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曲终人散终有时 大结局
甲桐2020-01-17 16:194,349

  众人见状,瞬间吓得惊慌失措,谁也不敢再吃任何事物、不敢再喝任何饮品!

  自以为天衣无缝,万万没想到却被严舒沁当场揭穿了,韩子诚在跟叶易目光对视上的那刻,顺手将瞬移器偷偷塞进了谢皓的西装裤的口袋里。

  叶易一刻也不敢耽搁,担心证据被销毁,大跨步走到韩子诚跟前,伸手摊开手掌:“拿来!”

  “什么?”韩子诚挑了挑眉。

  “瞬、移、器。”叶易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那是什么玩意,没听过。”韩子诚一脸淡定从容,就像真的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似的。

  叶易当机立断,立刻拿出手机,定位显示瞬移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瞬移器中的定位元件竟然被韩子诚拆除了,但瞬移器会记录下曾移动过的物品,这么短的时间,他们怕是还来不及销毁证据。

  叶易不动声色地环顾了下四周,眼神凌厉而锐利。

  众人满头雾水,虽是人话,但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惜韩子诚高估了谢皓的心理素质。

  只见谢皓咽了咽口水,眼神慌乱,紧张之态表露无遗,似乎还有股想逃的冲动,分明就是不打自招,即使谢皓还不知道瞬移器目前就在自己身上。

  叶易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直接拽了过来,果然,一搜就搜到了,除了瞬移器,还有一张白纸,白纸上面沾有白色粉末!

  毫不迟疑地在瞬移器上按了按,被移动至酒杯中的居然是氰化物,叶易心中陡然寒凉,愤怒写在脸上。

  “不是我的东西。”谢皓矢口否认,手心泛出汗液。

  似乎企图毒死叶易却意外害了于静彤的人被揪出,众人哗然,个个都显得义愤填膺。

  一群人围观,众目睽睽之下,韩子诚自知事情败露无法挽回,放弃了最后一丝挣扎,他一点也不想牵连朋友谢皓和亲姐姐韩玉琪。

  韩子诚冲着叶易嘲讽一笑,平心静气的口吻说道:“算你命大,怎么也死不了!想想因你而死的人,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内疚吗?”

  众人再次哗然,没想到凶手竟是韩子诚,他和叶易的矛盾竟然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扎心的话,叶易心中是酸楚的,别人听不懂韩子诚话中的话,可他却是清楚来龙去脉。

  三年前,在误以为严舒沁死了之后,他为解心头之痛,将韩宝善敛财的小视频曝光了,当年“善爷”的名号超过当红流量小生,谁料韩宝善不堪舆论压力自杀了,被牵扯到的谢亮民也因此丢了饭碗,而韩宝善正是韩子诚和韩玉琪的父亲,谢皓是谢亮民的儿子。

  见叶易久久没有回答他的话,韩子诚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时间彷佛凝固了,韩子诚回想起三年前的自己,意气风发,将沈平的知遇之恩和叶易的提携之情铭记于心,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事业中,家中突然遭逢变故,他用工作麻痹自己,很快就拿着唇读器的试验品去找他们。

  他一时兴起拿着唇读器透过玻璃窗对准他们的嘴型,望着唇读器输出的文字,听着唇读器输出的声音,他怔愣在当场,极其讽刺的结果——

  沈平:【你总不能因为她的死而一蹶不振吧,要是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她也不会安息的!】

  叶易:【韩宝善居然死了。】

  沈平:【你说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善爷”吗?他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是你什么人啊?】

  叶易:【是我将视频传到网上的。】

  沈平:【韩宝善的死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谁。】

  ……

  耳畔突然扬起严舒沁愤怒的嗓音让韩子诚蓦地睁开了眼睛——

  “韩子诚,你竟然颠倒是非黑白,无辜枉死的人皆因你而起的,你何曾有过一丝愧疚!”

