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多喝烫水2019-09-05 14:423,261

  一个暗紫色的眼睛在何威五人身后升起,居高临下,带着无情与冰冷的色彩,照耀在他们身上。

  艾薇看得呆了,小脸通红。这只眼睛很美,流淌着绚烂的光泽,何威五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头顶已经浮起一片星空,所有的实力都暴露了出来。

  阵外之人,旁观者清,阵内之人,一叶障目。

  “连小洞察阵都发现不了,还真是五个废物。”

  何修望着何威,平静说道:“何威少爷,我记得你一年半之前似乎就是七星初阶灵师,怎么过去这么久,还是没有半点长进?”

  何威一愣,心中别提有多腻歪,这句话,不久之前何渊正与他说过!他怒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来教训我?”

  “以风化翼,鹰击长空!”

  风系灵力凝聚成气旋,瞬息绽放出片片羽翼,在何威背后形成一对宛如实质的翅膀。凌厉的劲风吹来,将树上的几只影猫吹落的下去。

  不管怎么说,影猫也只是初阶灵兽,擅长速度,对正面的进攻只是在一个普通的水准,而何威头顶的星海,七颗星星霎时闪耀出刺目的光泽,他再如何不堪,也是实打实的初阶巅峰灵师!

  “好家伙,七星连珠,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手段。”

  何修纵身一跃,有如一只飞鸟腾空而起,身下的大树已经被狂风席卷成了碎屑。风火世家,最为闻名的就是风系与火系,何威身为大长老之子,自然尽得其中真传!

  他欺身而上,往日总是作壁上观,让手下动手,今日亲自出手,可见其心中有多愤怒。

  “何威,你不是瞧不上我所钻研的旁门左道吗?今日,我便用这些你眼中的旁门左道来击败你!”

  何威掌心出现一个风盘,如巨石压顶般落在何修身上,将何修拍向了地面。他有罡风羽翼,而何修可不会飞行!艾薇的惊呼,简直是对他实力的最好的褒奖。

  “击败我?痴人说梦!何修,今日我就将你的骨头一根根踩碎,让你带着莫大的痛苦去死!”

  “还真是……残忍呢。”

  “小挪移阵!”

  几十块灵石被何修毫不怜惜的撒下,定在事先布置好的阵法框架上。过惯了穷苦的日子,这样挥霍的样子,还真是令人肆意中泛着心酸。

  何修半空落下的身影平安挪移到了地上,面不红、气不喘。何威两手凝聚起两道风刃,朝何修落去,气势如虹。

  何修冷淡地看了他一眼:“风系灵气以速度见长,你这风刃,只怕连我养的猫都有打不到。”

  他仿佛化身幻影,不管何威的攻击有多密集,总能轻而易举的避开。

  红毛神色一动,大喊道:“老大,这家伙布置了阵法,在小挪移阵法内只要有灵气供给,就能够不断挪移,这样子打不到他的,要把他逼出阵法范围!”

  黄毛面目狰狞地说了一句:“何必那么麻烦,毁掉阵法,也是一样!”

  早在他们刚来的时候,何修就已经发现,这四个任凭何威呼来喝去的人,修为并不比何威要差。

  在洞察之眼下,黄毛头顶星海,七颗星星亮起了三颗,轻易毁掉了阵法。

  “这一次,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躲!”何威面目扭曲,嘶吼着,周身凝聚出风暴,施展的是风火世家风系压箱底的绝招。

  “风卷残云!”

  何修平静地看着他,如实说道:“这一招,我挡不了,不过,不打算躲了。”

  “不躲,那就死!”

  反正这家伙连送葬费都收了,那就死吧!死吧!死吧!

  不得不承认,这些天所承受的讥笑与压力,已经让他的心境有一些崩溃,从高高在上,一下子落入低谷。只有杀人,才能平息心中的怒火!

  “何修哥哥!”艾薇呢喃一声,走到何修身边。

  “相信我。”

  何修嘴唇轻轻翕动了一下:“倒。”

  风卷残云所凝聚出的气势很快忽然散去,如同凝聚时那般突兀,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怎么回事!”

  何威惊叫着,背后的风翼也消散了,一只漆黑的灵虫从他背后飞回,落在何修指尖,绕了一圈,隐入树丛里。

  “老大!”

  四人接住何威,何威大骂道:“还愣住干什么!弄死他!”

  “小荆棘阵!”

  “小陨石阵!”

