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07 终章
懒一只猫2019-09-16 14:162,307

  我打算就这样走了,待在这个城市的意义不大。至于葱头和秦静后面怎么发展,不是我应该关心的问题,我又不是他爸爸。所以每个人都过得挺好,最起码走的话不会有什么亏欠的吧。

  我之前联系过一个林场,做防火护林的工作,我喜欢这个工作的性质,也喜欢这样的环境。也不会有太大的限制,对于我已经受惯了限制的人来说更好一些。

  等葱头出院,我们一起吃了饭,饭上我才给他们说了小娟的事情。

  葱头和玮哥,我说不出的一种反应,两个人就只剩下把嘴里的饭掉出来的节奏,嗯,差不多就是那样的。

  我说了我要去的地方,已经吃过了饭,所有人都在,所以这两天抽时间就走了,也别送,地址安排好后会发过来,别来看我,不过,吃的用的可以寄过来。

  这是一片上世纪八十年代起造的林子,大概十万多亩,然后划片管理看护。我呆的这边大概一万多亩,有四个人,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

  每天巡查,上山驱散有些莫名其妙上山玩的人。这样的人多,夏天的时候还好。但是到霜降以后,便一个人都不能放上去。山上的草木枯黄,落叶渐厚,一点点火苗,就是泼天大火,这种情况一直要到第二年清明以后。

  而冬至、春节、清明这三节又是一个防火的重点。山上有以前老时候留下来的墓,所以这三节的时候,会有人上来山上,或者离林子不远的地方点香烧纸。现在进山的人基本上没有了,大概都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是山下的不一样。

  点起来的烧纸,风一吹,火一旦起来就是从山下往山上扑,顺着风势,根本停不下来。

  我前脚离开,到这边安排好没两天,就收到李伟买的一大堆书。用李伟的话说,就是自己是没心思看了,看书学习拯救地球的事情就交给我了,锤子,还不是怕我太闲。

  没到霜降的是时候,林子里的巡查不用那么紧张,我们时不时的处理这各种小的事情,比如那段上山的路给平一平,林子里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不知名的鸟。所以我习惯了,如果得闲,就躺在望海楼,脸上捂本书,然后听着山风鸟鸣晒太阳。

  而他们在休息的地块这儿,有专门划出来一块地,有一些育苗,种一些蔬菜一类的。林子里的树,当年植树都是为了材,所以少见果树,有果树也是后来长得,所以日常的吃用,还是自家菜园子。

  他们会打理这些,我不怎么会,倒是也学了一些,但是太懒,我就说巡查我可以多跑跑,反正我年轻,您几位就少跑两圈,上山怪累的。

  所以呢,盘山路上骑个电摩,深入林子就得不行,进去看有没有别人扔下的水瓶子一类的。别小瞧了这半瓶矿泉水,太阳一晒就是个放大镜,聚光起火,我试过两分多钟,能将一张纸烧穿。

  霜降过后,每天四个人轮流不间断的巡查,不敢有一丝的松懈。他们身体不好的,我就多跑两圈,住的地方是有望海楼的,但是这个主要观察火势的,现在主要是预防为主,而随着监控设备的逐步普及,望海楼的作用在逐渐减退。

  而巡查防止人员入山,则是另一个重点。

  事情还就这么寸的让我给赶上了。

  当时下午四点多,我一圈巡查刚回来,那边监控的人给消息说,盘山路边上的草丛冒烟了。

  赶紧拿了东西骑车往过赶,监控室的人联系报警,然后其他地方巡查的几个护林员也在往过赶,因为现场的情况不清楚。路边经常有人扔下来烟头,会引起路边的荒草燃烧。因为修路的原因,有的地方是一小块,所以着一会就灭了,但是有的地方是连着林子的,一旦火起来就没完没了的。

  见烟就上,见火必须灭。因为火刚开始起来,如果及时还是能来得及的。我赶过去的时候,不光是草,火已经烧到林子边了。

  这特么怎么搞,没见过这架势呀,不能让烧到林子里面,我就冲到林子边上的火线旁,从一边往另一边往过赶。这哪来的急,我走一步,那边火能赶十步,结果身后的还着起来了。

  一看这架势,卧槽,完了,应该看不行就赶紧往出走的。现在被火围着了,赶紧跑吧,往刚过来的那边跑,趁还没烧过去,跑出火线,人在外面怎么都行,在这儿得烧死的节奏。

  这个火顺山跑,这时候哪还有什么风向呀,风就是吹着火往山上跑,我要往山上跑得特么累死,那也得能跑得过火才行。

  往上走有盘山路,火应该烧不过去,可盘山路侧面烧上去了,盘山路照样逃不了,草了。往东面跑吧,东面那块谷地,那里有个小溪,虽然冬天了,看有啥地方藏的没。

  这人工的林子,跟山林自然的林子就是有些不一样的,自然地林子,树木不是那么的均匀。但人工的林子,最起码同年的大树,都很均匀,而后期土里自己长的树木花草,就把林子的缝隙塞得慢慢的,这你能怎么办。

  脱了外套捂住口鼻就跑呗,能跑多久不知道,但是身边的火感觉越来越大,越来越热,到后来的时候就是踩着火头在跑。好不容易的,找到一块内凹的低垭口,就直接躲到里面,真的废了。早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通天的亮光,和浓烟,还好这个垭口是一个小沟式的,地势低,没有太烤得慌。

  看了一下周边也没水,火就在上面和对面烧着,我特么那都去不了了,就只能在这呆着。

  脑子里有一万种求生的方法,但是都用不了,用脚蹬开地表烧干的土,下面湿点的用衣服包一块,然后再不很阻碍呼吸的情况下,捂到口鼻上,这是我能做的最多的了,感觉出汗都出的快虚脱了,将身体直接靠在背后的土墙上,还好,不是热的。

  身上出来的时候带的对讲机,可能是烤的电池烤坏了?不知道能不能用,没办法只能试试,拧到公共频段,结果还真是不行的。就这样,一直到晕过去,啥都不知道。

  “相亲的。”她叫道。

  “啊?,你怎么来了?”

  “相亲到一半,为啥跑了?”

  “啊?我没跑呀。”

  “是吗?”

  “是吧。”

  “认识一下,马峰你好,我是高一十班林娟。”

  “啊,林娟,你好,我是马峰。”

  “嗯?哪个班的?”

  “高二七?”

  “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中蝶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