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他们不大可能来这
超超2019-09-21 17:244,387

  古野看着街两边亮着粉红灯光的房子,每个房子都看不到几个人,偶尔看到廊道的红沙发上坐着一两个浓妆艳抹的女郎。梁木把头探出窗外,他似乎在寻找什么。他到底在找什么呢?古野不明白,他把车选了一个位置停下来,“你到底在干嘛?”古野不解地问道。

  梁木还在张望着街上的房子,对古野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古野感觉自己就是被这个混蛋忽悠来的,在这种地方真能找到那两个混蛋?他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悲伤,失落和愤怒在心底破土而出。

  “你说我在干嘛?”

  古野没有说话,而是把眼睛瞟向一栋栋充满诱惑的房子。

  古野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低头看了看手机,时间不早了,他们要尽快接触一下这里的人,也许有什么线索就藏在这些人里面。“下车吧。”

  “这种事……”古野强压住怒火没有把话说完,看那样子,他是不准备下车了。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梁木气愤地质问,有一种冲动,他想砸爆他的五官,说到底,这也不是他的事,他在帮助古野。这个混球,什么都不明白。“实话告诉你吧,我要去酒吧喝两杯,那里才是我来的原因,刚才我在找酒吧。”

  “酒吧?为什么偏要来这?”古野感到自己对梁木有些误解,说话的声音带有歉意,但他还是不明白,酒吧不到处都是嘛。

  “你说呢?难道是因为这里的酒好喝?”梁木的意思不无讽刺。

  古野什么也没说先下了车,他大概已经猜到梁木的目的。

  梁木摸了摸口袋,他是不常带钱的人,现在口袋空空如也,“我没带钱。”

  “既然来了就让你喝好。”古野为了表示歉意,语气变得友好很多。这时候他才好好观察这条街,确实不像他想当然的那样,这里不仅有那些房子,还有超市、咖啡馆……没准在哪个位置还有赌场。酒吧就在前方一百米的位置,现在他们要去的大概就是那一家。酒吧的门并不大,里面的空间却大得很,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酒吧不止一道门,目前他至少看到了三道门,也许还有暗门。“有没有发现?”梁木朝古野嘀咕道。

  “发现什么?”

  “很多门。”

  古野点了点头。

  “这说明我们来对地方了。”说完,梁木抬起头,脸上带有善意的微笑,在这种地方,微笑总比凶神恶煞好。

  “您好,请问喝点什么?”柜台后的小姐十分友好,她穿着精致的黑制服,手上戴着白手套。

  “四瓶布朗克。”梁木看着嵌在柜台里的酒水单,替古野做出了决定。

  “好的。”柜台小姐一边说,一边用鼠标点着什么,“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们这儿还也提供茶和小吃。”柜台小姐面带微笑,说话的声音很甜。

  “让我再看看。”梁木看到酒水单的末尾,提供各种花茶、名茶;小吃的话,爆米花、花生之类,还有各类水果。“给我们来份爆米花和火龙果吧。”

  “好的。”很快,一份清单打印了出来。他们找了一个角落,那不是一个空角落,有一个人。

  “这里我们可以坐吗?”梁木指着他自己和古野,很客气地说道。

  “随便。”那个人继续喝他的酒,正如他所言,他很随便,两个陌生人的到来对于他来讲相当于空气。

  “还记得吗?”耳边有歌声传来,头顶是微弱的灯光。

  “记得什么?”

  “在酒吧,我和琴等待几个朋友,然后遇到了你。”

  “琴她,是不是经常取笑我那件事?”

  “呵呵……她老说你是醉汉,莫名其妙地坐到别人的沙发上。”

  “我也搞不清楚怎么就醉了,也许是因为大眼那个混蛋。那晚,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

  “琴笑着对我说冒出个醉汉,我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我想笑,哪有醉汉?”

  “你不会真得只是以为我走错了地方?”

