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花开不语(大结局)
踏歌行2019-10-30 20:053,810

  卫立峰坠楼事件后,陈小丽变得更加忙碌,忙碌到没有时间多想那件事情的后果。

  她忙于那部30万字书稿二稿的收尾写作,按照与出版社的协议,本月内必须提交全部书稿。

  就在书稿即将杀青之际的一天上午,马一明从美国出差回来,还没有倒完时差,就打电话约陈小丽一起吃饭。

  马一明上次在国外接到母亲亡故的消息,当天就坐上了回国的飞机,硬是在第三天下午风尘仆仆地赶到陈小丽的老家山村,让陈小丽带她到母亲坟头,连磕三个头。

  陈小美由于担心卧床养伤的李金没人照看,安葬母亲的第二天就离开家乡回了魔都,没有见到这个年龄比她大的未来的妹夫。

  陈小丽觉得这段时间因为姐姐的事情加上写书稿的压力,忽视了马一明的感受,也想见见马一明,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同时也想表达一下对他千里迢迢赶到目前坟头的谢意。

  中午,他们约在外滩附近的一家酒店见,马一明预定的席位正对着穿城而过的浦江江面,透过窗外可以看到对岸高耸如云的摩天大楼。

  刚一落座,马一明道:“你又瘦了。”

  陈小丽一笑,说:你又黑了。”

  “是啊,加州的紫外线很强烈。”马一明回道。

  小别甚乐。两人边吃边聊,聊到这次美国之行的见闻,聊到正在写的书的结构和一些访谈趣闻。

  马一明说,从媒体上看到一个消息,说魔都一所著名大学的一个教授在会所遇到警察清查时跳楼身亡,那个教授不会是你们学校的吧。

  陈小丽一愣,说:“如果是呢?”

  马一明一惊,调侃的口气道:“不会是你的导师吧?”

  陈小丽觉得那个事件已经公开报道了,对马一明没什么好隐瞒的,认真地盯着马一明说:如果是呢?”

  马一明更惊,见陈小丽一脸认真的样子,觉得陈小丽不会开这种玩笑。

  “天啦,怎么会这样?简直太——太不可思议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既已遇之,泰然处之。”陈小丽盯着马一明,绉道。

  “人啊人,真是一个奇怪的高级动物。”马一明盯着窗外感叹。

  他忽然想到什么,从窗外收回视线,盯着陈小丽问道:“你的导师出了这种事,而你还没有毕业,那你的学业怎么办?还有,这个专业的行业形象、社会形象受损,你还会坚持这条道路发展下去吗?”

  窗外传来一阵轮船的汽笛声,陈小丽低头不语。

  两人默默地吃着东西,一会儿,陈小丽抬头看着马一明说:“如果我拿不到硕士学位,这条路也走不通,我就失业了,你会养我吗?”

  马一明一听,坐直身子道:“没问题啊,只要你愿意,我养你一万年。”

  陈小丽扑哧一笑:“你好坏,骂我呀!”

  “我怎么骂你了?”马一明急了。

  “千年王八万年龟,养我万年,那我不是成王八乌龟了吗?”陈小丽继续笑。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刘德华不是唱过一首歌,‘爱你一万年’吗?”马一明情商高,反应很快。

  陈小丽咯咯地笑:“真会狡辩。”

  “我不会放弃我当初的选择的,哪怕拿不到硕士学位,我也会用的实际行动证明,他是他,我是我。在性学领域,一定会有我的一席之地。”陈小丽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我相信你,永远支持你。来,为你的执着梦想,干杯。”马一明举起高脚杯。

  两人将各自杯中的可乐一饮而尽。

  “换一个话题把,我这次在美国加州,一个华人社团活动中,竟然偶遇了高中同班同学,你猜他是干什么的?”马一明卖个关子。

  “我怎么知道啊。”

  “他是魔都最好的医院的心外科主任,在魔都从来没有消息,居然在美国遇到了,你说巧不巧?”

  “这么巧啊?”

  “是啊,我跟他聊过阿姨的病,他说那种病越快动手术越好,迟一天,病人就多一份失去生命的危险。当初,你要是把阿姨的病情及时告诉我,我绝对——”

  “别说了。”马一明居然聊到这个话题上,陈小丽打断他,眼泪顿时像断了线的珍珠。

  “对不起,我不该再提这个伤感的话题。”马一明递给陈小丽一张纸巾。

  “你们姐妹俩都不容易,今后,我不仅要照顾好你,还要照顾好那个我一直没有见到面的姐姐。”马一明正色道。

  提到姐姐,陈小丽心有所动,接过纸巾,擦干眼泪。

  她觉得可以先让马一明见一见姐姐,以免到时候见了姐姐,得知姐姐就在魔都,会有别的想法,于是说:“你不是一直想见到我那个双胞胎姐姐吗?她来魔都了。”

  “是吗?她来魔都多久了?你们到底长得有多像啊,我真的很好奇!”

  “她是最近来魔都的,跟男朋友一起,两个人在江东开了一家花卉植物店,专门卖鲜花绿植什么的。”

  “那离得很近呢?去看看呗。”

  “你真的想去看看?”

