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交易
关漓2019-09-24 11:391,294

  我要见一见褚沐青。褚将军安排好了。不在我的寝宫,而是我将要搬去的、曾经父皇居住的紫承殿。

  褚沐青跟几年前比起来,眉眼间更疏朗了些。他演一个朗朗君子,真是惟妙惟肖呢。

  他跪下行礼,我不叫他起身,只让他跪着回话。

  我问沐青:“你爹跟你说了我的事情吗?”

  “哪一件?”

  “我和临初。我们——”

  沐青说:“微臣不在意这个。”

  “等我们生了孩子,你就会被派去边疆。到时候,我会找其他男人在身边陪我。”

  “陛下不会,微臣也不走。”
“呵。”我冷笑,“你可真是有一个好爹呀。你当真认为他能在风澜国翻云覆雨?”

  “就算微臣的父亲不是褚宁,能成为陛下的丈夫,同您共同孕育孩子,微臣也会牢牢珍惜这样的机缘。不会让自己的孩儿落在别人手里。”

  “风澜国女帝的时代皆如此,你以为你能颠覆?”

  “臣爱慕陛下。”沐青行了大礼,伏在地面。

  我忍不住大笑。丢下沐青。

  “跪着吧。”我背着手往外走,背对着沐青说。“大婚之日,我就会召周启回国。”

  我同意和褚沐青结婚,条件是,放玉儿回来。临初留在宫里。并且要周将军回朝。

  褚将军一一答应。我恢复了在宫内行走的自由。我要去看母后,每次都被拦在门外,不让我见她。到底是她没脸见我,还是褚宁不希望我见她。我现在能做什么呢?顶多问一问她,为什么喜欢褚宁,而不喜欢父皇。

  我在她的宫殿外徘徊了几日,总算见到母后出宫殿门。我堵截住她,在她的随从跟前问:“母后风寒好点了没?”

  她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

  她身边的人已替她回答:“太后娘娘如今好多了。”

  我牵着母亲的手,用了最大的力气抓牢她的手腕,母后没动声色。我问:“什么时候让玉儿回来?”

  “今夜玉儿回去。”

  “好,希望母后说话算话,现如今,您是太后了,可不能再食言了。”

  我松了点劲儿,举起她的手,怒斥她的嬷嬷:“怎么伺候太后的,手腕怎么青了?”

  母后的手腕上,被我捏出乌青的手印。

  身后,刷刷跪了一地。我将是一个孤独的帝王。没有军队,没有心腹,没有权力。

  王位是一场交易。我会当好一个傀儡,换一个玉儿,一个临初,一个生死未知的周启。

  当夜,玉儿回来了。她毫发未伤。

  她叩头,说:“陛下放心,奴婢什么都不曾说。”

  “他们可打你了?”

  玉儿摇头。

  “好。”我点头。“你准备起来吧。过几日,就是即位大典。下月,我就要成婚了。”

  “是,陛下。”

  “要是那天,你跟临初应了我,这个时候,你们早就逃了。”

  “奴婢不逃。”玉儿说。

  “他们都当我是傻子。”我对玉儿说,“父皇、母后。褚宁和褚沐青。只有你是认真跟着我,临初认真厌着我。”

  “好没意思。”我抱怨。

  玉儿在一边落下眼泪。

  “哭吧,玉儿。”我走上前去,抚摸她的头发。“褚沐青要敢动你,我命不要也会杀了他。”

  玉儿是好姑娘,我从小就知道。我安慰她:“不怕,玉儿,咱们不怕。我会想出来办法,就算以后,周将军不回来,我也能想出来办法。”

  我不担心临初。临初死守的秘密,让他活着;他掌握的技能,让他活着,我不担心他的生死。我只是,孤单极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舞长生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