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喜事变丧
慕容萧北2019-09-21 16:073,634

  且说莫闲,他提着灯来到府门前,那敲门声仍不时响起。大门上灰尘很厚,此时却顾不得那么多,他上前拉开门闩。大门打开后,却见门口站着一小二打扮的男子,其身边放着一个大型食盒。

  “二爷,您终于来了!”小二满脸堆笑说。

  莫闲却是斥道:“这都什么时辰了?怎么才来!”

  “这……二爷,小的也不愿耽搁时间,不过您看这天!”小二抬手指了指漆黑的夜空。

  见莫闲脸色不善,小二忙凑上前,继续小声道:“不瞒您说,今日城内怪得很,街上并未见着一个巡逻的士兵,天又黑,恐怖得紧!小的胆儿小,便走的大道,却是远了些!”

  莫闲有些不耐烦,摆摆手道:“算了,你走吧!”

  小二面色欣喜,急忙称是,接着提灯往回走,速度很快,一路上东张西望,看那样子真是胆小。

  莫闲哑然失笑,转身一手提灯,一手提食盒,便向里走去,也不慌关门。

  莫府本就不大,而府门和破院隔得很近,是以三人方能在院中听见敲门声。莫闲回走没两步,便觉得奇怪,为何破院内竟鸦雀无声,灯火全灭。

  想到此处,他不禁加快步伐。

  待行至院门,莫闲抬起灯笼,却见院门大开。他心中诧异:“不对啊!我走时亲手拉上的啊!”接着向里看去,只见院内一片漆黑,原本灯火通明的厢房也不见一丝光亮。

  莫闲有种不祥预感,抬脚便向院内走去。他却浑然不知,此时院内早已杀机四伏!

  破院内。

  莫离二人藏身木柱后,便一动不动。可院门大开后,却迟迟不见动静。他心中犯疑,今夜有风,会不会是错觉?

  再过一会儿,莫离沉不住气,试着将头探出,向莫西风喊道:“父亲……会……”

  还未说完,便被莫西风怒声打断:“住嘴!”

  可却晚了,两股寒意分袭二人。莫西风藏得很好,那股寒意被木柱拦下。而莫离那处,寒意却直逼其头,他心跳加速,颇为自责。此时回撤不及,便只好就地趴下。幸好反应及时,寒意从头顶飞过,莫离感觉发丝掉落少许,却听砰的一声,身后木窗深嵌一物。

  “臭小子!”关切的声音响起。

  莫离来不及回答,便感觉又一股寒意来袭。危机时刻,他左手在地一拍,身体离地而起,同时右手握剑提向身前,“叮”一声,某物被剑鞘荡开,但去势不减,深嵌房门。莫离背后寒毛直竖,心道此人感知如此敏锐。

  一番动作后,莫离趁势藏身木柱后。此刻他醉意全消,气息有些急促,嘴里答道:“父亲!孩儿没事!”

  莫西风听闻此言便放下心来,院中再无声响。

  虽然院内一片漆黑,但好歹距离很近,莫离隐约看见木窗之物似一柄飞刀。

  莫西风清醒后,便将昔日恩怨尽数告知莫离。此刻莫离稍微分析,便猜到飞刀主人身份,此人定是敬言!他心中颇为焦急,既然敬言敢闯此地,定然准备充足,说不得对方倾巢而出,那自己等人怕是插翅难逃!

  顷刻间,莫离已将诸事想的透彻。他此刻最担心的反而是莫西风,猜测莫西风已知来人身份,深怕他被激怒:如今敌暗我明,还望父亲莫要冲动才好!

  恰在此时,院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莫离一愣,这才想起莫闲在外,暗道不好。可不等他示警,门口已传来惊呼声。

  接着,一道阴冷声音传来:“出来吧!”

  原本漆黑的院落,泛起丝丝微光。莫离侧头,隐约可见父亲动作。

  莫西风听到动静,便知莫闲有难,哪敢不现身。他丝毫不犹豫,手持长剑,缓缓起身,并对莫离不断摆手,示意他别动。可莫离哪肯让父亲独自面对危险,便也跟着起身,只将短剑握得更紧。莫西风见此微微叹息,却也不再阻拦,二人就这样显露。

  莫离走出后,却见灯笼坠地,缓缓燃烧,而食盒也打翻一旁。院门口仅站有三人,其中一人自是莫闲。

  莫离细细打量另外两人,其中一人衣着华丽,却满脸横肉,腰间插满飞刀,看上去十分怪异,此人正是敬言。敬言左手搭在莫闲肩上,右手掌刀抵住他的脖子,时不时晃动下,弄得莫闲一阵紧张。

  莫离见此,右手拔出短剑,爆喝出声:“贼子尔敢!”

  而敬言却满脸奸笑,并不买账。莫离恼怒欲冲,却被莫西风及时拦住。

  莫离冷静下来,再看敬言右边,此人一袭白衣,腰间露出一只剑柄,剑柄朝右,莫离猜想此人便是罪魁祸首——刘星云。不过当莫离将目光移至刘星云头部时,却悚然一惊:“这……这印记!”

  他已听莫西风提过刘星云额头印记,未曾多想,此时亲眼所见,脑中却闪过数人,最终定格在那紫衣少女。

  莫离深吸口气,向莫西风发问:“父亲,孩儿在山中所遇几人均有此弯月印记,可有关联?”

