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归人过客
画和米店2019-10-13 15:121,044

  梦中失去了父亲,在这个中秋。爽朗的上午和父亲在城市公园里慢跑,两旁整齐的灌木,生机盎然。突然一架巨大的客机在天空做了两个柳叶飞的动作,随即朝我们下坠,公园里的人都在惊叫和逃跑。父亲用力抓住愣在原地的我,快速的奔跑。但是飞机坠落的太快。身后一声响彻天空的爆炸,巨大的热浪夹杂着飞机碎片将我推出数米后,失去了意识。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耳鸣声越来越响,我看到浓烟里有孩子在喊着妈妈大哭,有个被铁丝刺中大腿的女人在挣扎着往前爬,不远处一具尸体被刚才飞过的发动机叶片拦腰斩断。眼前一红,我摸了摸额头,血正不断的往下流。顾不得这些,我勉强站起身,四处寻找父亲。从烟尘中爬起跑向不远处,看到父亲奄奄一息的躺在不远处一个还着火的飞机座椅旁。我焦急地踉跄着走过去,他满是血迹、被爆炸碎片刺穿他的胸膛。我大哭起来,从梦中惊醒。早上十点的太阳照相,对面楼的窗,只是看起来和下午四点一样。我充满失落,在这个中秋。

  马上迎来母胎单身的第30个年头。醒来的我,木讷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在楼下水果店老板送的速冻饺子。讲锅里盛满水,点火,等水开。看着一个干瘪的,蒜头发呆。水烧开,饺子下锅,用木铲子铲一铲为了不让饺子粘锅。看着饺子在锅里,由沉底到浮在水面。饺子或许比我是幸运的。毕竟它沉了还能浮起来,我感觉浮起来的日子好像摇遥不可及。

  没记错的话,前天有个高中的老同学给我打电话,似乎是我的同桌。他说他要结婚了,这个月27号在老家办婚礼。道声祝福吧,我也去不了。科技年代不需要托人带红包。红包转账简单明了,还能查到记录。我挂掉电话,定睛看了看我碎的连出产厂商都认不出来的手机屏幕,心里切了一下。这一个电话过去,半个新手机没了。看来换手机要等明年。

  对了,你可能还知道我是谁。我有一个母亲赠与我的名字,但是现在大家都愿意叫我科恩。我深表欣慰,因为如果他们不叫这个,就会通过我的姓氏加胖子二字来叫唤我。这让我觉得自己永远难以摆脱这身膘。我在一家生物研究所里做一个微不足道的实验员,主要任务是面对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指望里面有一天能蹦出个东西让我扬名立万,人生巅峰。尽管我身边有很多四五十岁的老同事也和我抱着同样的幻想,但我相比之下似乎好一点,因为我年轻,我还有几个月才到三十岁。这家研究所在城市西郊的一座小山上,主要是开发一些让男性觉得自己真的很厉害的药物。我们和辉瑞不同,他们是想治疗心血管而意外的创造了伟哥。我们不是,我们就是想造伟哥,至少原本我是这样想的,直到有一天我遭遇了我日蛋人生中的最大变故。

继续阅读:第二章:脱缰的噩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灯下留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