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雪花
魏三生2019-10-29 10:012,808

  雪花,从天空缓缓地飘落下来。

  光明。踉跄着从东边显现出来,映照那三人踉跄远去的身影,和他们背后熊熊燃烧的大火。

  时间远去,顷刻之间,世界蓦然呈现一片死寂的颜色。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自从圣王府灭门惨案后近四个月的时间,江湖上竟然莫名的没有一人提及此事,就连朝廷也对此不闻不问,仿佛这件惊天惨案离他们很远很远。

  扬州。

  西坡荒庭。

  驿站,残破而荒凉奇特的驿站。

  驿站内每一张桌子上都摆满了酒菜,每张桌子上都有四种酒:大曲、竹叶青、女儿红与最烈的烧刀子;每张桌子上都有一盘牛肉与四个宫廷御用菜。然而最奇怪的还是整间驿站没有一个店小二,没有厨子,仅仅只有一个掌柜的,这个掌柜的却是一个没有了双脚的残疾人。

  然而此时坐在整间驿站的江湖人士却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奇特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这间客栈如果不是如此那才是最不正常的。

  幻夜客栈就是如此。

  幻夜驿站在整个扬州早已是远近闻名的,所以此类种种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当然,此间的江湖人士也没有去在意一个正在客栈大门处喝得醉醺醺的酒鬼。毕竟,能在这里喝酒的乞丐也是很多的。

  乞丐看起来并不是江湖人士,乞丐看起来倒像是最卑微最低贱的下等人。在他们的世界观里,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正眼去瞧一瞧这个已经醉醺醺却还在不断大口喝酒的乞丐。

  只有掌柜的目光定格在似乎要把自己醉死的乞丐身上,满头乱发,衣衫褴褛,整个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臭味。他在这里已经三天三夜了,给他提供吃住他却拒绝,唯一的只是向自己讨要最烈的烧刀子。整整三天三夜,除了喝酒,他却一嘴饭也不曾吃下肚。醉了就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睡醒了又开始喝酒。有时候连茅厕也不曾见他去上。

  这正是掌柜最为疑惑的事情。

  掌柜并不知道这些江湖人士为什么一大早就聚集在这里,但是他却知道,即将有大事要发生。但是至于是什么大事,他也没有想去了解的意思。况且他也不会去询问因果。

  毕竟自己的这双腿就是因为好管闲事被废掉的。记得那是玄武门之变的头一个晚上,就在这里,自己的地盘,因为急切的想知道太宗皇帝与李建成的军队所处之势,便被无名地砍断了双腿。从此,他便就此发誓,此生不再过问世间事事,就在这个驿站渡完此生。

  此间坐满了各色各样的人物,当然,掌柜的并不知道他们是谁,也并不想知道他们是谁。他已经看管了来来往往的是是非非和形形色色的事物。五十来岁了,对于很多东西都早已不在意了。

  所有人都喝着酒,吃着菜,整个驿站却宁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能够清晰的听清楚。

  当然,宁静的空间往往不是很长久的。

  “吁”,马蹄声停留在驿站外,一个雪白衣衫的女子走进驿站。

  所有人均停止正在做的动作,目光齐刷刷的定格在这个雪白一霎的女子身上。精致乖巧的脸,头发挽髻搭在后背,个子略微比一般女子高些,前凸后翘,走起路来却略带一股清新的味道。

  这样的一个女子,看起来却好似手无缚鸡之力。可竟然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驿站。并且面对着驿站内这些来者不善的人,却没有丝毫畏惧。

  白衣女子踏进门的一瞬间,目光注视着正在喝酒的乞丐片刻,但是没有人看得见她的目光,也没有人看得见她的表情。或许,在大家的心中,如此美丽的并且清晰脱俗的女子,定然是觉得乞丐身上的臭味甚是难闻。

