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祥建2019-09-08 13:465,075

  张齐田拉开了房门,看到了半空在飘荡着雪花,门口是近一二尺的积雪。他是焦虑重重的说:“这大雪好象没有停息的迹象……”,他情绪低落的关上房门,是又去烤炉边,给快要熄灭了的烤炉加上木炭,然后上了热炕后,暖了一下寒身躯后,是责任重大的开始起炕了。晏庆德在张齐田的带动下,他也不能在趴在热被窝了,也是急速的起炕穿衣裳了。孟府的仆奴们是殷勤劳朴的,向每个房屋里揣去热水,供齐国客人洗漱饰面。随后又揣上去热菜热饭,齐国的客人们开始用善食。饭后孟吉辰来到主宾贵客间,张齐田给孟吉辰开了房门。并亲情的为表弟加内弟的孟吉晨,弹打身上雪花。孟吉辰是宽慰二位贵宾,说:“二位表哥,今日我们是在驿馆里休息养精神。从齐国这一路下来,是把二位表哥累疲倦了”。晏庆德是心系这未停息的大雪天,说:“表弟,我们疲劳些是应该的劳累,但,我们焦虑重重的是这雪什么时刻停止,明天去孟府大道上的积雪,能否顺利的畅通,是能准时间里 在喜辰良时到达孟府”。孟吉辰安慰性格直性的晏庆德说:“表哥,莫急燥焦忧虑重重,等响午过了,门外大雪还不停止降雪,孟府出动奴役们,把这二十里路的路基上的大雪,清理出来,不能延误了明天,喜期吉时良辰……”。张齐田是主贵宾客,他更比任何人更焦虑不安,关怀着大道上的积雪。他是不等到响午,孟府在出人马,在行动清除大道上的积雪。张齐田是规劝孟吉辰说:“四弟,这清除通往孟府大道上的积雪,是不能过了响午在行动,现在最好组织人马,来清除大道上的积雪。既使大雪不停止,今天,我们把路基清除出来了,明日行起马驾来,也不会有失道的风险”。孟吉辰见二位主宾客的意见一致,都在为明日的喜期良辰无误,而焦虑忡忡的是路基,。主宾发话了,他不能不去做了,他是连炕沿也没有坐,向二主贵宾说:“二位表哥放心,吉辰这就差骑士速回孟府,出动府丁来清除大道上的积雪。姐夫,表哥你们安心养精神,不要燥虑明日的道路,小弟这就传府令去”,他是急促的出了主贵宾的客房,去按排府务去了。孟吉辰是派出两名马役,向孟府传递信息去了。然后组织驿站里的大部分奴仆们,先清理驿站里的积雪,后是向通往邹城的大道上,除雪开道去了……。孟吉辰冒着雪花,在清除积雪的队伍的后面,督促着奴仆们冒着大雪在劳作着……。孟府出动了二百名府丁,和近百匹马匹去清理大道上的积雪。在申时刻,孟府驿站仆从役隶们,就看到孟府的大批人马了,他们的干劲也高涨起来。通往邹城的路畅通了,天气也在作美,大雪变的有缓到无,雪花是懂时刻的停歇下来了。

  邹城孟府和齐国张府,喜期婚嫁的早晨,大风刮走了乌云溥雾,迎来的是晨月星光,天空晴朗了。

  孟府,张府的仆从奴役,是勤劳的人们早晨起来,看到的天气晴朗了,他们虽然是在晨冷中冻着。但,他们脸色是高兴的喜笑着……。当主人早晨起了,他们看到了东方晨红冉冉起了,个个是喜笑颜开了,喜庆一番后,是耐不住晨寒回房间去。齐国张府送亲的人员仆从,是不用主人的府令的指挥,伺驾早以套备了喜驾马车,拉到自己的客房门口候着了。孟府驿站的仆役们,早早的向客房里送去热水,又过了一刻时,又揣去了热饭食品。新人张贞菊随嫁的四名女奴,早早用过饭食,叽叽喳喳的来到新人临时闺房。