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荆棘地步履维艰
甲桐2019-10-02 09:312,353

  雷氏公司附近的一家面馆

  “德国客户可是闻名于世的DM汽车公司,要是能把合作谈下来,雷氏公司的发展会更上一层楼!可惜咯~”林晓辰略微拉长的声音带着几分惋惜。

  “DM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遥遥领先,专利申请量大!雷氏若真的和DM合作,利润能翻几番。” 严舒沁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昨天李妩和雷君岱之间发生的言语冲突她是不明所以,而林晓辰向来消息灵通,严舒沁甚是好奇地问道:“会议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林晓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夹了口菜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慢条斯理地说道:“李妩将技术方案讲错了!”

  李妩在参会之前可是做足了功课,却犯下如此致命的错误,严舒沁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林晓辰,刨根问底想弄个明白:“哪讲错了?很明显吗?”

  林晓辰对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是了如指掌,继续娓娓道来:“这个发明的关键是在自动驾驶汽车上如何布置传感器,李妩在会议上跟客户所交谈的传感器的布置位置和角度有些许偏差,只是‘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要是按照李妩所描述的方式布置传感器,自动驾驶汽车出车祸的概率很大,德国客户当然不会考虑合作!”

  “她该不会是口误了吧!”严舒沁喃喃地道出了心中的猜测,她是不相信李妩会对技术方案理解错了。

  林晓辰拿筷子的手顿了顿,随即认同了她的说法:“这个可能性很大!”

  “哎,林晓辰!”

  林晓辰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余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在邮件上说我这么写太简单了可能会被驳回,我从不知道写得简单是被驳回的理由,专利法上有这条规定吗?!” 余枫言辞凿凿地质问,语气中满满都是不服气。

  “就按你的意愿写吧,我没意见!”林晓辰眼神中有一丝丝的不耐烦,这个余枫还真是个刺头,赶紧送走这尊大佛得了。

  “这么随便!”余枫说话的语气中带着几分鄙视,作为他的指导人态度如此敷衍着实让他又有了一股甩手不干的冲动。

  林晓辰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想再继续跟他纠缠下去,否则真是没完没了了,一句话也不说。

  严舒沁欣赏的目光毫不掩饰地投注在余枫身上,他虽然言语犀利,却逻辑清晰句句在理,不畏首畏尾,跟她忍气吞声的性格截然不同。

  似乎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余枫下意识地向她的方向望去。

  严舒沁冲着他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余枫一时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一张白皙清秀的脸庞,虽见过几次面,不是特别起眼,此刻他才感受到她的存在,是因为那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清澈且透彻!

  ------------------

  雷氏公司的办公室内

  “你这是敷衍了事吗?做事能不能认真点!”雷君岱毫不留情面的斥责声响起,他把一个案卷直接扔在李妩的办公桌上。

  李妩默不作声地拿起案卷,翻了翻案卷里的文件,快速地扫了一眼,自己是犯了个低级错误,不小心写错了一个附图编号,“图5”笔误成“图6”了,可是,值得小题大做吗?!如此兴师动众,他分明是来找茬的!

  对待工作她自认为是兢兢业业,身正不怕影子斜,可一个案件少说几千字,几万字是常有的事,一年下来处理上百个案件,想要丝毫差错都不出,并非易事!李妩觉得只能用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工作。

  李妩毫不在意地将案卷放回了桌上,从始至终都没瞧过雷君岱一眼,当他是透明人一般。

  此时,她心中萌生了一个念头,雷君岱要真是和她杠上了,三天两头就会来闹不愉快,希望事情还有转圜余地,否则,此地不宜久留!

  “怎么了,出啥事了?”陈东竟罕见地将手机搁置一边,屁颠屁颠地来到李妩的办公座位上希望能替她解围。

  见来了一个凑热闹的,李妩站起身一字一顿地对陈东说道:“到点!下班!再见!”,说完拂袖离去。

  “诶……”雷君岱是一脸错愕,本以为她会被一激就怒,再好好教训她一下,给她点颜色看看的,只是没想到李妩竟然对他的挑衅置之不理。

  陈东斜眼看了一下雷君岱,眼中的蔑视一闪而过,李妩是个优秀人才,竟被分配到雷君岱的部门,这人才放错了位置,要么成了庸才,要么流失是必然!作为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他并不乐见此事发生。

  “终于下班了,明天就是愉快的周末啦!”约了朋友周末一起带孩子郊游的王庭华一脸期待地说道,在办公桌前伸了个懒腰,仿佛工作于他是一种负担。

  默默地看着办公室里的同事陆陆续续地离开,严舒沁也拎起包走出办公室,心底有一种没来由的烦躁挥之不去,这几天叶易是左一句“医院”右一句“手术”,不厌其烦地劝说她到专科医院就诊,而她倾向于回避,怀抱着“鸵鸟心态”,希望平静的日子能拖一天是一天。

  此刻,叶易正开着车到严舒沁的办公楼下等着接她下班,他突然觉得是自己太过纵容她了,以至于她不知事情的轻重,再拖下去,万一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他如何承受得起?与其等待她的首肯,不如替她做决定!

  严舒沁上车没过几分钟,叶易用平静却不容商量的语气对她说道:“肿二医院离家比较近,我预约了韩宝善的号,下周二上午!”

  一听,又是“医院”,严舒沁顿时皱起了眉头,情绪有点失控,随即提高声调道:“用得着这么着急手术么?”

  她是乱了分寸了,叶易脸上错愕的表情稍纵即逝,马上又一副淡然,他嗓音还是一贯的温柔:“周末我们出去玩吧,今晚走也不错,想去哪?下周二我们能赶回到肿二医院就行。”

  还是“医院”!严舒沁越想越钻牛角尖,不悦地说道:“两天功夫能去哪?不嫌累呀!周一还得上班呢,再说,我也没打算下周二去医院。”

  叶易可谓是苦口婆心,即便如此,严舒沁对手术的恐惧感似乎丝毫未减,车里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像是两人在对峙。

  叶易紧抿薄唇,不再发一言地开着车,浑身散发着低气压,转念一想,并非无计可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不经意间地瞄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她,她神不守舍的样子让他瞬间弃械投降,心底一片柔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