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病来不逢悠闲时
甲桐2019-09-25 10:252,450

  数个月前

  Z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雷氏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办公楼层

  头痛像闪电一样突如其来,严舒沁正在敲击键盘的手指猛地一顿,略微苍白的小脸因疼痛扭曲了起来,抬起修长的手捏了捏眉心。

  从昨晚开始到现在,像这样的头痛发作不下十次,脸上的疲惫显而易见。

  此刻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她有些撑不住,手微颤地从包里取出药瓶,小心翼翼地拧开盖子,倒出一粒止痛药服下,强忍头痛,等着药效发挥。

  她无力地往椅背上一靠,目光丝毫不差地落到了坐在她左前方位置的同事陈东身上,陈东是她的顶头上司,他腰背贴靠在椅背上,低头前倾30度,滑动手机屏幕的手突然一顿,然后在朋友圈上点了一个赞。

  雷氏公司成立六年,规模近七十人,业务部分成了两组,其中一组由陈东负责管理,而另一组则由公司董事长雷莉的侄子雷君岱管理。

  雷君岱尽管业务不精湛,但还是常常跟着雷董事长接待客户,且负责公司招聘。

  陈东擅长做专利诉讼,在圈内也算小有名气,可惜公司里诉讼案子寥寥无几,而他也乐于享受懒洋洋的日子。

  翻看着办公桌前堆积如山的案件,头痛似乎没有得到缓解,上班期间,办公室特别安静,兴许是头痛的缘故,特别敏感, 键盘轻微的敲击声像是被放大了数倍刺进她的耳朵里。

  耸了耸肩,一拍脑门,严舒沁当机立断拿起两个案卷起身,悄无声息地走到陈东的办公桌前,刻意压低了声音:“陈律师!”

  “啥事?”陈东应声问道,头也不抬地忙着阅读引爆朋友圈的最新文章。

  “我最近身体不适,您帮我转两个案子!” 严舒沁轻言轻语地说道。

  “绝限?”陈东问得相当简练,看完了文章,大拇指在手机屏幕往上轻轻一划,跳过了一则朋友圈广告,欣赏九宫格美食图。

  “还有七个工作日!也不算太急!” 严舒沁小心翼翼地答道。

  “好吧!”

  严舒沁听到陈东答应帮她转案,似乎忽然间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小声地说道:“明天我得去医院就诊,向您请假一天!”。

  “去吧!”陈东简短地回应,多说一个字都觉得费事,自始至终没抬头看她一眼!

  回到办公座位上,无意间瞄了一眼左前方,陈东已经扫荡完朋友圈,把目标转向了新闻网,严舒沁忍不住内心暗自窃笑,他真是名副其实的“低头族”!

  陈东三十好几了还是单身,长得也不赖,事业有小成,听说他相亲约会时手机照看不误,相亲对象中途闪人了都不知道,这件事一时间成了办公室的笑料。

  让她不相信传闻都难!

  ------------------

  到医院的次数是屈指可数,人头攒动的情景严舒沁是着实吓了一跳,挂不上号而神情焦急、愁容满面的人数不胜数,幸好神经内科在零三医院算是相对冷门的科室,叶易一大早陪着她过来排长队挂到了下午号,没让她白跑一趟!

  望着坐在驾驶位上的这张略带疲倦的俊容,她心里没来由的泛起心疼,说道:“行了,行了,你别瞎折腾了,多大点事呀,我先到公司,下午自个过来给医生瞧瞧,你忙你的吧!”

  叶易瞅着坐在旁边的她,极有耐心地听完她的絮叨,伸手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说完了?!”

  “哦。”严舒沁慵懒地应了一声,猜得到她的提议下一秒就会被他否决。

  “我先送你回家休息,下午接你一起去医院!”叶易语气不容置疑。

  果然!严舒沁露出浅浅一笑,过了几秒,故作无奈的语气道:“抓方向盘的是你,当然是你说了算咯!”

  叶易将她的表情尽纳眼底,爽朗一笑,眸光染上了层层温柔,伸手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启动了车子。

  将她送到小区门口,他又匆匆忙忙赶去上班了。

  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车子,她隐隐有一丝后悔,他正值创业初期,本不应该事无巨细都向他汇报,让他纠缠于自己的琐碎繁杂之事中。

  可他的细心照顾又让她忍不住贪恋,或许是对他的依赖早已成了习惯,暖意仍久久萦绕在她心头,恍惚间记起了大学时代,大二那年的四月一日。

  一串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做我的女朋友吧!】

  她知道他是谁,计算机系的骨灰级学霸叶易,她常常在qq上向他请教计算机问题,他还刚给她送了一份特别的礼物:一套程序!

  她不带一丝犹豫地回了一条短信:【今天是4月1日,愚人节!】

  约莫半盏茶的时间,他又发来的短信:【你要是不答应,我就当你是愚人节里跟我开了一句玩笑,你要是不回答,那我就当你默许了!】

  ……

  那串号码至今都烂熟于心,那套程序她一直珍藏在U盘里,明年的四月一日是他和她携手走过满七年的日子,其实工作没多久她就憧憬披上婚纱的那一刻了,可毕业那天她的那句玩笑话让他至今都没有动静。

  ----------------

  零三医院的神经内科诊室

  “你哪里不舒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开始公式般的问话。

  “最近头痛频繁,而且还比较剧烈,吃了止痛片也不见彻底好转。”严沁舒答道,搭在她左肩上的手紧了紧,感受得到知道叶易的紧张和担忧。

  “哪个位置痛?”

  “在这个部位,有时候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产生幻听。” 她摸着后脑勺偏左位置。

  “以前有没有因头痛就医过?”

  “没有。”她轻描淡写地补充说道:“以前偶尔头痛一般过一阵子或者睡一觉就没事了,最严重的时候吃一粒止痛片就好了,这两天头痛持续比较久,服用有好几片都缓解不了。”

  医生一边在电脑上录入病历,一边建议:“做个颅脑ct检查,两个工作日后就可以取片,先排除颅内出现器质性病变的,注意休息,放松心情,别太大压力。”

  走出诊室,叶易轻轻地揽过她的肩膀,面色如常,眼眸深处却浮现出丝丝担忧和心疼,心中更是自责最近忙于事业而忽略了她。

  人满为患带来的烦躁丝毫未减,严舒沁又扫了一眼手里捏着的病历,初步印象诊断是神经性头痛,待进一步检查!她甚是懊恼,就医简直是浪费大家的时间,对于神经性头痛的诊断愈加深信不疑,估计工作太费脑子导致的,休息几天兴许就没事了。

  在叶易的眼皮子底下,她还是乖乖地走一下流程做个检查,但压根不打算再跑一趟医院取什么见鬼的脑ct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