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诳语虚言耳边过
甲桐2019-09-20 16:082,426

  公寓窗外的马路上川流不息,车水马龙,严舒沁听着小提琴演奏的古典音乐静静地发呆,离开自己心爱的男人有十天了。

  细腻柔美的旋律,让人迷失在记忆里,沉沦在思念中,他会不会发了疯似的满世界找她,还是会等着她在4月1日愚人节那天归来。

  “沁儿!”温柔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神。

  姐姐严舒灵下班刚回来清淡不张扬的妆容,精致的五官好似画中人,在柔和的灯光下看着很舒服养眼,脱下厚外套,身穿黑色紧身连衣裙,尽显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

  一向淡定沉稳的姐姐,禁不住激动兴奋地说道:“爸妈给我电话了,他们说很想见见我!”

  严舒沁知晓父亲的这通电话仿佛是一缕暖阳直达姐姐的心底,父亲和姐姐的僵硬关系终于缓和了,开心地笑了笑。

  “我跟爸妈说我和叶易分手了,他们担心我一个人在外没人照应,所以我告诉他们现在是跟你住在一起,让他们不用担心。”严舒沁心不在焉地说道。

  “明天我们去首一医院跟马红伟会会面,打声招呼给你提前安排手术。”严舒灵看出妹妹的神不守舍。

  “嗯,希望快点!”

  “唉,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或许你根治后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严舒灵感慨道。

  第二天一大早,严舒沁和姐姐就前往首一医院找“所谓的熟人”马红伟。

  他是首一医院神经康复科的医生。

  严舒灵给马红伟准备了一套茶具和一盒茶叶作为见面礼,他在电话中让她们在医院门口等着。

  马红伟上午需要坐班并未露面,来人是他儿子马波,在医院管理多媒体系统的,三十岁左右,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戴着眼镜显得儒雅斯文。

  马波把她们带到医院的一间最多也就容纳三十来人的小型报告厅,这间报告厅相当于他的办公室。

  此刻,还未到医院的上班时间。

  马波是自来熟的人,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对严舒沁和严舒灵姊妹俩就像老朋友似的侃侃而谈。

  “你们放心,有名医张希亲自操刀给做手术,其他医生要是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五十,那到张主任手上肯定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成功率。”马波自信满满地说道。

  “张主任医术高明,不然我们也不会不远千里慕名而来。”严舒灵回道。

  “你们是哪里人?”马波忽然话锋一转。

  “哦,我们老家在C县城。”严舒沁回道。

  “听说你们那重男轻女挺严重的,我告诉你们,其实生儿生女是可以控制的!孩子的性别关键取决于男人,由男人的XY染色体决定的! X染色体是……”马波说得兴致勃勃。

  “这么高深的知识得像您这样的专业人士才能理解,我们就像听天书一样。”严舒灵打断了他的话,还不忘给他戴顶高帽。

  “呵呵,也是!太专业了,你们不懂,那我就说得通俗易懂点。”马波乐呵呵地说。

  “我是控制自己身体的酸碱性来生孩子的,一儿一女,呵呵,凑了一个‘好’字,多吃点蔬果类这些碱性食物,生儿子,多吃点酸性食物像肉类呀,生女儿,还有啊!抽烟喝醉运动多的男人体质是碱性的,生儿子概率大,你看,农民工建筑工生儿子的居多,常年坐办公室的大多数生的是女儿,不信你们去做个统计……”马波在报告厅的讲台上滔滔不绝。

  严舒沁和严舒灵就坐在报告厅里的阶梯连排桌椅的第一排。

  他的话令严舒沁目瞪口呆,这牛皮吹的!“酸碱体质理论”不早就被爆出是个骗局吗?!

  她瞄了一眼旁边的姐姐,姐姐居然在仔细聆听,坐的笔直,时不时点点头,就好像认真听课的学生一样,心中不觉有些好笑。

  大概过了上班时间的半个钟,严舒灵才开口说道:“听您一番言论真是受益匪浅,我们广东客家人都喜欢喝茶,您说爱喝茶的人体质是酸性还是碱性呢?”

  “你提出的问题真好,不单单你们爱喝茶,中国人都喜欢喝茶,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我初步推断是不酸也不碱,中性,呵呵,中性!”马波不假思索地答道。

  严舒沁别过头去,翻了翻白眼,心里忍不住默念:哥,饶了我吧!姐,别被忽悠了!

  “我以后倒想生个女儿,小棉袄很贴心,跟您聊着都差点忘了正事,马老师,您看我妹妹她最快什么时候能给安排上手术?”严舒灵提醒马波道。

  “你们稍等片刻,我去查询一下你的住院登记信息,再看看手术时间安插在哪一天才合适。”马波说完便得意洋洋地走出报告厅。

  “姐,这人满嘴胡说八道。”严舒沁迫不及待地对姐姐说道。

  “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说话而已,别太较真,只要他能帮到你,我就会好好感谢他。”严舒灵丝毫不在意马波是什么样的人。

  较真?!难道她职业病犯了,把闲聊都习惯性地当作法律文书字斟句酌?

  “他靠谱吗?说不定是他爸给‘开后门’,他才能有这份工作。”严舒沁担忧道。

  “可别小瞧人家咯,我们办不到的事,他能!”严舒灵很笃定地说。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马波步履匆匆地走进我们等候的休息室,开口对严舒沁说道:“怎么会没有你的登记信息呢,你确定是已经登记住院了?”。

  “嗯,已经登记一个多月了,但还没有接到入院通知。”严舒沁笃定地说。

  “这很正常,张主任可是名医!要是没有特殊渠道他的手术通常要等半年以上呢!我们跟他熟,有这层关系在一两周内就可以动手术了。”马波得意地炫耀一番,然后继续说道:“我没查到你的登记信息,你可能没登记上,得重新登记,今天周三刚好有张主任的门诊,你们现在去挂号登记住院还来得及。”

  “怎么会没有登记信息呢?现在挂号肯定没号呀!”严舒沁着急地说,显得六神无主。

  “马老师,这得麻烦您跟张主任打个招呼,帮我们加号。”严舒灵淡定地插了一句话。

  “现在门诊肯定很多人,不方便,等到快下班的时候,让我爸带你们过去,要不你们现在去跟张主任说一声,说是我爸请他帮忙给加个号,我爸跟他多少有点交情,肯定不会被拒绝。”马波建议道。

  关键时刻还是得找马波爸爸!

  “行,我们现在去找张主任让他加号,打扰您这么长时间,真是不好意思,您现在也要工作了,您先忙,有什么事我们再跟您联系。“严舒灵客气地对他说。

  “不客气,有事给我电话。”马波一边挥着手中的手机一边对她们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