  听到指责声,韩子诚不以为然,此时此刻的自己没想过逃避责任,正等着警方来抓。

  直到被警察带走那一刻,他忽然觉得解脱了。

  韩子诚被绳之以法,却无一人高兴得起来,他有意置叶易于死地,落入杯中是大剂量的氰化物,于静彤即使仅喝了一小口,也无力回天了。

  ----------------------

  严舒沁靠坐在床头,右手无力垂在腿上,对于右手时不时使不上劲的情况早已习以为常,她神情有些落寞,有些恍惚,每每这个时候就会想起那个时常吞云吐雾的男人。

  大概半年前——

  从未如此地渴望蓝天白云或是乌云密布或是淅淅沥沥,瘫痪在病床上,无法欢快地在户外晒太阳、风吹雨淋的严舒沁呆愣地望着窗外。

  就在刚刚,手机的热点资讯弹出了一张照片,她终于有点他的消息了,只是稍不留神就瞥见了日思夜想的那个人戴着婚戒。

  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严舒沁一副木然的模样看向来人,随即又缓缓扭头望向窗外。

  带着新研发的神经治疗仪前来的冯跃见严舒沁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狠狠地斜睨了她一眼。

  似乎感受得到他不友善的目光,严舒沁微微蹙眉,此刻也只有冯跃能够让她感觉到自己是个正常人。

  这般神情与她初见他时如出一辙,忽然忆起他曾经对她说过的一句话——“最让我没辙的就是你们这类斯文人,不是自命不凡就是自诩清高,不然就是斯文败类!

  活着,总想活得明白些!

  “什么叫做‘不是自命不凡就是自诩清高’?”

  毫无厘头的问题让冯跃眉头一皱,不明白她是怎么回事,也懒得去猜测她的心思,只是见她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他就想刺激刺激她一下,语气略带嘲讽:“你这个‘斯文人’读过那么多年的书,不懂啊?查字典去呀!”

  “‘斯文败类’又是怎么得罪你的?”

  又是莫名其妙的问题!

  见她还是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冯跃不由得有些来气:“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尽是给人添麻烦,既然死不了就给我好好的活着!”

  严舒沁终于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真的是“圈子不同不必强容”!

  ……

  “给我好好的活着。”冯跃的声音响彻在严舒沁的脑海,她如梦初醒:“我要把右手治好”。

  瞅了她半天的叶易自然知道怀中的人儿正在想谁,他心中不禁一番自嘲:人性总是如此,对病弱或死去的人常常不予计较,而对活着的健康人却难以做到豁达。

  “改变注意了?”叶易微微扬眉,她变化得真快,刚才他劝她根治她还不听。

  “既然活着,就要‘好好’的活着!” 严舒沁语气严肃,舔了舔唇瓣,继续说道:“我们无所事事已经有好些时日了,是不是该干些什么?”

  她说了一句似乎很有哲学道理的话,不过恕他愚钝,叶易随口回了一句:“我暂时还养得起你!”

  “为什么多了‘暂时’两个字?”严舒沁一脸疑惑,毫无顾忌地问道。

  “如果物价水平一直保持不变的话,那你可以把‘暂时’去掉。”

  “你的意思是,我像五六十年前的万元户、二三十年前的百万富翁一样,误以为这辈子都不用愁了,是吗?”

  叶易眼睛微眯,不知为何他有点想让她闭嘴。

  “你占有多少股份?”她肆无忌惮地继续问。

  “百分之七,辞职之后是零。” 叶易回答得干脆。

  “你说what?!沈平岂不是……”严舒沁一脸的难以置信,她本以为沈平是一只毛躁的猴子,原来他是属狼的。

  她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只狐狸和一头披着猴皮的狼,一开始相处融洽……

  严舒沁努力忍住了找沈平算账的冲动,唠叨了一句:“我怎么觉得中年危机快来了……”

  叶易满头黑线,盯着她张合的唇瓣,不假思索直接堵住了她的嘴。

  此时的沈平又打了一个喷嚏,他感冒了,一个头两个大,为公司的事累得心力憔悴。

  韩子诚被抓的第二天叶易就提出了辞职,沈平对他是毫不挽留,于静彤的死使得二人之间的隔阂愈发不可收拾,双方都需要冷静。

  如今多家AI公司迅速崛起,Y3 AI公司突出的是“廉价”,Y4 AI公司打出了“产品联网通用”的名号……,市场份额被瓜分。

  一番思索后,沈平打定主意撤去与会者一号的总裁职务,任命与会者三号为总裁,若公司收益持续下滑,大不了放下身段和脸面把叶易请回来,顶多一场足球赛就能与他冰释前嫌。

  只是——

  多了个严舒沁,神经正常的她可不是省油灯!

