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祥建2020-01-14 07:221,024

  齐国送亲婚嫁的车队刚进入鲁国,行程一半的路程时,天,忽然降起雪花。风力变的呼啸有吹力了,雪花是成朵成朵飞舞着……。瞬间时,大地是茫茫的白雪的世界。

  新娘孟母张贞菊在马驾内,己是冻手凉脚了,她休长的双手合在一起,揉搓捏了一阵后,双手有了热力了,双手捂在貌美如花的丽容上,使脸上的血液流畅起了。她感觉到脸腮没有冻伤的风险了,才停止自保的动作了。

  寒风呼啸有力向车驾内,钻着寒风冷气。张贞菊听着沉闷的雪花击棚声,她好奇的伸出长手臂,半撑开了车窗帘子。

  张贞菊看到道路边上,是厚厚的积雪。风,呼啸着袭卷着雪花,钻进入了车驾内。新娘张贞菊赶快缩回了长臂,放下了车窗帘子。吹进来的寒气,被车驾内的烤炉里的温暖,刻时间化解了,车内暖温又回到了正常。

  张贞菊对这飞舞的大雪天,她的春情心怀是冷了春意,是自嘲的说:“唉!这大雪飞舞的天地,处处白茫茫的雪景。张贞菊的命运,怕是象雪白一样了结白,无激情色彩……”。

  送亲的女主宾张孟氏,长了福态的脸相。她听了新人张贞菊低落的语言,是忙拦住了张贞菊的话语,责怨的口语说:“三妮子,是怎么说话呢!这大喜期至近的喜日子,说话要注意了。不会说要少说为好。咱们三妮子是嫁到侯门府邸,是孟府名门长枝大少爷。三妮子嫁过去是主府的大少奶,

  不然,我们拔山涉水的,这雪天冷冬季节,跑这千里之外……”。齐国张府的婚嫁车队,象一条红丝带,在茫茫白雪中游移着……。又象一枝绽开释放的红梅花,在茫茫雪地里,红艳艳分外色艳,点缀着装饰着茫茫白雪中的红

  色。齐国张府送亲的主贵宾,是新娘张贞菊的四叔张齐田,舅亲是二舅晏庆德。二人在同一驾马驾里,都对忽然来的暴风雪,都是焦虑不安的心怀……。

  晏庆德是个直性子,他伸手撑起窗帘子,看到外面是狂飞的雪花,他情绪低落万千了。他放车帘子,是叹气冲天的说:“这个大雪飞舞的雪天,大雪来的太不时候了……”。

  张齐田是有主谋的说:“表弟,我们必须逢遇到大集镇,大驿站才能停息闭风雪,不然我会困在荒无人烟野外了……”。晏庆德是抱怨起孟府起来了,说:“这大雪天,孟府,也该派遣人马来迎驾导路了,天黑了,我们是人生地不熟的,走行起来路程,车队,是要探索着前进了……”。

  张齐田也正焦虑重重,天黑了这路还真是难行。他的心情是比晏庆德的心情,更加燥虑重重。

  孟府前来导路的人马,在未时刻真的同齐国,送亲的婚嫁的车队,是不期而相遇了。前来导路是四名骑役,和一辆四匹马的马驾。孟府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现代孟母兴夫教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现代孟母兴夫教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