  “什么?”莫离声音不大,可在场几人除莫闲外均非常人,听得真切。

  敬言眼神闪烁,动作没有丝毫变化,不知心中如何想。

  莫西风一直怀疑刘星云背后有庞大势力支持,此刻更加笃信。

  最惊讶莫过于刘星云,原本他出现至今,表情都十分淡然,仿若一切皆被掌控。可此时他的脸庞却有些扭曲,似被撞见天大隐秘。

  灯笼越烧越旺,只见刘星云剑眉紧皱,幽暗深邃的双眸更加冰冷,嘴角挂着邪魅笑容,甚是可怕。

  “哦?你且说说,有何关联?”莫西风还未作答,刘星云已一步跨出,笑吟吟道,声音沙哑似索命而来。

  众人吓了一跳,莫离却也一时说不出原因,毕竟只是一番猜测。

  可刘星云见莫离久久不答,笑容止住。他将手一伸,腰间软剑已然在手,速度奇快。刘星云动作不停,手腕使力,软剑如布条般弯向一旁。“噗”一声,剑尖插入莫闲右肩。

  “啊!”莫闲生平第一次遭受这般剧痛,额头直冒虚汗,大叫起来。

  而刘星云阴毒声再次响起:“说!”

  莫离二人没料到刘星云竟这般喜怒无常,见莫闲痛苦万分,心中怒不可言。半响,莫离挤出几个字:“我怎知晓!”

  刘星云抽回软剑,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他盯着剑尖鲜血,幽幽道:“那就说说你口中几人!”

  “人”字出口,刘星云猛然抬头,将软剑平指前方,剑身变得笔直。

  莫离目中喷火,吼道:“那几人是我在紫阳山脉偶然遇见,我怎知是何人!”

  刘星云邪邪一笑,一个转身,软剑再次出手,这次插入莫闲左肩。

  莫闲又是一声惨叫,而刘星云并未转身,背对着莫离二人,阴笑道:“我不喜听废话!”

  “你!”莫离七窍生烟,要不是莫西风一直拦着他,他早就冲出去了,定要将这贼人刺个通透。

  刘星云没听到想要的答案,抽剑作势又要刺出,莫离急忙怒道:“山中两人,一老一少,老者手掌浮尘,少年称他师叔!”

  见刘星云面庞扭曲,莫离不知他与紫衣少女等人有何恩怨,便只字未提紫衣少女。

  “竟是他!”刘星云一愣,隐约猜到一人。接着,他似想起什么陈年往事,时而眉头紧皱,时而咬牙切齿,最后低声自语:“这老匹夫到此作甚!”

  莫离见刘星云发呆,而莫闲双肩不断渗血,便甩开莫西风双手,将短剑指向敬言,口中怒斥:“贼人!放开我二叔!”

  敬言将二人对话听得真切,虽不甚明白,但隐隐觉得此事定然隐藏着极大秘密。他稍微思索,便决定日后细究。

  此时见对面少年面目狰狞的模样,竟觉得他有些可怜,毕竟还是孩子。不过他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若挡他的道,就算是孩子,也照杀不误。

  敬言正欲口出狂言,刘星云却已回过神,抢先回话,表情戏谑:“好啊!你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就考虑放了这个废物!”

  “不,不可!莫离,休要听信此贼胡言!”莫闲浑身颤抖不已,显然气急,虚弱的声音响起。

  莫离亦知此贼多半谎话连篇,可却不敢拿莫闲性命做赌注,心中颇为纠结。

  而莫西风在一旁脸色铁青,正欲说话。

  “啊!”却见刘星云突然用剑刺穿莫闲双腿,莫闲凄厉的惨叫再次响起。

  接着,莫闲站立不稳,身体下坠。敬言没想到刘星云刚刚还有说有笑,此刻却翻脸无情,若自己再不收刀,莫闲必定丧命。

  在敬言想来,莫闲还有几分利用价值,若他就这样在自己手中丢掉性命,说不定刘星云事后会找自己麻烦。于是,敬言暗骂一声,急忙抽刀,可还是晚了一步,莫闲脖子处被划出一道深深血痕。

  莫离从小将莫闲视作亲人,此时亲眼见到莫闲遭受巨大痛处,大吼一声:“够了!”

  再不犹豫,砰地一声,莫离双膝重重砸地。

  莫西风性格直爽,本就不是遇事冷静之人。他见莫闲剧痛难忍,而莫离连番受辱,终究忍无可忍。“呛”一声,长剑出鞘,莫西风提剑便要冲上去,同贼人拼命。

  “父亲!”莫离却是一声怒吼,抓住莫西风手臂。

  莫西风惊醒,将剑鞘重重砸在地上,同时止住脚步,整个人显得十分颓废。

  莫离深怕莫闲再受重创,将短剑一扔,便要磕头。

  可莫闲虽然剧痛无比,但也不愿莫离受到羞辱,瘫在地上咆哮道:“莫离!你给我起来!”

  莫离充耳不闻,向前拜去。“碰~”声音不大,却狠狠撞击莫西风等人心房。见莫离再次拜来,莫闲眼角带泪,竟哭出声来:“莫……”

  可惜,后面的话再未传出,只见一柄剑从其口中钻出,鲜血淋淋。

  “嘿,说过斩草除根,便要做到!”敬言满脸难以置信,侧头望向刘星云,却见刘星云正望着他,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

  看着眼前之人,敬言全身发抖,心中寒意难消。

  “二叔!”

  “莫闲!”

  撕心裂肺的喊叫后,空旷破院,死寂无声。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惊险连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起血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