  如此一想,沈平感觉荷包要大出血了,不禁又打了一个喷嚏。

  ----------------------

  番外 柴米油盐酱醋茶

  人工智能的时代,机器厨师盛行,叶易和严舒沁偏偏逆其道而行,严舒沁擅煲粥,叶易会煮面,夫妻两人开了一家人工粥面馆。

  总有那么一些人觉得人类烹饪出的东西,即使是黑暗料理,也富有人情味!因此,粥面馆的生意不算惨淡。

  某一日,粥面馆来了一位有缘人。

  “余枫?真是稀客啊!先喝口茶。” 严舒沁顺手倒了一杯热茶给他。

  “我特地来送喜帖,这周六举办婚礼,你们一定要来参加。” 余枫抬手将喜帖递上。

  “恭喜恭喜,我们一定会去的。”严舒沁接过喜帖,打开一看,微微有些惊讶:“李妩?咱们的前同事?”

  余枫笑了笑,点了点头。

  “多年未见,不知他们现状如何?”严舒沁十分八卦地感叹道。

  “你应该还不知道,雷氏代理所散伙了。”

  严舒沁诧异,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就在此时,传来常来喝粥的老顾客的喝声——“老板娘!”

  “今天粥卖完了,有面。”想听八卦的她一点也不想下厨。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叶易嘴角抽了抽,严舒沁心血来潮非要拖着他“下水”,到头来又得由他负责善后,若不是她身怀有孕真想狠狠地教训她。

  “面?”老顾客有些嫌弃地反问,接着很勉强地说道:“就凑合吃一顿吧。”

  叶易无奈地耸耸肩,顾客就是上帝呀!他漫不经心走进厨房,突然间好想重操旧业做CEO。

  “陈氏咸鱼酱,陈东的家族品牌,虽有点小贵,但配面味道不错。”余枫拿起餐桌上摆放着的一罐咸鱼酱冲着严舒沁说道,随即从西装内口袋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严舒沁:“雷莉的spa养生会馆,环境和服务都不错,我偶尔也会去光顾。”

  严舒沁目瞪口呆,一时间还来不及消化所听到的信息,余枫又开口了:“王庭华开了一间婴幼儿游泳馆,你孩子出生之后,试试亲子游泳吧。”

  “老板娘,这次面做的味道还真不错。”顾客尝了一口后由衷地赞道。

  听到此话,严舒沁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叶易,真是孺子可教也!

  叶易的嘴角抽了抽,他刚才在厨房特地倒了小半罐的咸鱼酱到面里,顾客的口味真是又重又奇葩!

  ……

  一晃,个把月就过去了。

  “怎么会亏了这么多,我还想开连锁店的呢!”严舒沁算完账后一脸沮丧,只知道发号施令的她一点也不知道叶易用了N箱陈氏咸鱼酱。

  “不如我们应了沈平吧。” 叶易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自窃喜。

  “随你!”严舒沁心里有些堵,她跟沈平要的是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股份,可抠门的沈平一直不肯松口给股份,磨磨唧唧的,最后只答应给百分之七点五的股份,这让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叶易心情甚好,一脸的无所谓,只要不是让他干不擅长的工作就行。

  见他一副如意算盘得逞的样子,不知为何,严舒沁觉得自己似乎被枕边人算计了,只是看在孩子即将出生的份上,她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讲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只狐狸和一头收起锋利爪子的xxx,……,于是,狐狸暂时躲过了一劫。

  —全本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