  ……

  红毛四人才刚运转灵力,地上立刻升起一片荆棘,将他们死死缠住,尖锐的刺轻易扎进他们皮肉里。当然,失去反抗能力的何威也没能逃脱。

  他依旧在怒骂,天上又落下一片火红的陨石,四周激射来灵力箭矢。荆棘之下又化作泥潭,泥潭表面燃烧起火海。

  红毛四人的处处受制,自顾不暇。最后,若非何修收手,只怕他们都要命丧于此。

  何威敢对他下死手,他却不能,何渊的怒火,以他如今的实力,还无法承受。

  回府途中,五人不得已又戴上面具,怒气冲冲的来,却灰溜溜的回去,非但没能发泄,心中压抑的怒火反而更为剧烈。

  “该死的!该死的!这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输!”

  他到此刻也没能想明白,最后为什么会突然无法使用灵力,导致技能功亏一篑。

  红毛的眼中划过一丝阴狠,说道:“老大,那家伙不过是占据地利之便,提前布置好了多重阵法,旁门左道终究是旁门左道,真正的战斗时,哪会给他布阵的机会?只要他离开府邸,我们随时可以再弄死他!”

  “对啊,何红,没想到你这废物的脑子转得还挺快!”

  红毛低着头,眼神阴郁,挤出一个笑容:“多谢夸奖!”

  黄毛不禁有些担忧:“但是在人多的地方,不好办事,万一被看见了……”

  “我一定要杀了他!”

  听到何威森然的话语,黄毛不敢再说话。

  此后一个月时间,何修一步也没有离开过府邸,反正他和艾薇也是被家族所遗忘的存在,无人会在意。

  一个月后,第一只五色凰终于破壳而出,艾薇心心念念、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了小家伙的出生。

  小五色凰羽毛稀疏,身上沾着黏稠的蛋液,其声音稚嫩,却如出谷黄莺,悦耳动听。一双小眼睛灵动地打着转,凝视在艾薇身上。

  对出生时见到的第一个人产生依赖与信任,这是许多动物的天性,所以有驯养灵兽的灵师,大多都喜欢未出生的卵或者幼兽。

  “好可爱!”艾薇惊喜地笑着。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

  何修的话语里有几分宠溺,这是曾经的何修计划已久想要做的事,他终于完成了。不只是为了以前的何修,更是为了他自己,照顾好这个,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陆上第一个见到的少女。

  肯为他担心,为他落泪,将他视作一切的少女。

  艾薇捧着小五色凰:“因为是何修哥哥送的,只要是何修哥哥送的,我都喜欢!”

  “给小家伙取个名字吧。”

  此后几天里,艾薇一直在为起名的事情苦恼,连修炼也荒废了。总想要取一个意义非凡、独一无二的名字。

  同时,余下七只五色凰也完成孵化,叽叽喳喳地围在她身边,精力充沛。她终于想好了名字,借鉴何修的名字,按照孵化顺序,从修一到修八。

  “有你们在的时候,就像何修哥哥一直都在一样。”

  而何修,则在驿站租了马,快马加鞭,跑到了距离风火世家数百里外的黑市里。

  黑市并不属于哪一个世家,有一个神秘人在背后管辖,能够在各大世家的夹缝里生存,显然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对此,何修没有半点兴趣。

  此刻,他浑身裹在一袭黑袍之中,戴着一个鬼脸面具,声音沙哑,乍一看,恐怕还要吓哭小孩子。

  街道两边,有大大小小的商铺,迎客之人或卑微、或市侩,吆喝声不绝于耳,倒也热闹。也有许多独立灵师,就地摆摊,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很多。

  “粉粉姑娘,实不相瞒,这黑市就是我家开的,你看上什么,随便挑!”

  何修蓦然抬头看了那人一眼,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这一句吹嘘,引来几声嘲笑,惹得他面红耳赤,给身边的女子打包买了不少东西。

  “大抵是家族在黑市经营了几家铺子,只此却敢吹嘘整个黑市都是他家开的,不得不说……是个人傻钱多的金主啊!”

  他眼里泛起亮光,摊开一张破布,摆在那公子哥的必经之路上。

  公子哥从何修摊位走过,忽然目光一凝,快速往回走了几步。

  摊位上,摆着一些初阶灵兽幼崽或卵,一些初阶药草,还有些矿石,大多是何修从灵兽山随手带回来的,充充门面,价值不高。

  公子哥眼睛定定落在一个黑不溜秋的圆环上,强行将眼中的火热压下,见身旁的女子对一只兔子幼兽喜爱不已,立刻拍着胸脯买下,同时假意问着一些药草、矿石的价格,最后不着痕迹的询问着那个漆黑戒指的价格。

  “一万灵石。”

  公子哥一愣:“一万?你不如去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空间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界空间武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