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酒易醉人人难醉
甲桐2019-10-01 14:332,648

  陌生男子走到严舒灵跟前,像个公子哥似的俯身拉起她的手轻轻一吻,很绅士地为她打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

  他不睬严舒沁,仿佛她不存在似的,或者说,他就当她是她姐姐随身携带的物品似的,不屑一顾。

  严舒灵没好气地甩开他的手,随手关上了他特地为她打开的副驾驶位的车门,这才引得他瞥了严舒沁一眼,鼻子间传出一道冷哼之声。

  敢情是嫌她碍着他和姐姐的“好事”了!?

  严舒灵拉开后车门,将严舒沁轻轻地推进了驾驶座后面的位置。

  因为有姐姐在,她不好借口离开,很没骨气地坐上男子开的车。

  幸好姐姐没有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不然她真觉得自己是一个电灯泡!

  “他是冯跃,我同事,就爱耍酷,别理他!”严舒灵向严舒沁轻声介绍男子。

  这男人眼睛长头顶上了!

  冯跃仍然不睬她,嘴里叼上一根烟,正要点上,严舒灵一本正经说了句:“请不要让我们吸二手烟,危害大,谢谢!”

  冯跃只好作罢。

  “还顺利吗?”冯跃一边开着车,突然开口问道。

  “嗯,就是住院被漏登,重新登记,手术会适当提前!”严舒灵轻描淡写地回道。

  “被漏登?!书呆子一个!一点点小事都办不好。”冯跃从车镜扫了严舒沁一眼,嗤之以鼻,不屑地说道。

  这男人嘴巴真是欠!

  严舒沁不予理会。

  “冯跃!”严舒灵眉头紧蹙,眼神中迸射寒光。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冯跃噤声了!

  冯跃的话让严舒沁无可辩驳,以前有叶易在,叶易总是将一切都替她安排妥当,少了叶易在身边,她觉得自己也该醒醒了!

  高档中餐厅里觥筹交错,温暖的气氛与室外的寒冷全然不同,冯跃挑了一间独立的豪华包间,室内灯光柔和而温馨。

  严舒灵脱去了外套,灯光下裸色长裙自然描绘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段,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透着一丝妩媚,小嘴涂着豆沙色的口红,带着一点性感。

  冯跃穿着黑色衬衫,勾勒出他健硕的上身,搭配的烟灰色西裤紧紧地包裹着修长的双腿,眼前的男人很有杀伤力。

  他们看上去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她今天穿的是T恤搭配休闲裤,脚上是浅色的运动鞋,觉得跟他们挤在一块显得很违和。

  随后到来的是马红伟和马波,脱下了厚外套,都是一身简单的白色衬衫,搭配上黑色的西装裤。

  一番寒暄后,严舒灵引领马红伟和马波到餐桌就座。

  “张希医术高明,神经外科的‘一把刀’,他要是称第二,没人敢称number one!”马红伟一落座就说道。

  “多亏了马主任的帮忙,我妹妹才得以登记住院,我姐妹俩感激不尽,我敬您一杯!”严舒灵诚意十足。

  马红伟、马波和严舒沁齐刷刷地瞪大眼睛看着严舒灵将桌前的一小杯茅台酒一饮而尽,而冯跃则是一脸的高深莫测,让人读不懂他的情绪。

  “酒量真好!”马波佩服地说了句。

  “呵呵,严小姐客气了!你们放心,手术由老张主刀,一定success!”马红伟笃定地说道,此句话中的英文单词发音还挺准确的。

  “承您吉言!”严舒灵微笑着回道,举起小酒杯又是畅快地一饮而尽。

  冯跃心疼地看了一眼严舒灵,故意把话题岔开,对严舒沁说道:“小严现在做什么工作?”

  “专利代理,律师行业!”严舒沁认真地答道。

  “有律师证吗?”冯跃轻佻一笑。

  “没有!”严舒沁摇头。

  “这年头,提起笔杆就成作家了,麦当劳端盘子照样也是在全球500强企业就职。”冯跃冲着严舒沁坏坏一笑,不紧不慢地说。

  严舒沁自然是被说得脸面无光,自嘲地笑了笑,心里嘀咕道:是怕你孤落寡闻不识“专代”才做进一步解释的,你丫的是故意拿我开涮!

  马红伟开怀大笑,显然是被冯跃的话逗乐了,严舒灵眉头微皱地看向冯跃。

  马波哈哈一笑,不以为意地说:“呵呵,酒桌文化!”

  ……(屏蔽)

  酒桌文化!夸夸其谈吗?

  可是专利代理真的是属于律师行业!

  冯跃不屑的眼神一闪而过,拿起桌上的烟,缓缓点了一根,吞云吐雾。

  “别喝!不然别开车!”严舒沁眼尖地看到冯跃举起酒杯小嘬一口,下意识出声提醒了一句。

  二手烟是“呛死人不偿命”,喝酒开车可真要在看守所过年了,再过十来天就是春节了。

  酒桌上突然鸦雀无声!这么一说她是出洋相了吗?专车、出租车、快车、顺风车……应有尽有,还是有专属司机会来接你,瞎操心了?!

  冯跃嘴角上扬轻蔑一笑,眼底闪过一抹兴味,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你不会开吗?”说完就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你可别指望我,科目二我考了四次才通过,拿了驾照后还没正式上路呢!”严舒沁严肃地答道。

  “哈哈哈哈!小严是太年轻了,too young!”马红伟开怀一笑,拿起了酒杯,浅尝辄止。

  严舒沁此时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其实你更想说的是“too naive”吧!

  马波老师又开始授课了:“女人不适合开车的本质原因是‘荷尔蒙’在作怪!女性荷尔蒙容易失调,影响情绪,荷尔蒙的影响范围太广了,还影响健康,大到癌症小到感冒,这个课题也很有意思……”

  一大早在报告厅里听他上了一课,现在在酒桌上又听他高谈阔论。

  说话而已,真不真假不假!不较真!!不较真!!!

  无意间一撇,发现姐姐俏脸挂上了诱人的酡红,看上去略微有醉意,严舒沁没心思再听马波扯下去。

  冯跃跟马红伟碰杯小酌,烟抽了好一会儿后,才捻熄。

  “小波就应该选自己擅长的biomedicine,当初不听我劝告,随波逐流选了最热门的computer,看吧,只能出来修电脑!”马红伟一副可惜的表情。

  “有马主任您这么优秀的医生爸爸给他做指导,一切还为时不晚,活到老学到老!”冯跃回应道。

  这男人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嗨呀,grandson都有了,还不如指导孙子呢!”马红伟笑着说道。

  “想当年我有一次生物考试考差了,只比第二名多了几分而已,我郁闷得躲在教学楼的楼梯口把那张试卷重做了三遍!”马波回忆过往,兴奋地说道。

  “好厉害!一定是超级学霸!”严舒沁由衷地佩服道。

  “真人不露相!”严舒灵温柔的声音响起。

  一番夸赞把马波说得乐呵呵的,他正要继续谈其当年勇,马红伟转移话题道:“春节快到了,我们打算带孩子出国旅游,多见世面,see the world!”

  “我们会给你们订上机票和住宿酒店,让你们无后顾之忧!”严舒灵立马说道。

  “这哪成啊!”马红伟拒绝道。

  “风安发展迅速,短短几年就成为闻名国内的牌子,药品质量有保证,疗效好,价格合理,我都推荐给我身边的朋友、病人、还有学生!”马红伟终于说了一句不含英文单词的长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