春梅见主人们的饭案上的,热饭食没有动筷碗,她着急的说:“四奶奶,新人主人,你们怎么还不用饭食,天寒地冻的饭食凉的快……”。孟张氏向快嘴的春梅说:“春梅,你们四人把热饭食,全揣到你们客房里去,四奶奶到你客房里去吃去”。俊俏丽人的秋梅不解吃惊的问,张孟氏说:“四奶奶,我们的主人新人不吃饭食么?”。张孟氏叹息的向四位女奴说:“这是咱们做女人的转拆点,你们的主人新人,是咋晚上就不进善食了,这是做女人的苦处,这叫净身……”。四位俊美如花的女奴,听张孟氏有条讲说道理,她们不在向下问了,这不是她们该问的事情。只是张孟氏仁德慈善,对待她们和蔼可亲,她们才敢问原因。四名女奴是沉闷着心情,将饭食揣出闺房去了。张孟氏是尾随着四位女奴,出了临时的闺房,去了女奴们房间用饭食去了……。整个孟府驿站的重点都在,新人张贞菊的闺房里了。孟府的女奴两个老妈子,同两位中年女奴来到了,张贞菊临时的闺房,侍服新人穿新娘装了。张贞菊洗手净面后,去热炕沿坐着等待着。张孟氏用过善食后,率领四个随嫁的女奴,急促的回到临时的闺房。她见孟府的仆从们,己经在等待着了,她便脱鞋上炕传令说:“开始侍服新人,换穿新娘衣饰……”,她开始打开了,孟府为新娘准备好了,新娘嫁衣的大木箱。新娘张贞菊是要从头到脚的全部要更新了,变成新人新娘了。张孟氏将一双大红袜子,传到了女奴冬梅的手中,冬梅又传递到中年女仆的手里。老妈子蹲在地上,为新人张贞菊退去脚上的袜子,开始给张贞菊洗脚了。张贞菊一双长板白玉羊脂的大脚是裸露出来了。女仆开始仔细的给新娘洗脚更新,准备穿新红祙子。在那个年代里女人大脚不好,是不光彩的形像……。张孟氏是急性的跳下炕去了,她从老妈子怀中扯过,新人的擦脚布子,并干净利落的,忙擦过张贞菊的两只大脚,又急忙的从中年女仆的手中,夺过大红袜子,又扯张贞菊的大脚在怀里,急促的为张贞穿袜子。张贞菊羞涩的把另一只脚藏起来,意图自己穿,不能不敬婶娘。张孟氏是强拉过张贞菊的大脚,马利的穿上了大红袜子,才立起身来返回炕席上,自己主人的位置上去了。老妈子被突发事件惊住了,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张孟氏向女奴冬梅传递出,新娘的红棉裤子。老妈子开始帮新娘张贞菊脱衣服,穿新衣……。是丑相又出来了,孟府为张贞菊做的嫁衣,也十分的局限了。老妈子为张贞菊穿了红棉裤,是下肢露腿脚的短,张贞菊身躯休修长高俏。张孟氏不愧为主贵宾,更不愧张氏府内,贤慧慈善的府内大能人,她在齐国时,是早为新娘制扮了,一身新人合适的新娘装,随车驾带来了一身,就在她身边右左。她向老妈打手式,让她脱下新娘的短红棉裤。老妈子这次是有了敏锐度了,响应了张孟氏的意思,马利着退去张贞菊身上的红棉裤。又从中年女仆手里接过齐国带来的新娘装,又马利给张贞菊穿饰了红棉裤,是恰到好处适宜合体。老妈子为新娘穿红鞋,扎裤角整装着……。中年女仆身型高俏,又给新娘张贞菊穿饰着上衣,又上完了头饰后,后退观看着俊美如花,艳丽妩媚动人的新娘相,心里赞美的喜悦了。张孟氏此时高兴的下了炕,为新人张贞菊整衣角拉衣角度,后才满意了。她向女奴冬梅说:“冬梅,去把齐国的小辈们叫来,张国立,张国丰,张国强,张国忠叫来伺服新人喜嫁”。冬梅领张孟氏的府令,说:“奴仆尊四奶奶的府令”,出闺房叫人去了。