奔腾着轻快的小碎步绝尘而去了,黑市之中,雷忠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摊位上早已换了个人。

  “这位仁兄,你有没有看见过一个身穿黑袍的老东西,这个奸商,我有些事要找他清算。”他随手拉住一个年轻人。

  那人原本极不耐烦,脸色很黑,一听奸商二字,眼中顿时迸射出火光:“没见过。我找一个身穿灰袍的老东西——也是个奸商。”

  裹挟着大把钱财,何修回到风火世家地界。才归还租用的骏马,领回两百灵石的押金,便发现不远处阴暗的角落里投来几双阴冷的目光。

  何修从前从未走出过府中多远,性格隐忍,更莫说得罪何人,所以这目光投来的刹那,无须直面,何修心中便已经有了计较。

  他无心与一些无关紧要之人多做纠缠,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之前的目光一闪而逝,何修却知道,他们一定没有走远,必然还远远跟在某个角落里,等待着时机。

  穿过市集之后,就是一些没有觉醒天赋的家族子弟的住所,比起能够修炼的人来说,显得有些寒酸。

  到此,尽管人来人往,不比市集要少,何威仿佛终于按捺不住,心中也没有了忌惮,直接在何修身后发动了偷袭。

  换做以往,他一定不屑于这种手段,现在,他虽然不将何修放在眼中,却还是忌惮于何修的阵法和灵虫,采用偷袭的方式,就能让何修来不及施展这些手段。

  五人似乎早就有了商量,从五个角落窜了出来,红毛四人是亲兄弟,觉醒的也都是同样的天赋。

  他们手中的轻叶刀,正是从他们母亲手中继承而来。可惜,所有天赋之中,最弱的就是兵器天赋。

  灵修大陆炼器术昌盛,许多灵师的兵器天赋甚至还比不上一件价值万八千灵石的灵器。

  何修停下脚步,嘴角缓缓掀起一抹极倩的弧度,蓦然抬手,数十块灵石被高高扬起,却并没有四处洒落,而是受到了什么牵引,落到了指定的位置上。

  “何威少爷,实在抱歉,这一次恐怕又要令你失望了。”

  何威背后才打开一双风翼,闻言脸色一黑,红毛已经落入了一个荆棘阵中,挥刀却斩不断乱麻,自顾不暇;黄毛、蓝毛、绿毛慢他一步,中了幻阵,又被灵虫叮咬,无法再动用灵力,彼此缠斗在一起。

  “狡诈狂徒,竟然事先布置好了阵法!”何威嘶吼一声。

  “何威少爷还请自便,我就不奉陪了。”

  “这就想走?妄想!你以为区区几个初阶阵法就能拦住我?可笑!”

  他风翼一振,眼中泛起一丝血色,一时间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普通族人之中显然有认识何威之人,也不敢干涉,早已四散避了开去。

  几个初阶阵法本身很羸弱,被狂风给破坏了阵眼,红毛四人才脱困。只是除了红毛之外,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

  何修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已经突破到了中阶,怪不得耐心越来越差了,原来是跃跃欲试了……”

  这条回府的必经之路上,何修曾悄悄布置了数十个阵法,可何威直接振翅飞上天空,让所有阵法都没有了用武之地。

  何威大笑着:“何修,终于技穷了吗,那么,到我出手了!”

  他深知一旦近身很可能再次陷入阵法,只是在天上施展远程攻击,令何修苦不堪言。

  “不鸣则已矣,一鸣须惊人。如今我修为尚弱,一旦展露,很可能引来何威更大的反扑。”

  他所养的灵虫、所能布置的阵法,毕竟都是初阶,出其不意尚可,一旦对方有了防备,就很难再有成效。

  “罢了,让他占点便宜也无妨,倘若这家伙真要置我于死地,那我也只能暴露天赋了。”

  何修一念至此,脚步逐渐凌乱,刻意承受一些何威攻击的余波,看起来身上伤痕累累,其实并无大碍,都是些皮外伤。

  而何威仿佛得到了莫大的宽慰,笑得有些肆意而疯狂,攻击越发卖力。一道道风刃,将地面与一些房屋炸得满目疮痍。

  “何修,你所倚仗的阵法、灵虫似乎派不上什么用场啊,你若是跪下叫我一声爷爷,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了你,并封你做个小弟。曾经封号灵师的后人给我当小弟,说出来倒是有几分意思!”

  何修面色平静,曾经为了玩音乐流浪的那些年,家人不理解,外人不看好,孤身一人,也不知道受过多少鄙夷,何威的这番话,对他而言倒是显得太过无力。

  二人都不曾发现,何笑依在一个角落里静静看着这一幕:“何修,原来是梦魇的后人。”

  “小风御阵!”

  “小火御阵!”

  灵石矿脉倘若处在一些环境极端的地方,诸如火山、深海,便有可能在其中衍生出火属性灵石、水属性灵石。

  风火世家以风火为尊,这两系的属性灵石最多,价格很高,多用以修炼或是布阵,而何修正是为了布阵所储备。

  “好个小子,拿我家的灵石如此挥霍!”

  何威脸色不善,以何修自身,怎么看都不可能如此富有,十有就是以何渊所给的那五千灵石来挥霍了。

  初阶防御阵法,对中阶灵师的攻击还是显得太过薄弱,灵力越发稀薄,只抵挡了片刻,就被击溃。

  何修脸上无喜无悲,身形看起来有些狼狈,正当他准备展露修为之时,一道几乎遮盖了半片天幕的火焰环刃,如同涟漪、箭靶一般接连袭来,将何威的攻击轻易化解。

  “是谁!是谁敢与本少爷最对!”何威脸色咆哮。

  何笑依从墙根走出,淡淡说道:“这个人,我还有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空间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空间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