  “我不知道,琴走过去想叫醒你,我们的朋友马上就要来了,她可不想有你这号人物占了她的位置。”

  “之后她一定不敢相信,大眼就是她要等的朋友。”

  “呵呵,她更加不敢相信我们会走到一起,她一直说我很傻。”

  “你说什么?”梁木踢了一脚发呆的古野,然后若无其事地向对面喝酒的那个人问道。

  “爱是痛苦的对吧?”坐在对面的那个陌生人似乎还在自言自语,始终他的酒瓶没有离开手。

  “您好,这是您的酒。”一个身着黑制服的服务员面带笑容地站在梁木身边,他把四瓶啤酒放在了桌上,还有一桶爆米花和一碟火龙果。然后服务员欠身拿起梁木面前的清单,在清单上打上对勾。

  “请给我们拿三个酒杯,谢谢。”梁木向服务员微笑道。

  “好的,马上来。”服务员提着托盘消失在黑暗中。

  “吃点东西吧。”梁木拍了拍古野的肩膀安慰道,然后打开了四瓶酒。

  “您好。”刚才的服务员又站在了梁木的身边,他把三个玻璃杯放在了桌子上,轻声道了句“请慢用”便退出了他们的视线。

  梁木把杯子放到古野面前一个,另一个放到了那个陌生人面前,“陪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可是没多少酒啦。”陌生人摇了摇酒瓶,里面的液体晃动的厉害。

  “没关系,喝我们的。”梁木一边笑道一边已经给对方倒上了酒。古野的情绪似乎得到恢复,他把火龙果往桌子中央推了推,“吃吃这个,感觉味道还挺不错。”

  “今天这是怎么啦?”陌生人对他俩的意外热情感到些微的不适应。

  “你经常在这喝闷酒?”梁木试探地问了一句。

  “这个嘛,还是不说了吧。”陌生人叹息道,端起酒杯要和他们碰杯。

  “来来来……”梁木和古野都和他碰了一下,古野一杯酒下肚,乘着机会问道:“见过这样两个人吗?一个看起来高大威武,一个矮小瘦弱,矮个子那个人左脸颊上有一道……”古野再仔细回忆了一下,“蛇形伤疤。”

  陌生人大概四十来岁,皱起眉头思考的时候有很深的皱纹,“蛇形伤疤?”陌生人重复了一遍,然后很认真地说道:“没见过这样的人。”

  “那……这一块你熟吗?”梁木塞了几个爆米花到嘴里,双手相扣伏在桌子上。

  “这里呀,还算熟悉吧。”陌生人对眼前两人印象还算不错,就挑明了,“说吧,想问什么。”

  “既然这么爽快,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梁木转过头瞧了一眼古野,“我们想找到刚才问到的那两个人,他们杀了他的……女人。”梁木再次看了古野一眼,古野的眼神悲愤哀伤。

  “这样啊。”陌生人沉吟了一会,“不过,我真得没见过那两个人。”陌生人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他们的意图,“他们在这里?”

  梁木有点沮丧,他们掌握的信息太少了,在不在这里他根本不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为了判定那两个人是不是不在这里。“只是碰碰运气。说实话,刚才告诉你的就是我们知道的全部。”

  陌生人喝空了杯中酒,古野马上又给他满上,陌生人看了一眼年轻的古野,“我挺佩服你们的。”陌生人把酒杯又举了起来。陌生人拿起一片火龙果,“那两个人为什么要杀你的女人?”陌生人盯着古野。

  “他们……”古野没有说下去,那一段令他怒不可遏的画面重现他的脑海。

  “按我们的理解,他们只是杀人掠货。”梁木拍了拍古野的肩膀,镇定地说。

  “我明白了……他们那种人,”陌生人像是在思考,“更有可能出现在别的地方。”

  梁木和古野认真听着,希望这个人能给出什么线索。“杀人这种事在郊区才容易得手,这里离郊区太远。”

  “你是说他们不大可能来这?”

