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青刃的剑技
和菓2019-09-13 10:233,659

  草保是冠军,今年扶扇镇比武大会的冠军。

  从成为冠军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草保还是对这件事没有实感,因为拿这个冠军对于他来说也太容易了点。

  他原本的工作是一个草料场的看管。他自幼家中贫寒,十八岁后就子承父业,进入了父亲工作了一辈子的地方。

  本来草保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但是因缘巧合,他在某一天被外派工作的时候,见到了一个让他心动的姑娘。

  这姑娘着一身干练的红色劲服,头发简单挽起,头上也没有多余的装饰,骑在一匹黑色高头大马上。她脸上的五官十分精致靓丽,眉宇间还有着一份英气。

  草保虽然傻乎乎的,但是胆子却不小,直接就拦住了这姑娘的去路。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八尺大汉,姑娘让随从将草保一顿好打。

  但是草保还是执意要娶这姑娘。

  姑娘最后无奈道:“若是你能夺得今年本镇的比武大会冠军,我就嫁你。不然,你这个草包再敢来骚扰本姑娘,我就打断你的腿。”

  草保一听这事有戏,立马回到草料场,拿起平常铲草的叉子,就准备去参赛。但是他越看这草叉子越不像话,于是干脆搬起一块石头,“哐哐哐”地敲平了三根弯铁。

  “这就是三股叉啦!”

  草保兴奋地一挥手中的“兵器”,就直奔比武的擂台而去。

  来到会场,草保一看这么多人,心里一下没了底。

  “来都来了,不管了,上!”

  草保第一个跳上了擂台。

  玉阎和廖耀卫的打斗吓得草保两腿发软,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打斗技巧。

  草保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可他的两腿却已经发软,想动都动不了。

  等到青刃一剑斩了玉阎之时,草保已经吓得晕死了过去。

  “喂,喂,醒醒,快醒醒。”草保一睁眼,就看见了刚才摔茶杯的牡平。

  “欸?我这是在哪?”草保憨憨地问道。

  “哪?比武大会的擂台,赶紧起来吧,‘冠军’老爷。”牡平语气略微讽刺地说道。

  “啊?冠军?我?”草保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其他人不是死了就是残了,剩下的人就你有资格,所以你就是冠军。”牡平将草保扶了起来。草保的眼神瞬间亮了。

  他接过赏钱,开开心心地准备回家。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和那姑娘成亲后的画面。

  看着草保慢慢走出牡府的大门,牡平转身对身后的牡疯子道:“老爷,真要白白给了他赏钱,然后放他回去吗?”

  牡疯子坐在椅子上,品着刚泡好的茶,道:“难道让这个草包去王都白白送死吗?王都让每个省选一名最厉害的杀手,我们是武术名镇,让他去,我对上面交不了差。”

  牡平当然知道,这个叫草保的草包别说是去和高手过招了,就连普通人,他都不一定打得过。

  牡平叹气道:“那老爷打算派谁去?”

  牡疯子看着茶杯中上下起伏的茶叶,悠然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实在不行,老夫亲自出马。”

  听到这话,牡平突然拍了一下大腿,悔恨道:“您就不该放走那个叫青刃的人,我现在就追他回来,依他的实力,肯定让太子……”

  牡平说罢就要出去。

  牡疯子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厉声道:“住口!你怎敢提那两个字?不想活了吗?”

  牡平听到这话,立刻停下脚步,不敢再轻举妄动。

  牡疯子的目光移向门外的天空,云中的飞鸟在尽情地翱翔。

  灼热的太阳已经飘到头顶上空。

  青刃要回风妙山,自早晨出发,已经过了半日,现在离扶扇镇已经有几十里远了。

  眼前这条崎岖的林荫小道,一直延伸至前面的群山之中。

  连续走几天的山路对于青刃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让他在意的是——有人一直在跟着他。

  这人已自扶扇镇一路跟到了这里。起初,青刃以为只是顺路,但一下子跟到这里,这路也未免太“顺”了。

  青刃停下脚步,这人也立马不走了;青刃开始走,他也立刻行动起来,始终和青刃保持着一百步的距离。

  见此情景,青刃干脆靠在一棵树上,坐下来闭目养神。

  实则,他却在侧耳倾听着那个人的动静。脚步声越来越近,这满是落叶枯枝的林荫小道,那人踩上去居然没有发出一丝杂音。

  “哎呀,跟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个凉快的地儿了!”转眼间,那人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剑士先生,在下有礼了。”

  青刃睁开了眼,只见眼前这名男子身高七尺左右,一身蓝衣,腰间佩刀,脸部看起来约摸着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五官算得上长得俊俏。由于眼部有浓浓的黑眼圈,加上脸色苍白,他看起来精神有点萎靡。

  “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青刃站起来开门见山道。

  这人笑眯眯道:“在下孟琅,尾随至此,只是想看看阁下能不能助我一臂之力。”说完,他紧紧地盯着靠在树干上的青刃。阳光透过上空的树冠缝隙,洒在他苍白的脸上。

  青刃顿了一下,冷笑道:“我凭什么要帮你?”

