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漂泊自由难由己
甲桐2019-10-11 15:502,959

  王亚丹风风火火地跑进了业务部门的办公室,她二十出头,个子不高瘦瘦的,看上去很伶俐,是雷氏公司财务部的会计人员,不在同一个办公区,平时要跟她见上一面还得巧遇才行!

  王亚丹是雷莉的远房亲戚,到底有多亲呢?七杆子打不着,八竿子够得上,私底下按辈分理应跟着雷君岱称雷莉为“姑妈”,雷莉可不喜欢再多一个人来提醒她“岁月不饶人”,无论工作上还是私底下,王亚丹称雷莉为“雷姐”。

  “李妩,漏发的那部分工资给你补上了哈,查收一下,好好数一数!” 王亚丹对着李妩喊了一嗓子。

  王亚丹这一嚷嚷几乎让办公室的所有人不约而同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竖起了耳朵,昨天是九月二十四日,每个月发工资的日子,公司上下的人全都知道李妩的工资被少发了。

  李妩不甩她,自顾自忙活。

  一个巴掌拍不响,作为管理者却起不了作用,过来凑热闹的雷君岱顿时觉得乏味。

  “账算得倒是挺清楚的,不知道工作整明白了没有。”王亚丹大嗓门地对着雷君岱说道,丝毫没有压低声音,她年龄不大,说出的话却是显得老道。

  真是得寸进尺,居然指桑骂槐,李妩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哎!少发工资你还有理啊,会不会尊重别人的劳动!你妈没教你吗?”

  王亚丹一听,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她可不怕将事情闹大,反正有人替她收拾残局,一字一顿,不疾不徐地说道:“不是补发给你了吗?”

  争吵将一触即发,李妩正欲开口的时候,雷君岱好心情地及时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不小心漏发了而已,你不也有写错的时候?!”

  李妩沉默不语,工作热情硬生生地被击退了,俏丽的脸上显出厌恶之色,如漆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绝望,游走于辞职的边缘。

  有效的管理是因时因地因人而异,适当地给性格泼辣的李妩来点“挫折”,才能磨去她的“棱角”,更好地让她适应环境!显然这次是凑效了,想到此,雷君岱不禁沾沾自喜起来,丝毫没察觉到自己会错意了。

  坐在李妩前面的余枫竟突然站了起来,对着旁边的雷君岱说道:“上班时间能否稍微安静点!”

  看似轻描淡写,却“杀伤力”十足!

  猝不及防,威风顿时被杀去了许多,雷君岱的不悦写在脸上。

  在公司呆了三年多,也不是第一次看跳梁小丑演戏了,严舒沁此刻胸口堵得慌,兴许是毫无征兆犯头痛的缘故,只觉身心疲惫,没了工作的心思,服下一粒止痛片,不知不觉竟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隐隐约约感觉到身旁有所动静,严舒沁从迷迷糊糊中醒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胳膊有些麻,陈东略带调侃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知道有活干,醒的很及时啊!” 陈东将两个案卷轻轻地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他只不过是执行雷莉直接下达的命令,心里很不情愿,严舒沁近来频繁请假被雷莉盯梢上了,雷莉担心公司会出现多一个懒散的“老油条”,难以扭转,拍板决定采取“扬鞭策马”的管理方式,陈东不以为然,他倒是觉得严舒沁近来频繁请假想必是事出有因,哪用得着步步紧逼!她并不懒惰,勤奋有余,悟性也够,唯独欠缺了雷莉衡量员工必不可少的标准:门面“装饰品”!

  “时间有点紧,辛苦了!”陈东好意提醒道。

  严舒沁应声点头,一脸窘迫地望着眼前的两个新案卷,仔细一瞧期限,国庆节前!

  对她而言,多做多挣、少做少挣、都是一份工作,拼的是心态!可眼下正处于非常时期,不禁感叹:新一轮加班又要开启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余枫进入会议室,拉开椅子,跟雷莉相对而坐。

  “非得离职么?!”雷莉是想不通,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是!”余枫回答得很干脆,态度十分坚决,就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有什么问题你提出来,我看看能不能帮你解决!”她眼中丝毫不隐藏对余枫的欣赏,竭尽全力想留住他,可谓是人才难求!