张孟氏又仔细察看了新人的装饰后,才满意的将新人张贞菊,抚拥到中间的方马櫈子坐下,又仔细察看了新人一番后,才为新人盖上蒙头红绸子。冬梅返回闺房来了,身后跟来了齐国四位青年人。四位年轻人向张孟氏,是弓身行礼仪,说:“见过四婶子,见过四婶娘,见过四婶子……”。张孟氏亲情向四位张府小辈点点头,算是应答了小辈们对自己的尊呼了。她一以的察看了小辈们,传府令说:“张国立,张国丰,张国强,张国忠,喜架新人入喜驾马驾”。四位齐国青年小辈们,听了张孟氏的府令,按齐国来时的操练,各找自己的方位,有主位叫喊:“起嫁新人”,四位张氏青年小辈们,架起新人张贞菊出闺阁门,入了门外的红饰喜马驾。张孟氏在喜马驾上,引领新人张贞菊入喜马驾后,让新人张贞菊坐服适宜了,她又下喜马驾去主贵宾马驾前,向等待着的夫君张齐田说:“老爷,新人饰新娘装后入喜驾,待等发喜驾了”。张齐田高兴的向自己的夫人,张孟氏恭敬的说:“辛勤夫人了,夫人入喜驾侍待新人,等候着发喜嫁,我去巡视送亲的喜嫁车队”。张孟氏是喜悦的说:“妻,尊老爷府令”,转身回喜驾车去了。送亲婚嫁的车队重心在新人喜嫁上,喜驾待嫁了,主贵宾张齐田放下了重负的心怀,他是喜悦颜笑的去巡视,送亲的车队去了。张齐田巡视齐国送亲的车队,见伺驾怀中抱着喜红鞭,目视着前方尽职责的等待着,府令发喜嫁了。他满意的在每辆马驾察看着,转回到自己的主贵宾马驾,足跺跺脚上的雪渍后,回到马驾内,他礼仪式的向晏庆德说:“表弟,新人,车队己装饰完毕待发喜驾了。咱们紧早时辰赶往孟府,奔吉时良辰……”。晏庆德更是急性子,说:“发喜嫁,发喜嫁,表哥……”。张齐田挑起车前帘子,向伺驾传府令,说:“张齐田,传府令于张氏婚嫁车队,起喜嫁”。司驾跳下马车,用洪亮的声音向后面高呼:“齐国张府,张齐田四老爷府令,启喜驾……”,司驾又转过身来,向前面呼府令,说:“齐国张府,张齐田四老爷府令,启喜驾奔孟府”,然后急速的跳上马驾。导向马驾司驾得到府令后,高高扬起长鞭,在空中抽响三声响鞭声后,便催促马匹缓慢的起驾了,:“驾!驾!驾!”,马匹踏着冻雪是嚓,嚓嚓……,驶出了孟氏驿馆,随后的马驾缓慢的尾着……。孟吉辰跟着车队出了驿站,他看着齐国送亲的车队,最后一辆马驾也归向了大道,他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气息,伸手摸了一把大皮帽,额头上汗水,是自己任务完成了。在说孟府的情景,府邸门前的积雪被清理出来了一片广场地面,府门己经装饰出一片红色的景色,喜庆的红色在白雪中更显的喜庆,有吸引视野开阔眼界的喜庆场景。孟府府主孟吉年,他身躯高大魁梧,有气压群雄的武威雄壮的气势。现在秦国做官爵,任职责是秦国大将军。长子孟合体弱多病,哮喘病肺心病相织,整天的活在药汤里。孟合年岁虽是一十五六岁的成人,但,身躯只有十多岁大孩身体。最近些日子里,孟合是病情又严重,有些时候病危的让人紧张不懈,忧伤着孟府大夫人和老夫人的心。孟府的二府侯孟吉祥的主思,向孟府的大夫人和老夫人,提主意给孟合大婚冲喜。才有了今天的齐国张府嫁女,孟府大喜的婚庆场景。孟吉祥是中等身躯,虎背雄腰的粗壮的身躯,包裹在黑羊绒的皮帽,皮祆皮裤中里,就连脚上皮棉鞋也是黑羊绒的。他一张国字形大白脸,是更显的阴诈,被黑羊绒掩去了三分之一,更显的诡秘异常了。