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甲桐2019-10-15 16:202,150

  “咚、咚、咚”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为何不按门铃?

  严舒沁透过猫眼往外一看,竟是冯跃,他手里还有一大捧花。

  “咚、咚、咚”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不料一开门,她被迎面而来的一大捧玫瑰挡住了视线,红艳艳的,这么大一捧,九十九朵吧。

  “灵儿宝贝!”冯跃性感沙哑的声音响起。

  向姐姐示爱吗?!他糗大了,她暗自偷笑,用手轻轻挪开眼前的玫瑰花。

  他另一只手的手臂上搭着深色的外套,深色衬衣搭配黑色西裤,身形修长,五官如刀刻般立体,看上去绅士的很,要不是见识过他的目中无人和嚣张,她会误以为眼前的男人是个谦谦君子。

  冯跃嘴角的笑容僵住,盯着她看了几秒,一点也不优雅地伸长脖子往门里看,张口一句:“你怎么也住这?!”

  “我姐姐在洗澡,你稍等会!”

  “你也不能让你姐夫我在外头干等着!”说完冯跃便进了门,顺手把那一大捧玫瑰花搁到门边上,留下在原地错愕的严舒沁,潇洒地走到客厅。

  这是什么情况?姐姐什么时候又领证了?

  冯跃一屁股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从外套的口袋章摸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手臂悠闲地搭在沙发扶手上,后背往沙发一靠,很不雅地将修长的右腿叠放在左腿上,仰头缓缓吐出一圈烟雾。

  看来昨天酒宴上的他还算是彬彬有礼的。

  没有茶具不能泡茶招待他,她客气地问道:“我给您倒杯水?”

  冯跃放下二郎腿,薄唇轻轻勾起,玩味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身体前倾,朝严舒沁坐着的方向缓缓吐出烟雾,眯着眼睛一字一句说:“白开水能喝出酒味吗?”

  严舒沁被缭绕的烟雾呛得直咳嗽,在心里劝慰自己:忍忍,这男人就是一个痞子!不予计较!

  冯跃随即扔捻息下手中尚未抽完的香烟,眼前这个太规矩的女人让他不耐烦,站起身,走到严舒沁身边,俯身对她说道:“最让我没辙的就是你们这类斯文人,不是自命不凡就是自诩清高,不然就是斯文败类!”

  “你……”严舒沁憋着一口怒气,翻了翻白眼不再理他。

  要不是看在姐姐的份上她真想把他轰出去,再次在心里劝慰自己:再忍忍!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相坐无言,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短短几分钟时间仿佛过了一世纪那么久。

  姐姐终于沐浴完毕,严舒沁松了一口气。

  严舒灵脸上敷着面膜,露出清澈的眼睛,眼珠黑白分明,湿头发用干发巾裹着,穿着袍服,露出了迷人的锁骨和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

  冯跃静静地欣赏这道魅惑诱人的风景,烟瘾又犯了,取出一支烟点上。

  “你怎么来了?!”严舒灵一看到冯跃,撤掉干发巾,私下面膜,露出不亚于偶像女明星的迷人美貌。

  “当然是来看你啦!你们姐妹俩长的不太像,性情也不一样。”说着他边一边吸着烟一边走到严舒灵跟前,闻了闻她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淡淡幽香,将烟雾尽数喷到她脸上。

  微微别开脸,严舒灵轻轻推开冯跃,无奈地耸耸肩,对他这样一派轻浮的行径她早已习以为常了。

  这丫的是当她不存在是吗?真没礼貌!实在是忍无可忍!严舒沁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替姐姐“抱打不平”。

  “人你看到了,若是没事,就不送了!”严舒灵突然对冯跃下了逐客令。

  “过河拆桥,真没良心!算了,‘三人行必有电灯泡’,呆着也无趣!”说完冯瞥了严舒沁一眼,眼中露出挑衅,拿起外套往肩上一搭,径直往大门走去。

  真是猖狂的家伙!恼人的烟味缭绕,迟迟未散去,严舒沁小声地嘟哝道:“有烟鬼不请自来,不亦呛乎!”

  看着妹妹一脸郁闷的表情,严舒灵不禁莞尔,妹妹是中规中矩的“好青年”,从小就知道什么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冯跃却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欣赏的是刘邦辱没斯文的“流氓行为”,要是将他俩凑一块,脑补了这画面,想象不出来是有趣多些还是尴尬多点!

  “他人还不错,还对药品颇有一番研究,就是吊儿郎当没个正经样,这次多亏他帮忙联系到首一医院的马红伟。”严舒灵有意让妹妹试着改变对冯跃的看法。

  “姐,冯跃说他是我姐夫,会是吗?”

  “你姐我患有婚姻恐惧症,不打算再给你找姐夫!”

  “他是不是在追求你?这么浪漫,有九十九朵玫瑰吧!”严舒沁来了兴致八卦地问道。

  “别当真,一转眼不就随手把玫瑰搁一边了,再怎么样我还是很感激他,因为他我才有今天,他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施予援手,给了我工作机会!”严舒灵不疾不徐地倒了半杯红酒,细细品味红酒的甘醇,忆起不堪回首的往事。

  “离婚?严舒灵,我告诉你,你休想!我家如今落魄了,就嫌弃我,想离开,门都没有!”

  “裘永,你欺骗我签字的贷款我替你还,条件是我今天必须拿到离婚证!”

  ……

  肩膀一沉,感觉微凉,严舒灵从沉思中醒过神来,回头一看是妹妹的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微一笑,握住那双冰凉的手揉搓着,传递着暖暖的温度。

  听姐姐这么一说,严舒沁对冯跃的厌恶之情稍稍褪去些。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陪伴姐姐走过那段灰暗的日子,就像现在,姐姐陪着自己一样。

  车内,冯跃一只手紧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的指间夹着香烟,满腹心事的样子。

  想起当年自己“一念之差”铸成的惨剧,那双清澈的眼睛闪动着倔强的泪光,直击他心灵深处,他不敢再对灵儿动歪心思,甚至对她言听计从!突然映入脑海的是一张清秀的脸庞,虽称不上美人但也还算舒服,或许她是个突破口,冯跃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