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那年的人
与君歌2019-09-17 10:281,499

  沐羽菲逃也似的冲进电梯,像无处发泄的困兽一般整个人被纷乱的情绪所控制。

  指尖在1楼的按键上飞快的戳着,直到电梯到了1楼才想起停手。

  门开的瞬间,面对外面忽然多起来的人流,她像一颗孑然独行的流星似的,眼中看不到任何人,只是麻木的一路穿梭在人群中,脚步不停的往外走。

  此刻的她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好想静一静!

  恰在此时,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跑车停在置泰大厦门前,助理模样的人打开车门,身穿白色休闲装的翩翩佳公子白子蹇慢悠悠的下了车。

  他举目扫视着眼前的置泰大厦,眼里满是强烈的占有欲,忽的,隔着玻璃门忽的一眼看到如箭般冲过来的沐羽菲,目光一凝。

  她怎么在这?难道……

  他的目光蓦的变冷,顺手抢过一个经过女人手里的咖啡,端着迈步便朝走进玻璃门。

  那女人当即去阻止,随即被他的助理拦下。

  沐羽菲自是不知自己已落入了某人眼中,她走到了玻璃自动门前,在门打开的瞬间,迈步便往外冲,不想,与正好进门的某人撞了个满怀。

  “啊呀!”白子蹇叫道,扎着双手,低头看雪白前襟上一大摊褐色的咖啡污渍。

  沐羽菲微张着嘴直愣了那么一瞬,强自平复纷乱的思绪,才道:“实在抱歉。”说着,从手包里掏自己名片递过去,“这是我的名片,清洗费用我来支付,稍后可以联系我!”说完就要离开,匆忙得甚至连对方的样子都没看上一眼。

  白子蹇眉梢微挑,难以置信道: “搞成这样,就这么走了?”

  这是走不了了,沐羽菲一滞,索性抬头看向白子蹇:“这位先生,我已经道过歉了,而且,我有急事,你看……”正想着怎么能跟对方打个商量。

  结果,白子蹇看着她竟“噗”的笑出了声。

  这是什么意思?沐羽菲侧目。

  白子蹇抬起手便在她拧紧的眉心抚了下。

  温热的触感,让沐羽菲一怔,下意识退避,眼底便有怒意升起,她是撞了人不假,可也不是能让人随便占便宜的。

  “别紧张!”白子蹇憋着笑,好脾气的问道:“你不认得我了?”

  “你?”沐羽菲仔细的看了看他,一双桃花眼,笑起来跟狐狸一样,就是一副十足花花大少的模样!忽的一个影像在脑海浮现,“噢,是你!”她蓦的睁大眼睛,“你怎么会在这?”

  三年前,在巴黎时她出了车祸,受了很重的伤,当她在病房里醒来时,看到的就是白子蹇,据说正是他将昏迷不醒的自己送到医院,并一直守到她苏醒。

  想到这,自然便想起当时刚跟她经历一场美丽懈逅的那个人,只是那人却连名字都没留下,就那样在那场车祸中消失了。

  她还记得醒来时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白子蹇,“跟我一起朋友怎么样?”那会她眼里满怀希冀。

  白子蹇的回答却是:“朋友?你在说谁,当时车里只有你自己……”

  不易察觉的伤心在眼底一闪而逝,沐羽菲关上了记忆的闸门,指着他胸前的污渍冲着白子蹇歉然道:“三年不见,没想到一见面就……”

  白子蹇冲着她露出一副与他气质完全不符的憨笑,随即恢复他特有的邪魅道:“或许,应该说我们实在太有缘了!”

  “呵呵……”沐羽菲破愁而笑点头道:“说得也对。”

  白子蹇眼中含笑,忽的又愁眉苦脸起来,“糟了,这个样子,我还怎么跟美女约会啊,不行,你得赔偿我!”说完,用孩子气般固执的目光看着沐羽菲。

  果然,沐羽菲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索性点头,“好,要不是介意的话,这餐我请客。”

  “啊哈……”白子蹇微张嘴巴,一副意外之喜的模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沐羽菲笑着点头,正要说什么,电话忽然响了。

  “不好意思。”跟白子蹇招呼了一声,转身接起电话,就听她的老师兼公司老总火上房般的吼声传出,震得她耳膜直响,“你疯了,大老远跑到置泰是去砸场子的嘛,你是嫌公司倒得不够快啊……”

继续阅读:第七章 无心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挚爱迷局:总裁的真假娇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