  “这我可不知道,但是出现在郊区的可能性更大。”

  古野和梁木都点了点头,另一点也验证了陌生人的说法,花间死在郊外。陌生人转头看了看酒吧的别处,那里灯光不停闪烁,时而传来年轻人的叫声。古野和梁木也望向了那里,要开始了,十点半,酒吧驻唱。有几个人站在舞台上拨弄乐器,紧接着传来一声清脆的镲响,“但我想,你们的方向可能是对的。”陌生人回头说道。

  “额嗯……”古野给出一声回应,想让他继续说下去。

  “很多人杀人之后都会选择释放,他们可能去酒吧,也可能去赌场,像这种地方大概就是他们的最爱了。”陌生人用手指敲着桌子,“但因为就近原则……”

  “我明白了。”梁木听得甚至有点兴奋,他很感激眼前这个人,也许他早就该想到这一点。舞台那边传来了狂热的呼喊声,一个香艳女郎走了出来,她拿着话筒走到舞台中央,在闪光灯下,她的长发时而呈现紫色,时而变成蓝色,紧身皮衣也是,颜色随着灯光变幻。聚集在台前的人发出狂热的叫声,有人叫她的名字,有人如野兽般嗷嗷叫,总之在他们眼里,性感和那个女人合二为一。

  “我们喝酒。”陌生人把酒瓶拿起来倒酒,“见到你们很高兴。”大家举杯。

  “谢谢你的建议。”

  “不用客套了,希望你们早日抓住那两个混蛋。”陌生人喝尽了他的酒,在站起来之前拿了一片火龙果放入嘴里,“我该走了!”

  “我们这还有酒呢。”古野摇了摇酒瓶,陌生人突然要走了令他们感到很意外,他们想留住他再多喝一会儿。但陌生人微笑着朝一个方向瞟了一眼,有两个人正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古野感觉得到,过来的两个是便衣警察,他有点纳闷,但隐约明白是怎么回事。

  “多劳款待,我该走了。”陌生人朝他们微笑着点点头,便朝那两个人走去。当陌生人和那两个人会面的时候,好像在说着什么,但不多一会,他们三个人一起走了。

  “那个人被抓了。”古野有点遗憾地说道,就刚才那一会儿他还认为那个人会是个好人。

  “看到了。”梁木很感激那个人的建议,但在眼皮底下,那个人被抓了,令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音乐已经达到了高潮,所有人都在欢呼,“我们走吧。”古野拍了拍梁木的肩膀。

  “接下来该怎么办?”矮个子把刀从老人的嘴里拔出,一股黑血随之涌现。

  高个子什么也没说,拿出一本破旧的笔记本。

  “这是什么?”矮个子一边擦拭刀上的血迹,一边问道。

  “电话本。”高个子把它随便翻开几页,“没准这里有湖城的电话。”

  “不愧是鬣狗。”矮个子自以为说了一句赞美的话。

  “能不能不要叫我鬣狗,警告你,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高个子拎住矮个子的衣领,差点一巴掌打在矮个子的脸上,但在半空中停下了,“你都有哪些收获?”

  “这个呀。”矮个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这是在枕头下面搜到的。”然后手指上沾点口水飞速地点钱,“全是新票子!没准这是他儿子给的封口费。”

  “还有这个。”矮个子把一串金灿灿的链子拿了出来。

  “没想到这种老人还喜欢这种东西。”高个子把金链子盘在手心掂量,语气里不无讽刺。

  “今晚收获不小吧?”矮个子的意图很明显,他现在就想把票子分账。

  “又想花在那个骚娘们身上?”高个子以不屑的眼神看着矮个子,然后拿出一小叠票子给他。

  “就这些?”矮个子把钱收起来,“还有那条金链子呢。”

  “还想打金链子的主意?别以为我傻,你没有把所有的票子拿出来。”高个子说话时的心情不错,并没有因为矮个子耍花招而一刀划破他的脸。

  “接下来我们去北区?”古野在发动老爷车之前询问梁木的意见。

  “是去北区。不过,现在赶过去是不是太晚了?”梁木看着地图,北区的红灯区一带离现在他们的位置还有,九十多公里。

  古野也已经累了,他双手握住方向盘,指尖在方向盘上敲打,“走吧,回去。”他朝梁木感激似的笑了笑。

继续阅读:第五章:没准是同一个凶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过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