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 行恶之人终得恶报 拨乱反正改元德康
乙易2019-10-27 09:532,597

  却说众人正急等着太医前来之时,玉蔻渐渐缓过神来,慢慢睁开了眼,见尹桓正亲自拿着帕子为自己擦拭头上的汗珠。玉蔻一把抓住尹桓的手道:“有人要害我,汤里被人下了绝子草。”

  “绝子草是何物?”若是说汤中下了鸩毒、鹤顶红之类的,尹桓还能明白,但是从未听说过绝子草。

  “这绝子草正是当年害死皇上生母,让皇上身中寒毒的毒药。此药无色无味,只是入口后有一种通贯全身的清凉感,若不是哥哥告诉我,我也不会感觉出来。”

  安寿在一旁听了,忙跪下喊道:“这汤是奴才亲自端的,还亲自尝过,这些御膳房的太监可以作证,绝无问题,想是娘娘弄错了。”

  尹桓站起身正要亲自尝那汤,太医院的唐太医匆匆地赶来了。尹桓便对唐太医道:“太医正好来尝一下这汤,看是否有问题。”

  唐太医尝了一口汤,回道:“这汤并无异样。”

  玉蔻撑起身子道:“汤中的那种清凉感绝对是绝子草所特有的,我不会弄错。”

  唐太医道:“臣刚才也尝了,这汤的味道的确香甜中带着丝丝清凉,应该是放了薄荷脑的缘故,这本是开胃汤,薄荷脑又健胃通窍的功效,再说臣从医近四十载,从未听说过绝子草这味药。娘娘定是近日精神不佳,才会有此臆想,待臣为娘娘号了脉一切便都明了了。”

  前面说到这唐太医本是涂太后的亲信,那绝子草更是他交给安寿的。这日又恰巧又是他值夜,安寿派人请他时,他便知是安寿动了手。来之前,唐太医特地翻了一下石虎留下的德妃脉案,按例,后宫妃子有孕,每半个月就要请一次平安脉,可是记录中,那日在御花园诊脉的脉案外却是最后一条。今日唐太医亲自为玉蔻诊过脉后,发现她如今怀孕不过月余,终于想通当日在御花园,根本就没有怀孕,不过是皇上和石虎合谋欺瞒太后而已,所以后来石虎也没有再来替德妃请平安脉。既如此,恐怕如今除了德妃本人,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怀孕之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加一剂猛药,趁着胎未成形,将其打下,然后就说德妃是太想怀上龙裔产生了错觉。唐太医诊完脉,在尹桓面前跪下道:“臣有一言,说出来恐对石院首大不敬。”尹桓心中知道当初与石虎一起谎称德妃怀孕之事要被揭穿,面上却故作平静地说:“唐太医但说无妨。”

  “臣方才替德妃娘娘诊脉后发现,娘娘并非身怀有孕,而是气血凝滞,应速用通经活血之药将淤血排出,否则恐对日后孕育龙裔有碍。”

  玉蔻听完唐太医所言,忙坐起身来反驳道:“并非如太医所言。”唐太医不等玉蔻把话说完,立刻抢着说道:“臣知道娘娘一心想早日怀上龙裔,由此产生错觉也是正常的,臣还听说坊间有些妇人因为一心生子,肚子竟如孕妇一般隆起也有的。”

  尹桓怕再细究下去,不但会拖累石虎,还会把太后引来,于是赶紧道:“就依太医所言,快去配药吧。”

  待太医走后,尹桓又吩咐安寿道:“朕晚膳都不曾好好吃,你让他们弄几样可口的热汤热菜,送来青鸾宫吧。”安寿见尹桓并没有在提开胃汤的事情,自以为安然渡劫,快快地从地上爬起,亲自带人往御膳房去了。

  众人走后,尹桓对着玉蔻道:“人都走了,你也起身,待会儿跟朕一起吃些东西吧,如今胃里空着可不好受。”

