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歪歪魂殇2020-06-19 12:011,356

  二姨妈嫁过去之后,还小的两个妹妹留在了陈婶家抚养,三姨妈当时才岁八,我妈四岁。

  年近六十的陈婶一口黄牙满脸横肉,在那个条件艰苦的年代能像她这样长一身膘的实在难得。陈婶屋里,她坐在床边数着二姨妈嫁过去收的礼金,还有放了一屋的聘礼笑得合不拢嘴,这时一个干瘦跟陈婶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走了过来,坐在陈婶旁边嬉笑的捏着陈婶的臂膀,一副讨好的嘴脸,陈婶一脸的不耐烦,一胖一瘦两个人的表情,让情景显得非常滑稽。

  干瘦男人在陈婶身旁磨磨唧唧的,说道:“孩他娘啊!这下咋家有钱了,家里伙食是不该改善一下了,这天天清汤野菜的,肚子里没有一点油水了,要不我去赶街整几斤肉来,慰劳一下大家的胃。”

  陈婶翻眼瞪着他,不由底下了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这个男人就是陈婶的老公,一个怕老婆的男人,时常听我妈说过这个男人,我妈叫他杨叔,就这样一个男人在哪艰苦的岁月里,我妈她们几个没少受到他的照顾。

  陈婶家里一共有六口人,下面一个女儿三个男孩,女儿杨兰是长女,二儿子杨强是长子,三儿子杨胜是二子,四儿子杨杰是次子,加上三姨妈和我妈又添了两口人,虽说日子紧巴,但我妈和三姨妈也不是在陈婶家白吃白住,干的活比陈婶家几个儿女谁都多,而且还有国家每年四百块的补贴照顾,说白了,陈婶愿意收留我妈和姨妈应该就是冲这每年四百块的补贴。

  日子过得很快,一晃几个月时间过去了,以是初冬时节,陈婶闷坐在火炉旁,一脸愁容,杨叔躺在他那张老旧的摇摇椅上一晃一晃的,还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嘴里重复的哼唱着那几句山歌,还经常忘词跑调别提多逗了。

  陈婶看着杨叔道:“别唱了,唱来唱去也就那几句词,听得我难受死了”

  杨叔停止哼唱,看了陈婶一眼。

  我又哪里惹到你了,刚忙完活回来哼几句歌放松放松怎么了?真是搞不懂你。

  你说我怎么嫁了你这种男人,我这命啊!

  陈婶破天荒的没有跟杨叔急,竟然还带有哭腔。

  杨叔惊讶之余,连忙起身坐下。

  哎哟!我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起来了,是遇到什么事了,讲来我听听看。

  讲给你听有什么用,整天只知道忙地里那点活,一天天从早忙到晚,家里的事什么都不管。

  哎哟!你这话讲得,我不干活全家吃什么啊,这几天不是在收地里的洋芋嘛!在不收,地里洋芋迟早会被早上的霜给冻坏的。

  你还好意思说,早就崔你去收,一直磨磨唧唧。

  哎呀!别说了,这不;今天不是收好了吗。

  说说你,到底怎么了?从我回来就一直拉着个脸。

  还不是老二的事,也老大不小了,好不容易处个对象,女方家尽狮子大开口,提出要八百块钱,咋家掀了老底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啊!琢磨着找老二商量,要么算了,何必在一颗树上吊死,好姑娘那么多,在找个合适的就行了,他死活不同意,还跟我大吵了一架,恰巧当日政府给咋家发了那俩姊妹的补贴金,老二也刚好看到了,我还跟他讲不要打这钱的主意,这钱可是给那俩姊妹上学的费用,小的还小,大的刚好跟咋家老四差不多大,刚好到了上学的年纪,本打算来年开春时一起给他俩报名上学的,想着余下的钱还可以补贴家用。我把钱藏好了就去忙事情去了,等我回来时钱就不见了,还顺带那俩姊妹的二姐嫁过去收的彩礼钱,一起六百多呢!那可是全部家当了,刚好好老二又找不见了,你说这钱不是他拿的是谁拿的呀!天啊!你说咋家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白眼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愿有来生这世间的苦难对你视而不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妈愿有来生这世间的苦难对你视而不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