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技胜一筹万人求
甲桐2019-10-05 16:422,492

  肿二医院

  韩宝善的诊室门口是人满为患,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小伙维持着秩序让大家耐心等候。

  扫了一眼隔壁诊室门口的显示屏,当前就诊病号已经是6号,严舒沁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幽幽叹了口气,九点多,早就过了上班时间。

  “别着急!”叶易轻拍几下她的肩膀,安慰地说道。

  突然,人群中让出了一条道,正是韩宝善,风尘仆仆地赶来,他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乌黑发亮,只是人上了年纪,眼角和额头的皱纹已经藏不住。

  腿有些麻,严舒沁靠站在门口墙上,直到广播叫号响起了她的名字,叶易牵着她的手不急不慢地进入诊室。

  上一号的患者和家属尚未离去,韩宝善抬手顺了顺自己的头发,正儿八经地嘱咐患者的家属:“语言功能可以恢复,康复训练要继续坚持!”

  家属多次道谢后扶着右上肢不灵活的妇女走出了诊室。

  严舒沁内心多少有些慌乱起来,没来由地担心自己不久的一天也会如此需要被人搀扶着前行。

  叶易将脑颅ct片刚放到办公桌上,韩宝善就拿起脑颅ct片,转动办公椅面向身后的窗户,隔着从窗外射进来光线认真地看了看。

  韩宝善转动办公椅,将手臂放在桌上,两手十指交握,脸上不起一丝波澜地看着相对而坐的严舒沁,问了一句:“要不要手术治疗?”

  要不要?不知道怎么抉择的选择性问题!他问得很突兀又尖锐,严舒沁怔住,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心中又有很多疑虑却不知从何问起。

  “韩医生,您能否详细说下病情,如何治疗,手术是唯一的手段吗?有没有风险?”叶易开口问道,语速有些快,隐隐地希望他能多说一些含有信息量的话。

  韩宝善正要作答,突然诊室的门被打开,闯进一位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手里拎着包装高档的礼盒,毕恭毕敬地对着韩宝善说道:“韩大夫,一点心意,请您收下。”说完,将手里的礼盒抬了抬,沉甸甸的。

  “你这是干嘛呢!”韩宝善皱起了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

  “这中秋节不是快到了嘛,也就两盒月饼和两瓶葡萄酒,不成敬意,您就收下吧!”说完,中年男子便将礼盒放在诊室的墙角。

  盛情难却,韩宝善一脸的无奈,摇了摇头,对男子的这番举动不予理会,并没有被这么一段小插曲干扰到思维,他接着回答叶易提出的问题:“要治疗的话就是手术,目前没有治愈的特效药,选择保守的最大风险是可能会大出血导致死亡,畸形部位在小脑,靠近脑干,畸形血管团相对复杂,手术有一定的风险。”

  韩宝善的话如晴天霹雳,直击严舒沁的脑门,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一副画面,中学生物课本中记载的小黄狗切了脑干呼吸停止的画面,她手心不自觉冒出冷汗,仿佛失了声一般,说不出一句话来!

  叶易闻言,云淡风轻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闪过一丝惶恐和不安,慎重地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尽量避免出血,如果动手术,手术风险有多大?”

  复杂的病情韩宝善见得可不少,各种各样的患者也遇到过,早已司空见惯,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尽量不要情绪激动,也不要剧烈运动,降低出血的风险,至于手术风险,目前无法判断。”

  “什么时候可以安排住院手术?”叶易继续追问道。

  “今天门诊人太多,你们周四上午直接过来挂我的号,我看看怎么给你们安排床位。”韩宝善非常认真地对叶易说。

  叶易虽有疑虑,但也不好说什么,瞄了一眼礼盒,心中有了猜测,手慢慢地攥紧了拳头,随即又慢慢地松开,眼中闪过了一丝狡黠。

  一直坐在凳子上的严舒沁一脸茫然地看着韩宝善,无法理解“今天人太多”和“安排床位”有什么冲突,周二挂号与周四挂号又有何区别,她嘴皮子动了动,欲言又止的,可是“为什么”三个字最终还是没问出口,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叶易牵着严舒沁的手,十指相扣,走出了肿二医院,天空灰茫茫的一片,浑浊不堪,阳光被遮蔽了,只能用“雾霾与尘埃混杂齐飞,路面共天空灰蒙一色”来形容,匆匆的行人纷纷戴上了口罩。

  “易,手术还是别做了,一切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吧!”严舒沁决定采取鸵鸟式埋头战术,这种“精神胜利法”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心态暂且平和,自然就降低了脑出血的风险。

  “我们先在肿二医院排上手术床位,然后再去听听首一医院张希的说法!”叶易眸光中少了些坚定,略带犹豫、有些底气不足地说道。

  回家的路上,两人很有默契地一言不发,谁都没有了上班的意愿。

  叶易坐在沙发上小口嘬酒,无法判断该不该动手术,他仿佛遇到了一个世界级难题,此刻真恨不得自己是学医的。

  窗外,天空应景地飘起了毛毛雨,很清脆的一声铃响,陈东发来的信息,让原本望着窗外发呆的严舒沁立马回过神来,心中懊恼自己竟一时疏忽忘记请下午的半天假。

  陈东:【人呢?你有个案子客户要求今天必须递交,速回!】

  严舒沁:【我下午请假,请林晓辰帮忙递交!】

  陈东:【林晓辰参加国际学术交流会,不在公司】

  严舒沁:【那就拜托李妩吧!】

  放下手机,不一会儿,严舒沁又收到言琪发来的信息。

  言琪:【舒沁,明天晚上的派对,有空过来吗?】

  严舒沁:【抱歉,身体不适参加不了了】

  言琪:【怎么了?】

  严舒沁:【脑血管畸形,还不确定要不要手术】

  言琪:【严重么?】

  严舒沁:【还好,有时会头痛】

  ……

  雷氏公司初创时的三个合伙人,雷莉、陈东,还有一个就是言琪,持有最多股份的雷莉任人唯亲,逐渐安插太多的亲戚占据重要位置,财务部的财务经理、流程部管理员、业务部的主管、……,演变成了家族企业,发展止步不前,言琪极度不满,愤而辞职另开炉灶!鉴于“保密协议”,她既没有带走客户,也没有“挖人”。

  林晓辰和严舒沁原本都是言琪的手下,自两年前言琪辞职后,他俩被分配到陈东的部门。

  严舒沁初来乍到之时,工作上受到言琪的指点迷津,两人私下一直有保持联系和交流。

  如今林晓辰开始指导新人,国际学术交流会不再是李妩的“专属权”,他也能分到一杯羹,在严舒沁看来,雷莉能摒弃成见,雷氏公司是革新有望了!

  林晓辰好歹也是个名校博士,可严舒沁,本科学历而已,既不是Top1也不是Top2学校毕业的,名校情节很深的雷莉是一向不待见她,只是习惯呆在叶易羽翼下的严舒沁安于现状,不求飞黄腾达,但愿立足于本职工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