  “我就想换个地!”余枫丝毫不留余地,要是今天之前,他会提出更换指导人的要求,可刚刚上演的一出闹剧着实让他觉得此地不值得留恋,把心一横递交了辞职信。

  他话说得够直白,雷莉微微有些错愕地望着眼前的大男孩,毕业才两年,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难免会一时冲动,出于惜才爱才之心,她再次开口挽留:“是不是待遇低了?基本工资每月给你加500!”

  她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被缓缓打开后随即又被轻轻地关上了,面对门而坐的余枫顺势抬头一看,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浅笑。

  见他有所动容,雷莉加把劲继续说服道:“三个月转正之后,再给你加500!如何?”

  “我就想换份工作,打算到企业,不去代理所!”余枫偏偏不领情,嘴角一扬,心底一番自嘲:谁不嫌待遇低?!我还坐等Z市的房价降低,不差千儿八百!

  雷莉无法劝说,脸色徒然一沉,说了一声:“行吧!”

  她暗自有了计较,余枫简直就是冥顽不灵,恃才傲物的人哪都呆不久,无需挽留,此事就此打住。

  余枫早已离开会议室,兀自坐在椅子上的雷莉抬手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心中蓦地涌起一股惆怅:员工是越来越不好管理了!陈东是不理事、一贯的懒散,王庭华的重心却在家庭,最欣赏的李妩像脱缰的野马不服管教,好不容易物色到的余枫呆不到一个月就提离职,此刻的她懊悔自己用人不当,深深地质疑林晓辰的指导能力,一将难求!这想来想去,还是自己的侄子雷君岱最靠谱。

  ----------------

  公司食堂

  过了午饭时间,食堂里人少了许多,余枫端着餐盘眼尖地看到四人坐的桌子只有严舒沁一个人在默默地吃饭。

  “林晓辰呢?”余枫将餐盘往桌上一放。

  “他先吃,我有点事耽搁了。”

  “我也有点事耽搁了!”他轻笑一声,冷不丁地补充说了一句:“刚才在会议室看到你了!”

  “我原本想在会议室打个私人电话。”严舒沁赶忙解释道。

  见她说的认真,余枫笑着打趣道:“知道你没有偷听,还来不及无意间听到点什么吧!”

  莞尔一笑,严舒沁感到格外放松,瞬间觉得他像熟络的朋友。

  “我准备收拾包袱走人啦!”他话锋一转,有点认真地说。

  “你才呆了一个月?!”严舒沁诧异道,这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真让人措手不及,心下想他是不是决定得有点草率。

  这是常有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余枫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一个月也不算短,最快的,我三天就走人了,工作两年我都换了九家。”

  闻言,她瞠目结舌,好半晌都没有任何反应。

  “面试时的感受和入职后了解的实际情况差距甚远。”余枫轻叹了一口气,他有自知之明,了解自己冲动的性格。

  “要不跟老板谈谈,她肯定愿意尽可能地满足你的诉求!”严舒沁由衷说了句,任谁都清楚频繁跳槽不利职业生涯的发展。

  “哪用得着,这叫及时止损!我不喜欢的是工作环境,老板可改变不了。”余枫的态度很坚决。

  “你找了下家没?”

  “没!找份工作并不难,难的是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国庆节后再说吧,先去看看世界。”他带着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像你这么随意随性,活得也自由自在吧?!”

  说不上是羡慕,更像是疑问句!

  “我这是看似自在罢了,像蒲公英、随风飘荡,其实啊!不知何处去!”余枫心中苦笑。

  有些接不上话,严舒沁淡淡一笑,说走就走的潇洒,她不懂,更不敢想!

  第二天,余枫就离开了雷氏公司,严舒沁原以为他不过是她生命里的一个匆匆过客,事实却是,有缘分的人,来来往往,还是会再遇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沁心易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