  “嗯嗯。”

  陈小丽拿起手机,给姐姐打电话,问店子开业还顺利吗?告诉我具体地址,我抽空来看你。

  陈小美说开业不久,店里有点乱,并通过微信发来地址定位。

  两人结账离开,驾车穿过浦江隧道,往江东陈小美的花卉店而去。

  车上,马一明问:“你刚才跟姐姐说抽空去看,难道不是现在吗?”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小丽抿嘴笑道:“是你现在要去看看姐姐啊,又不是我。”

  “我们现在不是一起去吗?”马一明不解。

  “我现在还不想让你出现在我的家人面前,所以,呆会,我不过去,你以买花的名义过去看看就行了。”陈小丽对马一明侧脸说道。

  “为什么不能以合适的身份出现啊,我很丑吗?还是很老?”马一明还是一脸不解。

  陈小丽微笑不语。

  马一明一脸无奈。

  按陈小美的地址定位,马一明把车开到附近停下。

  陈小丽坐在车上环视四周,看到马路斜对面,一家叫“馨馨花卉”的店子前面,姐姐陈小美正和一个瘦小的,看上去很干练,年约二十三、四岁的大男孩,抬着一棵扎着红丝带的发财树,往停在门口的箱式小货车上搬运,对马一明一指:“就是那家店。”

  马一明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一脸兴奋:“噢,我看到了,那就是姐姐。哎呀,你们长得真像。”

  马一明朝那边望着,直到陈小美回到店里,侧过头对陈小丽说:“你真的不去?”

  “你去把,我就在车上。”

  “那我去了,放心吧,我不会暴露的。”

  马一明调皮地捏一下陈小丽的鼻子,下车往马路对面的“馨馨花卉”店走去。

  进到店子,陈小美热情迎上前:“先生,需要点什么呢?”

  马一明亲距离看到陈小美,很不自在,不敢多看,支支吾吾道:“看看玫瑰。”

  “好啊,玫瑰都是今天早上从郊区苗圃送过来的,很新鲜的,有红的、粉的,看您喜欢什么品种?” 陈小美热情地介绍道。

  “我随便看看。”马一明从鲜花丛中拿起一株粉色玫瑰。

  这时,一对老年夫妇进到店子,陈小美转身过去,对新进来的客人介绍盆景。

  马一明一边看着手中的玫瑰,一边偷偷瞅陈小美。买花是假,主要是想细看这个还不能相认的姐姐,简直跟陈小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少戴了一副眼镜,加上气质有所差别而已。

  我比她大好多岁,而她只比陈小丽大三分钟。今后真的成了一家人,我该怎么叫她呢?陈小丽叫她姐姐,我也该叫姐姐吗?马一明心理嘀咕着这么个难题。

  “先生,选粉色的吗?需要几朵呢?我给您包起来吧。”陈小丽送走那对老夫妻,转过身来,面带微笑地问马一明。

  “九朵吧,粉色的。”马一明只好答道。

  “好呢?您稍等,马上给您弄好。”陈小美从花丛中抽出9朵又大又鲜艳的粉色玫瑰,动作麻利地用丝带和带有花纹的透明包装膜包扎起来。

  马一明趁陈小美忙于包花之际,继续瞅着陈小美,上上下下地看。

  一会儿,马一明接过陈小美包扎好的玫瑰花,付钱后转身走出“馨馨花卉”店。

  身后传来陈小美甜美的声音:慢走,欢迎再来!

  马一明回到车上,把一捧粉色玫瑰递到陈小丽手上道:“亲爱的,这可是姐姐专门为你挑选的哦!”

  陈小丽微笑着接过玫瑰:“走吧。”

  车离开“馨馨花卉”店,一转弯,驶上高架。

  马一明提及刚才在花店里感到犯难的一个问题:“小丽,以后成了一家人的话,我喊她什么好呢?是喊姐姐?还是喊妹妹?还是就叫小美呢?”

  陈小丽笑而无语,她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在她心中,远有比这个问题困难得多的问题萦绕着她。

  如果和马一明能有好的结果,永远不能让他知道姐姐陈小美曾经坠入风尘的不堪往事,特别是用那种方式赚到的钱供自己求学的不齿经历。如果知道了,那将太难堪,难堪到无地自容,毫无尊严可言。

  姐姐陈小美也是一样,如果跟她喜欢的那个男孩能最终走到一起,永远也不能让那个男孩知道在姐妹间曾经有卫立峰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以及这个人给姐妹两人造成的屈辱和伤害。

  还有那可怜的父亲,永远也不能让他知道这对双胞胎女儿在外面的世界所经历的一切痛苦和不堪。

  陈小丽低头看着手中娇艳的玫瑰,不禁想起小时候和姐姐小美在上学放学的山路上,春天里,路两旁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眼前浮现起小美背着书包在花丛中快乐穿行的样子,还有姐姐那张红彤彤的的笑脸,在山间回响的银铃般的笑声。

  车疾驰在都市楼丛中的高架上,淡淡的玫瑰花香,溢满车内,沁人心脾。

  陈小丽看着窗外极速后退的楼丛,知道儿时的快乐时光再也回不去了,如今,姐妹两人在这都市里生存和发展,都得要精心保守那些不能为任何第三人道的秘密,哪怕是至亲如父,至爱如夫,亦不能言。

  就如这手中娇艳的玫瑰,抑或像儿时山间盛开的花,人们只会欣赏她们外在的美。

  她们永远不会告诉观赏者,曾经作为种子,破土而出的苦痛。

  曾经作为幼苗,饱经风霜的艰辛。

  曾经作为花骨朵,在雨打风吹中,差一点就飘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不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开不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