  孟琅并没有回答,而是缓缓地拔出腰部的刀。这刀整体偏黑色,刀身笔直,锋刃寒光逼人。孟琅道:“凭它。”

  说话间,刀已横斩过来。

  青刃脸上露出惊异之色,赶紧往后撤步,可背后的树干让他退无可退。瞬间,他被困在了孟琅和树之间。他一皱眉,迅速侧身,想闪出这个狭小的空间。

  谁知道孟琅的脚步一跟,直接抵住了青刃想移动的脚步。

  青刃避无可避,只能下闪躲过头顶的斩击,然后顺势向前一滚,像猫一样蹲在了地上。

  孟琅仍旧不依不饶,几个小碎步踏前,追着青刃斩了过来。

  青刃转头拔剑相迎,顷刻之间,刀剑碰撞发出了“铛”的一声,惊飞了林中的鸟儿。

  之前,无论是青刃伤皮鞭鼠还是斩玉阎,出剑都太过迅速,孟琅根本看不清他的武器,现在两兵相交,孟琅终于看清了青刃的剑。

  这是一把通体像蓝水晶一样呈半透明状的剑,剑长不到两尺,剑身周围有一层淡淡的光。

  孟琅直觉这柄剑可以轻松劈开一切物体——除了他的刀。

  孟琅的刀名为“班刀”,此刀打造时,无论是所用材料还是锻造铁匠的技艺都是最好的。

  孟琅刀柄一转,刀锋变上,向青刃的脖颈削去,青刃也赶紧变化剑势,再次封锁孟琅的攻击。

  就这样,两人刀剑相击,身形随动,十几回合过去,他们居然不分伯仲。

  孟琅忽然虚晃一刀,骗得青刃赶紧护住胸口,然后他趁机往后一纵。

  两人拉开后,青刃将剑从胸口移开,双眼死盯着孟琅。

  孟琅摆摆手,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叹气道:“唉,比我想象的差了一点,难道是你杀玉阎太过轻松,这才让我高估你了吗?”

  青刃严肃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想干什么?”

  孟琅道:“因为玉阎。”

  青刃一听这话,挑眉道:“莫非你来是为了替玉阎报仇吗?”

  孟琅摇头:“为他报仇?阁下莫要说笑。只是因为我和玉阎之前商定好了,他要替我完成一个任务,但是接受这个任务的资格就是获得扶扇镇比武大会的冠军,但是想不到……”

  青刃道:“想不到他居然被我杀了是吗?”

  孟琅笑道:“正是,所以你要代替玉阎,继续这个任务。”

  “要是我拒绝呢?”青刃的表情严肃起来,眼神中露出了杀气。

  “那我就打到你答应为止,”孟琅边说边来回踱步,言语间充满了自信,“依你刚才的实力,是赢不了我的,我可才使出三分力……”

  “那又是谁告诉你……我使出了全力?”青刃突然打断孟琅的话。

  听了这话,孟琅先是一楞,随后又露出一抹笑容。

  青刃呼出一口气,正色道:“你现在离开,我就当作无事发生。”

  孟琅嬉皮笑脸,道:“哦?你要认真了吗?这次可不要让我失望……”

  青刃摆出了拔剑的姿势,冷冷道:“你放心,这招过后,你肯定会死。”说完,青刃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异色空间,这空间的范围越来越大,将孟琅也包裹在内。

  孟琅忽然感到四周的空气变得浓稠,万物都变得比原来更加清晰。他直觉再等下去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于是向前一疾跑,准备率先发动攻击。

  但是他这刀一出手,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的攻击动作,变得缓慢了吗?”孟琅心里疑惑道。

  他正思考时,一片落叶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孟琅撇眼看着枯叶飘落的轨迹,突然惊到:“不止是我的速度,连落叶的坠速也比正常情况下慢了!”

  种种异常,让孟琅赶紧使出最大的力气停住了脚步。

  没想到他刚停下,刚才还离自己有一丈远的青刃,瞬间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他甚至没有看清青刃的动作,随之而来的,还有青刃的剑。孟琅心中大叫不好,他赶紧侧身,凭直觉将头侧了过去,同时,剑——极速地贴着孟琅的脸颊刺了过去,孟琅甚至可以感受到青刃剑上寒冷的温度。

  剑划破了孟琅的脸皮,没有造成重伤。

  这一招居然失手了?青刃不由站在原地愣了一下。

  孟琅趁机,赶紧从恐慌之中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向后跳开了。

  离开了青刃两丈远的距离,孟琅才感觉自己的感官恢复了正常。

  闯荡江湖多年,遇到过最危险的几个时刻,孟琅都印象深刻。但是和刚才感觉到的危险相比,那些什么都算不上。这,才是真真正正接近死亡的瞬间。

  青刃站在原地,手放在剑柄上,整个身体还是刺剑的姿势。他看着孟琅良久,说道:“你很敏锐。”

  孟琅的额头已经流下了汗水,加上脸颊被剑划破流下的血,让他原本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加不好。

  他喃喃自语:“难道……这就是玉阎毫无还手之力的原因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之挽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