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甲桐2020-01-15 18:043,326

  几乎所有的与会者都一头雾水,不懂沈董临时召开“无主题”的会议是为哪般。

  只见他麻利地撕开奶精袋和白糖倒进咖啡杯里,拿着银质小勺搅了搅咖啡,动作随性而慵懒,脸上洋溢着笑容、如沐春风,沈平不言而喻的好心情昭示着这将是个轻松、毫无压力可言的会议,让众人都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韩子诚眉头微蹙,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平的咖啡杯,若有所思,忽然间受到启发似的想到了什么锦囊妙计,唇角缓缓地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嘿,真有你的,干得漂亮!”沈平毫不吝啬的夸赞韩子诚,甚是欣赏他顶得住压力,不顾“保守派”的反对,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比起沈平的兴奋,韩子诚却淡淡地回了声:“过奖了。”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沈平由衷地说道。

  “应该的。”韩子诚不温不火。

  “这个周末给你办场庆功宴,叶易恰好也回来。”沈平依旧热情不减。

  沈平的话音刚落,众人诧异,不明所以的庆功宴!难道是公开支持韩子诚打脸叶易,将他们的“矛盾”摆在桌面上。

  韩子诚原本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在听到他后一句话时提起了精神:“我们好好地为叶总接风洗尘。”,语气中竟有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闻到火药味,沈平却不当一回事,对他而言,良性竞争是好事。

  整个会议室里面蓦地一片沉寂,沈平对韩子诚的话没有作出反应,而是将视线转向了开会迟到的于静彤身上,紧紧地盯着她,看着她在与自己相隔不远的座位上落座,视线还迟迟未移开。

  沈平怪异的举动让众人捉摸不透,都齐刷刷地看向了于静彤。

  于静彤不似以往的优雅,略显狼狈,下意识地垂眸,躲避众人的目光,尤其是沈平灼热的目光。

  沈平盯着那娇艳欲滴的红唇,有些入神,回忆起几天前自己的情不自禁,不自觉地会心一笑,如此亲密的举动,他终于跨越了雷池一步,而让他意外的是——她没有拒绝!

  会议室里就这么静默了好一会儿,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沈平才继续发言道:“上半年的营业收入接近去年一整年的营业额,尤其是本月创了公司的新高,在座各位的年底分红加倍!”

  他此话一出,会议室里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大家欢呼雀跃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忘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紧接着低低的交头接耳之声响起——

  “看来咱们是小瞧了韩副总了,接替叶总半个月而已,本月的营业额就比上个月翻了一番,公司从未因此举办过庆功宴呢!” 与会者一号眉开眼笑。

  “就是,韩副总果然不负众望,真是商业奇才。”与会者二号附和了一句。

  “话可不能这么说,韩副总的所作所为说白了就是垄断,目光短浅,众多消费者怨声载道,使公司形象受损、信誉下降,从长远来看,势必会降低了市场竞争力。”与会者三号不敢苟同,语气义正言辞。

  在他看来,韩子诚是盲目提升用户依赖的产品价格,强制性地捆绑出售滞销商品,不仅如此,人工智能产品还必须使用平易AI公司推出的手机才能进行联网操作……,这一系列的策略与会者三号自始至终都持反对意见。

  “反正我只用结果说话,公司效益好我的奖金也会变多,管他领导的是谁!”与会者二号难得地反驳了一回。

  会者三号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不再多发一言。

  待交头接耳的声音稍微安静下来后,沈平有些迫切地说道:“大家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出来,没事儿就散会。”

  话虽如此,语气却分明是催促大家赶紧离开。

  见众人不说话,沈平郑重地宣布:“散会,于静彤请留下。”,他并非一时兴起召开会议,于静彤躲了他几天,终于让他逮到了与她独处的机会。

  他话音刚落,于静彤挺直脊梁,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目光,这个腹黑至极的男人分明是假借公事的名义跟她谈私事,即便晓得,可她还是听话的坐着不动。

  众人离开后,会议室里只剩下沈平和于静彤两人,沈平迫不及待地坐到旁边的位置,直接握住她的手。

  “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他轻声质问,生怕一不小心吓跑了对方。

  “这几天很忙。”

  这么敷衍的答案,沈平是一点都不满意,但他仍耐心十足地柔声问道:“你答应我的还算数吗? ”

  “我当时只是酒喝多了,喝醉了。”于静彤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缓缓的抽出被他握着的手,几天前她酒虽喝多了,但却是无比清醒。