  是的,白衣女子转过身,朝里面走去。

  整间驿站几乎全部坐满了,唯有一张桌子只坐了一个人。

  “十斤猪肉,童叟无欺”萧秋末,萧秋末目视着白衣女子,他知道她会坐在自己的对面,因为只有自己这里才有位置。当然,白衣女子也当然一定会去坐在萧秋末对面。

  萧秋末站起身,抱起双手,微笑着对白衣女子躬身道:“小公主,这里请。”他伸出手招示白衣女子坐下。

  是的,白衣女子的身份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就是郡王府杜如晦之小女杜小静,年方十六,也是杜如晦最喜爱的女儿。郡王杜如晦希望此女能够安安静静的长大嫁人。可是却与她的名字相反,这也是杜如晦最头疼的事情。

  小公主道:“想不到萧大侠在长安隐藏了五年竟然出现在这里。看来,真的要变天了!”她笑着坐在萧秋末对面。

  萧秋末也坐了下来,点点头,端起一碗酒道:“其实天早就开始变了。小公主抬举萧某了。”

  小公主没有与他说下去,而是提起桌子上那四坛酒,分别闻了闻,然后对萧秋末说道:“你喜欢喝竹叶青?”

  萧秋末点点头,回答道:“是的。”他反问,“小公主难道也喜欢喝竹叶青?”

  “不。”小公主抬头看了看大门处似乎已经喝醉了的乞丐,没有回头却说道,“我喜欢喝烧刀子,最烈的烧刀子。”

  萧秋末看不到她的脸,当然更看不见她的目光,萧秋末只从小公主的语气中听得出来一些辛酸。

  萧秋末看着小公主扭过头,然后开始大口大口的喝着烧刀子。豪放之气不亚于在场的所有江湖男子,就连在场的女子都自愧不如。他们的目光和萧秋末的一样,诧异地凝视着小公主。

  小公主的豪放与不羁他们都听说过,但此次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更让他们奇怪的是,郡王府的小公主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当然,小公主的行踪是他们捉摸不透的,能够来到这里也不足为奇。但在这里这样喝酒却也是稀奇至极!所以他们都在盯着小公主,但是却谁也没有问。

  萧秋末当然也很好奇,但是他却大致猜到了小公主来此的目的。

  萧秋末笑道:“小公主如此豪爽,莫非是心事所为?”

  小公主放下酒坛,瞪了他一眼,冷冷道:“少废话,来,喝酒。”

  萧秋末没有在说下去,因为他已没必要再说下去,他没有再用碗,既然小公主一介女子都如此,自己用碗岂不是太过于丢人?萧秋末也提起酒坛,大口喝起来。

  “来了。”坐在小公主左面的书生突然沉沉地说了两个字,这两个字语气当中含有轻松和不安。

  顿时,驿站所有的动静全部停了下来,就连萧秋末与小公主也停止斗酒。

  对于这两个字,小公主却茫然不知,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却见所有人的神经都已绷紧。小公主瞬间明白,为什么今日这里为何会集聚这么多江湖人士,想必这里即将发生大事。

  可是在小公主心中却蓦然欣喜,有事情发生就代表着自己有得玩的。

  所以小公主也在等着。

  声音,幽怨悠扬的声音慢慢地靠近他们,从远处慢慢地靠近。这声音就像是鬼魅所发出的声音,声音里夹杂着哭声,婴儿的哭声,妇女的哭声,死亡的哭声,还夹杂着惨烈的嘶吼,痛苦不堪,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他们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声音越近,他们手里面的兵器就握得越紧,汗水也慢慢地从背脊流下来。许些人内衣已经完全打湿,汗水也渐渐从额头流下来。

  静,整个驿站静得只剩下这幽怨悠扬的声音。当然,即便他们能够发出声音,可能也会被这声音掩盖。这声音越发近了,仿佛就在他们耳边,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也差点按奈不住,额头手心全是冷汗,并且不停地在吞唾沫。

  可是,奇怪的是,这声音却突然离开了他们,并且慢慢地变得远了。就像是风一样,吹过了这一下便远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戈传说之初唐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戈传说之初唐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