孟吉祥虽然是身体,包裹在黑色的羊绒毛里,但,他耐不住晨寒的寒冷,是跳着高的指挥着族人,和仆从奴役们,在装饰府门场景。孟吉祥难耐不住寒冷,他要离开这个寒冷区,便向族人们分派职责,说:“孟喜,是今天大婚的红理事和总主持,主持着喜府的府务,孟五负责喜府门前礼仪接待,孟六负责喜乐礼炮,孟七负责引领齐国宾客的引领招待去向,孟八负责车驾引导分流去两个马场散养。孟九负责府门前,和府内的喜庆的杂务,孟十字负责齐国宾客盈门时上传下达,和传送信息”。孟吉祥布置完了喜婚的事项后,他诡诈小鼠目扫视了大家一遍,见族人们和奴仆们,都在听着自己的府令,他瞒意的又盯嘱婚庆主持孟喜说:“孟喜,咱们不能懈怠慢情了,齐国送亲的大小宾客。孟府同齐国的张府,是世代姻亲祖亲。老夫人和大夫人,和今天的新娘的娘家人,都是今天的宾客”。孟吉祥又盯嘱孟十字说:“齐国送亲的喜车驾到了,十字去后府堂叫我,我去老夫人身边听府令去,我们更不能慢待了主贵宾”,他又叮嘱全场人员说:“大家更要忠职各自的岗位,不能失了咱们礼仪之帮的典范”,他说完话后,便急促的向府邸里走去,是耐不住这晨寒的冻身了。孟吉祥去了后府堂,他要向老夫人,显现他的持府主家的智慧去了。后府堂里有大夫人在喂,孟府大少爷孟合吃汤药,老夫人也在疚心的看着长孙。孟合在艰难的一匙一口的吃药,她是老声深吸的告慰自己,但是愿长孙孟合大婚冲喜后,病身早日好起来。孟吉祥进了温暖的后府堂,他是殷勤的想靠近母亲,老夫人的身边坐下来,向母亲显耀,自己的持府婚喜的布政。老夫人老孟张氏,见二子孟吉祥来了后府堂,她是关怀着大府长孙,婚喜的场景隆重场景,是否布置的完美。她迫不及待问孟吉祥说:“吉祥,府上的婚喜都饰装好了没有,孟府长公子虽是大婚冲喜,但,也要办得隆重喜庆场景,不能失了大府门邸侯门华贵”。孟吉祥是屁股没有坐下去,只好恭敬的向母亲老夫人回话说:“母亲,放心吧!吉祥按王候贵族府邸的仪式,布政族人和奴仆们。他们都尽心在各自的职位上”。老夫人是华贵慈善富贵相容,她顾虑重重的说:“冰天雪地,地面滑,天气冷寒,要族人奴仆行走要小心,别摔伤了身躯,别冻伤了手脚,该取暖的取暖”。孟吉祥没有老夫人的善心,他应付老夫人说:“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时间短暂不会摔伤冻伤,他们是奴仆都结实着呢!”。大夫人孟张氏,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忧伤的气息,自言自语的说:“唉!苦了齐乾大哥的孩子了”。孟吉祥听了大嫂孟张氏情绪低落的话语,他是忙转了话题了,不瞒了反问大嫂大夫人说:“大嫂,孟合大婚冲喜这病就有了好转了,你怎么还情绪低落呢”。大夫人对儿子孟合吃汤药,慢性难耐的忧愁的说:“长子吃汤药就愁苦了人,这身体好了才是孟府的福气,门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现代孟母兴夫教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现代孟母兴夫教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