  沈平自是十分清楚她的酒量,伸手轻轻地捧着她的脸,让她无法回避地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声音低沉:“你撒谎。”

  于静彤怔怔地望着他,像是被他那双灼热的黑眸催眠了似的,随即点了点头,改口道:“算数。”,正如她当时想的一样,所幸逼着自己接受和叶易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事实,沈平是最佳人选,他或许会迁就自己一辈子。

  她话音刚落,沈平心中狂喜,将她抱了起来转圈圈。

  于静彤就这么任由他抱着自己,与沈平激动的情绪相比,竟显得无动于衷。

  ----------------------

  “公司在子诚的带领下取得了不菲的业绩,让我们共同举杯祝贺,希望再接再厉,再创辉煌。”沈平一口流畅的官腔。

  闻言,众人纷纷看向叶易的方向,只见他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

  叶易忽然勾唇一笑,举杯,一饮而尽!

  见状,众人不再迟疑,纷纷举杯同饮。

  一直被坐在叶易旁边的严舒沁注视着,让韩子诚很不舒服。

  韩子诚蓦地起身,冲着严舒沁举杯,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严小姐,上次侵权案的事情还没好好谢谢你,这杯酒敬你。”,一句话让她瞬间就成了众人的焦点。

  “不敢当!韩副总能力过人,很是佩服!” 严舒沁愤恨不平地说道,她的极不情愿毫不掩饰,“佩服”二字咬得极重,听起来像是泄愤,像是讽刺。

  自进入宴会厅之后,严舒沁犀利的目光就一直射向韩子诚,如果眼神可以杀人 他早已被她千刀万剐。

  众人皆以为她是为叶易“打抱不平”,并不往心里去,只当是在看场好戏。

  难得见严舒沁如此失控的样子,沈平心里竟有些爽快,语气熟络地道:“严舒沁,谁的面子也没有你的大,你一回来,叶易立马将工作的事先放一边专门陪你。”,若不是严舒沁回来,他和于静彤也不会这么顺利的走到一起,如此作想的沈平也就觉得严舒沁没那么讨厌了。

  沈平的话音落下,众人心中皆叹,原来叶总是爱美人不爱江山,选择主动让贤,心甘情愿将接力棒交给韩子诚的,他们之间的矛盾是被臆想出来的。

  韩子诚趁此空档中途离席。

  此时的严舒沁对沈平的话置若罔闻,目光似利剑,依旧追随着韩子诚的身影,若不是他无时不刻将叶易的行踪泄露给赵哲,冯跃又怎么会死,他难辞其咎。

  沈平只觉得她不识抬举,也就不跟她一般见识。

  忽地,韩子诚的手下韩玉琪从邻桌凑近,绕过严舒沁,刹那间挡住了她的视线。

  一眨眼,韩子诚已不见踪影,严舒沁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

  “叶总,我敬您一杯,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心照顾。” 韩玉琪说着拿起酒杯,故作镇定的与叶易碰杯。

  一句莫名其妙的酒场套话惹得严舒沁回神,抬眸,紧紧盯着相碰的酒杯,只见白色粉末落入其中一个酒杯,表层的白色粉末瞬间就溶解了。

  难道是眼花了吗?严舒沁微微眯了眯眼睛,悠地在脑海中浮现了缓缓溶解在咖啡中的纸团,就在叶易正要仰头喝下这杯酒时,她不顾场合、不顾形象地喊了一嗓子:“别喝!”

  叶易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严舒沁。

  韩玉琪倒是被她的声音吓得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担心被瞧出端倪。

  众人顺着严舒沁的声音望去,视线又一次集中到了她的身上,皆是不明所以,叶总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不识大体、沉不住气、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女人呢?!

  “叶总,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替你喝了这杯吧。”

  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何时站在叶易旁边的于静彤拿起酒杯,仰头就喝了一口。

  虽然不知严舒沁为何阻止他喝酒,但叶易还是立即抢回了于静彤手中的酒杯,心中猛然冒出一个猜想:难道酒有毒?

  严舒沁惶恐的眼神瞪着于静彤,生怕她出事儿,声音如蚊缓缓吐出三个字:“瞬移器!”

  但是叶易却听的很清楚,他锐利的视线一下子锁定在了此时不远处躲在谢皓身后的韩子诚身上,肃了神情,沉声吼道:“快叫救护车,报警!”

  叶易话音落下的瞬间,于静彤倒地,口吐白沫,意识不清。

  一直在一旁戏谑看好戏的沈平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风驰电掣般地扑到了于静彤的身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