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人生由己莫尤人
甲桐2019-09-21 09:022,164

  空气突然安静得听得到彼此的呼吸,严舒沁不敢细问什么,生怕触痛姐姐伤心的过往。

  环顾四周,现代简约的装修风格,客厅里除了沙发,没有多余的家具,显得宽敞、干净利落。

  她知道姐姐特地从A市调到Z市工作,还将公寓租住在Z市中心的首一医院附近,一切只是为了方便照顾自己,心中更是愧疚得不行,真希望自己也能为她做什么,哪怕是一点点!

  严舒灵突然仰头将杯中剩余的红酒一饮而尽,说道:“沁儿,咱们躺被窝里聊!”

  公寓是二居室的,今夜她跟姐姐睡在同一间房的一张床上说悄悄话,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姐姐未嫁之时。

  “姐,追求你的人有如过江之鲫,为什么你会选择永哥?”

  “他呀!出其不意的浪漫,初次约会时他送给我九十九朵不同品种的郁金香,他记得在每个特殊的日子制造一些小惊喜只为博我一笑,他还会弹吉他,我偶像的所有歌他都会自弹自唱,他很会哄我开心,跟他在一起,我觉得以后的生活充满情趣,不会枯燥无味!”

  ……

  姐姐当时一脸幸福娇羞活在爱情里的样子还历历在目。

  “沁儿,你信命吗?”严舒灵突然问道。

  严舒沁的思绪被姐姐轻柔的声音打断。

  她不解姐姐此问何意,下意识地说道:“我不确定!”,想起了与叶易相恋时的甜蜜和离别时的揪心,又补充了一句:“也许缘分是天注定的吧!”

  “被命运牵着鼻子走的人很可怜!”严舒灵感慨,玻璃窗外隐约可见城市的璀璨灯火,她起身拉上了卧室的窗帘。

  严舒沁眼巴巴等着姐姐继续说下去,昏黄暗淡的灯光布满卧室,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裘永他爸是个极度迷信之人,做生意吧,需要属相相合才合作,属相不合的人将大单送上门来,他拒绝,绝佳机会摆在面前,却白白错过,这属相相合之人吧,送了货人家不给钱,服装公司陷入财务危机债台高筑,甚至无产可破。”严舒灵打开了话匣子。

  “这么夸张!”

  “就是这么夸张!出门要看黄历,挑吉时!”

  严舒沁一时兴起,侃侃而谈:“我前领导还是美国留学的海归也好不到哪去!公司举办个年会要‘看日子’,办公室里很讲究风水,有一次,她指责一个员工泄露公司机密,原来是这个员工无意挪动了打印机,导致打印机的出纸方向朝向了办公室的大门外,我们还以为来了个商业间谍呢!”

  “呵呵,真有意思!”严舒灵不禁轻笑出声。

  “公司前台有个鱼缸养了一些小鱼儿,因为照顾不当死了好几条,她的阿Q的精神胜利法:风水鱼之死是为了开运招财、挡煞消灾!”

  可怜的小鱼,虽死犹荣啊,重于泰山,重于泰山!!!

  “裘永他爸生病都不上医院找医生,拖到病入膏肓,还到处找人算命,神公神婆说他本命年时运不济明年将会一帆风顺,哪知第二年他一命呜呼了,真是个可怜人!”严舒灵感叹了一句。

  “这世上竟然还有人因信命而丢了性命!”严舒沁不可思议地说道。

  “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仍然是‘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说来可笑,裘永当初是欺骗他爸妈才答应我和他的婚事,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严舒灵语气平淡,裘永对她而言已是陌路人了。

  “他父母不同意你们的婚事?”

  “嗯,门不当户不对,他们自诩为上流社会的人。”

  “后来又是怎么同意了?”

  “裘永将我的出生年月日改了,在算命网站上一算是富贵命,裘永他爸就同意了,将我奉为幸运女神,有一天我透露了我真实的生辰八字,他爸找人一算,说我是克夫克父命,自那以后,我就成了扫把星了,他甚至将他们家的所有不幸都归咎到我头上。”严舒灵语气毫无波澜,紧接着眼神坚定地补充了一句:“我只相信,成败在己,莫怒天,莫尤人!”

  “都什么年代了!他们家还处在旧社会吗?封建迷信!”严舒沁义愤填膺地说道。

  “思想迂腐的人社会上也不少,在他们家挣钱是男人的事,女人在家当全职太太,连话语权都没有,像裘永他妈,没有主见,‘出嫁从夫,夫死从子’,在他们家呆久了我觉得自己都快被洗脑了。”

  “全职太太应该得到尊重的,她们的贡献可不亚于在外挣钱的男人。”严舒沁不敢苟同。

  “圈子不一样,想法就不一样,一个人的固有思维很难改变!我当时迟迟没有勇气去改变现状,直到……”声音嘎然而止,严舒灵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当年不过是个笑话,时过境迁,感情虽已淡化,但她毕竟不是圣人,做不到全然释怀!

  那一天,已是四年前了,家里突然来了几个陌生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那个女人居高临下地告诉她,别墅易主,让她收拾包袱离开。

  她觉得自己真是个天大的笑话,结婚才两年,裘永竟然有个处了两年的“小三”,家道中落,欠了一屁股债,连这最后的栖身之所也拱手相让给了“小三”。

  A市最豪华的夜总会,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她没想到会踏足这种地方寻找自己的丈夫,远远地看了一眼自暴自弃、醉意熏熏沉溺于温柔乡的他,她唤不醒他,此刻连恨他怨他的力气都没有。

  这一夜,她流落街头,漫无目的地游走,迷失在熟悉的街道上,不知去向何方,蜷缩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

  第二天,她终于鼓起勇气跳出那个狭小封闭的圈子去发掘另一片新天地……

  见姐姐出神,严舒沁没有打扰,诺大的房间安静得异常,嵌入式的衣柜,一张床,连床头柜都没有。

  她轻轻地握着姐姐的手,竟然渐渐有了睡意,闭上了眼,意识模糊中听到姐姐说:“女人这辈子千万不要在不懂爱的时候,头脑一热就把自己给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