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卷作废,望编辑删除
天涯一片云云2019-11-18 07:322,344

  黄昏时分,地处桂北漓江之滨的三街镇外,一位身着蓝衫的年轻人沿着官道由北向南匆匆而来,一达镇上,便急切地往街道两边搜寻起来,而街上却冷冷清清,罕见行人,两边房舍大都关门闭户,只不时传来一两声有力无气的犬吠。

  本来,这里地处湘、黔、桂三省交界处,有漓江和潞江河穿城而过,由黔、湘入桂经此有官道直达桂林,实属扼守要冲的水陆码头,也是一个规模不小的贸易集散地,然因历经近年的兵荒马乱,人气日渐低落,以至于呈现出今日之一派萧条之象。

  那年轻人约莫二十来岁年纪,贴身斜背着一个包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然一双眼睛却精光闪亮,英气内蕴。大约是赶了长路的缘故,脸蛋儿红红的,几缕头发散乱地粘在额前,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此刻这人想是饿了,见到一个挂有酒店招牌的门面便即刻上前敲打,然一连敲了十几下都无人相应,一时又找不到相询之人,不由得皱起眉头,继续沿街一路寻来。在转过街角后,终于在另一条街边一户人家门口,看见一个头上缠着长帕,身上打满补丁的老汉,独自坐在门槛上,捧着一个硕大的水烟筒,咕噜咕噜地吸个不停。年轻人一见,赶紧上前拱手相询道:“老人家请了,敢问贵地可有饭馆酒店开门营业么?”

  那老者将年轻人好生打量了一番,然后将水烟筒移向一边,不答反问道:“小哥可是外地来的,肚子饿了要找吃的?”

  年轻人答道:“可不是么,小子已走了大老远的路,一路紧赶慢赶,巴巴的赶到这里,本想找个地方吃饭睡觉,不知怎地街上如此冷清,店铺都不开门,就连人也少见得很?”

  老者笑道:“小哥儿你可来对时候了,你别看今天街上人少,大伙儿可都是赴宴去了,你现在赶去正是时候,不需花钱也不需送礼的,这叫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年轻人闻言,心中甚是奇怪,忙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有人办喜事么?就算主人家不肯收乡亲地邻的礼,我却是个外乡人,他怎肯平白请我?”

  那老者哈哈大笑道:“这家主人说了,今天大筵乡邻,见者有份,人家凌爷可是个豪爽人,又得了天大的喜事,就算你是个外乡人,又哪争多你一个了?老儿我要不是家里有个病人走不开,也早就去了。” 年轻人本不愿去揩油沾光,然则肚子实在是饿了,一时又找不到吃喝的地方,再则心中也很是好奇,想去看看这究竟是个甚么样的人家,有甚么天大的喜事,于是便问道:“老人家既这么说,小子肚子可是越发地饿了,只是不知这凌爷是个甚么人,离这里可远?”

  老者连忙道:“不远不远,你走过这条街往右拐,对直走到场口处有一家‘天南居’客栈,就是那里了。至于凌爷么,他可是我们这里最有钱的主儿,你去了就知道了。”

  年轻人谢过老者,按其所指的路线果然找到了那家客栈。从大门的装饰即可看出其气派的与众不同,大门上方有个牌匾,上书“天南居”三个颜体镏金大字,门两旁大柱子上黑底红字刻着一副对联,上联为“南北结缘迎远客”,下联为“东西有分飨来宾”。年轻人读罢对联,便知是一家集食宿于一体的客店。

  此刻大门敞开,年轻人进得门来,柜台后便有一个账房先生模样的中年人起身招呼:“客官外地来的?可要住店?”

  年轻人笑道:“在下正要住店,更要喝酒吃肉。听说你们这里有那不要钱的大餐?”

  那先生也笑道:“喝酒吃肉没问题,不过只限今日,至于住店么,还不知道待会儿有没有空房,今晚客人多,都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年轻人道:“有没有得住暂且不去管他,先带我去吃喝吧。”

  那先生随即从柜台后面出来,将年轻人带到里面的一个院落里,只见原本空旷的院坝上到处是或蹲或坐的人群,正成堆成簇,吆五喝六地围着若干口大锅大快朵颐。院坝中央一溜门板上放着几个硕大的饭甑和十多个装着肉食蔬菜或备用碗筷的竹箩。那先生往人堆一指,向着年轻人说道:“客官请自用吧,小可还要去接待晚来的客人。”说罢转身自去。

  年轻人来到一口大锅旁,只见锅下由砖头搭成的简易灶里火烧得正旺,旁边放一堆烧柴和一只酒坛。围在锅边的汉子们都端着一个碗,碗里装的或酒或饭,吃菜时都用筷子到锅里去捞。

  原来所谓的“宴席”就是这样简陋的大众火锅。看这些就餐者的形貌,大都是些衣衫褴褛的庄稼汉,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伙食只怕要算得上生平难得的美味了。

  年轻人心里本来很不接受这样的吃法,然此刻实在是饿了,再加上锅里飘出的确实也是纯正的肉香,于是便到箩筐里取了一副碗筷,来到锅边舀上一碗酒,和这些庄稼汉们一起吃喝起来。也许是他的着装和气质皆与众不同,立刻便引来了众人的好奇心,随即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

  “喂,这位小兄弟哪里来的,可眼生得很呐?”

  “这么标致斯文,是个读书人吧?”

  “看样子像个公子哥儿,怎地跑来和我们这些穷汉子混在一起?”

  “莫不是走了远路,肚子饿慌了,又找不到吃饭的地方了?”

  “现在世道这么乱,你爹妈怎地放心让你独自出门?”

  “怎不去见凌爷,让他在贵宾楼招待你?”

  ……

  年轻人见这些汉子都是些纯朴耿直之辈,在和他们的攀谈中,大致知道了这家主人的一些情况。

  原来这主人名叫凌长风,因其武艺高强,为人仗义,又爱结交江湖朋友,大家都喜欢叫他“长风大侠”。他不仅经营着这家本镇最大的客店“天南居”,还几乎垄断了整个桂林以北的皮货和药材生意,每月都有船队往桂林送好几趟货,可算得上是富甲一方的豪强。这次之所以如此破费大宴乡邻,乃是因为前几天刚带领一帮江湖朋友和本地乡勇协助南明李定国将军大战桂林,由武胜门破城攻入,逼得清军守将定南王孔有德走投无路,纵火自焚,因之获得桂林大捷,由此特地犒劳众位朋友和乡邻。对于主人家的这些情况,其他的倒还罢了,而这宴客的原因,倒着实让这年轻人吃了一惊,因为这和他此番千里赴桂有着老大的关联,于是便暗暗观察起这家客栈来,心中盘算着怎生和这长风大侠见上一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血南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