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莫悲世态似寒冬
甲桐2019-09-22 16:062,447

  严舒沁熟路地带着严舒灵往张希医生的门诊方向走去。

  医院里人头攒动,她们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神经外科科室。

  候诊室外,严舒沁停下来对姐姐说:“姐,里边人多,你在这等我!”

  没等姐姐回话,她就挤进人群偶尔说声“劳驾”和“借过”,来到张希医生诊室门外。

  陶潇潇,张希医生的助理之一,像门神一样站在诊室门口。

  陶潇潇一把拉住严舒沁伸向门把的胳膊,厉声道:“干什么呢!等着叫号,别扰乱了秩序!”

  “马红伟主任让我来找张医生加个号,您能让我进去吗?”严舒沁略带恳求的语气问道。

  “不行!”陶潇潇的语气不容商量。

  陶潇潇的声音可不小,引得周遭人群开始纷纷议论。

  “就算靠关系,也应该讲个先来后到,我才是下一号。”自称下一号的大叔不屑地看着严舒沁说道。

  “操!要是谁敢插我的队,我抽得他求爷爷告奶奶,我可没这么好脾气!”

  “做人要讲原则!规矩懂不懂?!”

  “小伙子真不错,刚正不阿!”她耳畔除了指责声,还传来对陶潇潇的称赞声。

  ……

  严舒沁此刻觉得自己好丢脸,只好灰头土脸地从人群中挤出。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情沮丧地对着在人群外等着的姐姐说道:“加不了号,助理连门都不让进。”

  严舒灵眉心微蹙,建议道:“这么多人看着,助理也不好给谁破例,我们再等等,到时直接给马红伟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差不多两小时过去了,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零星几个,严舒灵才给马红伟打电话寻求帮助。

  马红伟二话不说风尘仆仆地赶来,中等身材,脸型方正,两鬓有些斑白,脸上皱纹倒是很少,皮肤保养的不错。

  马红伟无视站在诊室门口的陶潇潇,直接打开诊室门。

  陶潇潇站在原地纹丝未动,不吭一声,任由马红伟带着她们进入张希医院的诊室。

  “老张,怎么把人家的住院给漏‘register’呢,小姑娘都亲自找上门来了。”马红伟拍了拍张希的肩膀说道,话中还夹杂着中式发音的英文单词。

  张希一头雾水,站起身,不解地看向他们。

  刚就诊完的患者像是难得看场热闹似的舍不得离开,原本站在门口的陶助理也进了诊室竖起耳朵静听,原本就不大的诊室瞬间显得有点拥挤了,严舒沁顿时觉得连呼吸都不顺畅。

  “张大夫,我大概在两个月前到林助理那登记住院了,但查询不到我的登记信息。”严舒沁对张希说道,还不忘用手指向与张希相对而坐的林昊助理。

  林昊之前的不友善态度令她对他的印象很是深刻。

  “我记得你!你来过两次,第二次是特地来登记住院的。”张希想了想,然后对着严舒沁说道。

  严舒沁立马对他的记忆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小林,怎么回事!?”张希医生质问道,一脸严肃地看向林昊。

  林昊斜睨了严舒沁一眼,很不满地说:“是她自己犹豫不决,不是我给漏登了,她担心手术风险大吧,迟迟下不了决定,我以为她不动手术了。”

  严舒沁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眼睛,耐心地听完他推卸责任的说辞。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她正想跟林昊好好理论一番,姐姐温柔的嗓音响起:“林助理,我妹妹现在百分之一百确定要动手术,麻烦你这次登记上。”

  姐姐温和的语气让原本箭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起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林昊的脸色瞬间也没那么难看了。

  严舒沁心里感到有些委屈,却又不能说出来。

  “给她加个号!登记住院,依她的病情来看最好是手术治疗!”张希面无表情地对林助理说道,显然不相信林助理的说辞,又不好当着大家的面训斥他。

  “别给漏了,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严舒灵一字一顿地提醒林昊。

  “放心,既然确定要动手术,我怎么会漏了呢!”林昊顺着台阶下,连忙回了句。

  “老张,安排手术能as soon as possible?”马红伟见缝插针地问张希。

  这问句以听着怪别扭的升调结尾,令人憋笑。

  “我们也会依照病情的严重性考虑是否提前!从她的脑ct片目前还判断不出来需要马上动手术的特殊性,但也不排除有突发的情况,手术时间会给她酌情考虑提前的!”张希医生义正言辞地说道。

  “谢谢张大夫!”严舒沁和严舒灵异口同声地回道。

  从医院出来,一波三折,手术的事情总算有眉目了,严舒沁松了一口气,热气化作白雾,很快就在冷气中弥散。

  今天太阳出来了,但前几天下的大雪还没完全融化,踩在脚下嘎吱嘎吱地作响,路有点滑,她挽着姐姐的胳膊小心翼翼地走到马路边上。

  “姐,这姓林的助理分明就是故意漏登的,还倒打一耙!我当时特地问他手术要等多久,怎么可能犹疑不决呢!”严舒沁耿耿于怀地说道。

  “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没必要争口头上的输赢,他是故意的也不会承认,顶多就是漏登,那不过是工作上的小失误罢了,姐不希望他再故意出现小失误,到时受罪的可是你,但愿他能及时自省!”严舒灵一针见血地道明原因,语气不失轻柔。

  “嗯!”严舒沁随即明白了姐姐的良苦用心,感到有一股暖流袭上心头,融化了心里的冰雪。

  “姐,张希的手术通常要等半年以上,你说有没有病人在等待过程中死去的?”她肆无忌惮地说出心中疑问。

  “别瞎想了!”姐姐小脸苍白,顿了顿说道。

  “姐,我对张医生还是很有信心的,他给我的感觉不仅医术精湛而且有医德。”她宽慰自己说,也希望姐姐不再为自己担忧。

  “嗯,一定没事的!”姐姐微微一笑,挽着她的手更紧了。

  路人时不时回头往她们这边看,她突然意识到身旁的姐姐实在是美得让人窒息,高挑的个子,海藻般浓密的长发随风荡漾,厚长款外套虽然遮住了玲珑的身段,但精致的五官,淡淡的妆容,在冬日的暖阳下看着格外迷人。

  她经常开玩笑说,相似的基因为何她就成了“路人甲”,都怀疑她自己是不是爸妈捡来的。

  突然有一辆豪华车缓缓地停在她们面前,陌生男子从豪华车上下来。

  男子三十岁出头,浓密的眉毛,五官凸显,轮廓分明,显得狂野,很男人的感觉,有185的身高,短外套敞开,露出了里面的深色衬衣,搭配黑色西裤,双腿显得更长了,隐约中透出几分贵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