  玉蔻虽然将汤使劲催吐出来,身体也没有感觉到有何不妥,但是她在尹桓和空青身上见识过绝子草的毒性,所以仍然很担心会影响到腹中的孩儿,于是对着尹桓道:“哥哥什么时候回来?我要让哥哥替我瞧瞧才放心。”

  尹桓道:“太医不是说了那里面是薄荷脑,不是你说的什么绝子草。”

  玉蔻眼眶一下子红了:“你还是不相信我,如果是薄荷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尹桓安慰道:“好好,我相信你,不过因为你机警,把汤全吐出来了,所以太医都说了,你没有事。”

  “那太医在说谎。”玉蔻将手放在自己腹部道,“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已经有了一个多月了。”尹桓听了玉蔻的话,心都要跳出来了,将玉蔻捧起来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玉蔻紧紧搂着尹桓的脖子道:“原本是想在你生日那天告诉你,给你个惊喜的,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朕要罚你待会儿把那些个饭菜全都吃了,芫青说你这几日总是吃得很少,我的皇儿一定都要被饿坏了。”

  “皇上,你把我放下来,我还有话要跟你坦白。”

  尹桓轻轻将玉蔻放到床上,手却扶着玉蔻的肚子,仿佛能感应到肚子里的孩子。玉蔻道:“其实我是当年太医院院首,张君使的女儿。”尹桓听完并不惊讶,反说道:“其实朕早知道了,你母亲张夫人已经将当年的事情与朕合盘脱出,虽然知道幕后主使是太后,可是却没有证据。朕派你兄长出去,正是寻找那位制药的巫医,可是到了蜀地,却发现那巫医已经被人灭口。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兄长虽然没有找到太后害人的线索,却发现镇国侯在蜀地私挖矿山打造兵器的事情,一个月前你兄长已经飞鸽传书回来,将矿山和兵器库的位置告知朕,朕已经暗中让殷毅带着精兵去围剿······”玉蔻打断他道:“陛下请容我说完。当日我父亲遭人杀害惨死,临死时,将凶手腰带上的玉珠扯下一颗。就在前几日,我发现那玉珠竟是安寿腰带上的,因此我一度怀疑是皇上为了报仇指使安寿杀了我父亲。直至今日,我发现安寿端来的汤中竟然有绝子草,就知道,指使安寿的另有其人,因为皇上绝对不会用到绝子草的。”

  “照你所说,安寿是太后的人?可是他跟了朕二十多年,忠心耿耿,能为了朕命都不要,朕真的不敢相信他会背叛朕。还有如果真如你所说,安寿在汤中下了毒,而唐太医却说无毒,那唐太医就是跟他们一道的,不过唐太医来自蜀地,而且与涂家颇有渊源,他是太后的帮凶你倒是极有可能。”尹桓仔细思考了一阵道:“不如今日我们就演一场戏,趁此时无人,你与芫青互换身份,等一阵唐太医那边汤药送来之后,让扮成你的芫青只管喝下,待后半夜,你装作药起了作用。朕则派人悄悄留意安寿的一言一行,如果安寿真的是太后爪牙,必然会去太后处邀功。”

  果然到了次日,安寿趁着尹桓午休,来到慈康宫,将前一晚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与太后说了。另一边,尹桓让人将唐太医关进密牢,唐太医本就是个贪利怕死的小人,为等细问,便将这些年做过的勾当全都招供了,并且都推在了涂太后和镇国侯身上,声称都是被他们逼的。

  西金太慈七年腊月,镇国侯因私造兵器罪同谋反被判极刑。虽然涂太后当年残害苏德妃,但是尹桓念及她抚养自己长大,便在皇宫北面建了一座佛堂,将涂太后安置于佛堂,一切吃穿用度仍然依太后份例。次年改元德康,七月,玉蔻顺利诞下大公主,晋皇贵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合璧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