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请你吃饭的条件
惜无声2019-09-17 14:472,823

  张迢一个翻身从地上跃起,顺手拿起身边的烟灰缸向发疯一样的女人扔去,砸在她的肩膀上,烟灰缸落地的“哐当”声伴随着女人刺耳的哀嚎声同时响起。

  张迢像一头受了伤的幼狼一样,目露嗜血的凶光,“臭娘们,我不会让你打死我的!”

  说完,用尽全身力气,一头向女人身上撞去。

  女人来不及躲闪,结结实实的被撞倒在地,捂着肚子嚎叫。

  张迢轻蔑的冷哼一声,幼小的肩膀因用尽了力气而颤抖着,眼看着女人站不起来了,张迢转身离开了屋子。

  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爬满了白皎儿的双颊,家暴、虐童的新闻在网络上随处可见,但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白皎儿觉得自己似乎无法承受这一幕。

  她的妈妈虽然严厉甚至苛刻,但是从小到达从来没有打过她一下,爸爸更是将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着。

  白皎儿大口的呼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打定了主意,她换了衣服取了医药箱,趁着父母还没有被吵醒,蹑手蹑脚的开了大门……

  公寓附近所有的胡同都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那个又可怜又可恨的小孩,白皎儿刚想转身回去,却听见不远处街对面的公园口传来嘈杂的声音。

  本不是一个喜欢看热闹的孩子,但是隐隐的似乎听见了张迢的声音,于是两条腿下意识的朝公园方向走去。

  “死小鬼,乞丐的钱你也偷,你还有没有人性?”

  公园门口的长椅上,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戴着墨镜,死死的攥着一个七八岁孩子的手臂,不,准确的说是一个九岁的男孩了。

  刚好攥到昨天白皎儿给他包扎的地方,此时,纱布已经被染的通红,看上去只要稍微用力攥紧纱布,就能滴出血来,然而,男孩却似乎并不在乎,挥着另一支手臂叫骂。

  “臭乞丐,你特么装瞎子博同情,以为老子像那些傻子一样好骗?”

  乞丐不由分说,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却没有听见意料之内的叫唤声,男孩硬生生的忍住了疼,随即飞起一脚,向乞丐的胯下踹去。

  这回,哀嚎声在意料之中响起,乞丐顾不得抓住眼前这个杀千刀的孩子,也无暇再去考虑自己刚刚被偷走的百十块钱,捂住自己的重点部位,这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几乎怀疑人生,恨不得立刻昏倒,免受这男人之苦。

  男孩抬腿刚想接着补踹一脚,却听见一个八婆的声音。

  “住手!你在做什么?”

  本能就想回手给多管闲事的人一个耳刮子,但是转头的瞬间,却看见一身白裙子的白皎儿,于是已经抡出去的胳膊又硬生生的拐了个弯,从白皎儿的脸边划过。

  白皎儿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迢,“你,你……要打我?”

  “谁打你了?你特么休想冤枉老子!”涨红了脸的张迢极力辩解,心中不停的懊恼,刚才差一点……

  “死三八,你在这里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想多管闲事!”

  不等白皎儿说话,终于缓过来的乞丐像一只棕熊一样向张迢扑了过来,脸上的墨镜早就因为刚才的厮打而掉在地上,黑白分明的眼仁儿准确的捕捉到眼前的猎物,而这个猎物,就是偷了他钱还差点害他断子绝孙的张迢。

  张迢本能的就想向一旁躲开,但是突然想到站在他身后的八婆,若是他躲开了,这臭乞丐就直接扑到那多管闲事的八婆身上了。

  于是发狠的向飞扑过来的乞丐冲去,两人撞在一起的身体发出“砰”的一声。

  或许是从小天天挨打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被撞的孩子虽然身体上已经没有一块完好无损的地方,但是依然翻个跟头就爬了起来,倒是身为大人的乞丐躺在地上,鼻血横流。

  张迢呲牙咧嘴的握着拳头再次上前,小小的身体散发着一股骇人的煞气。

  白皎儿吓坏了,拉着张迢就要跑,却不料地上的乞丐速度更快,顾不上擦一下鼻血,转身一溜烟的跑了,依照战败方逃跑时的惯例,放了一句狠话:“兔崽子,你给我等着!”

  张迢冷哼一声,从破旧的衣服兜里掏出半支烟,刚要找火,嘴里的烟就被白皎儿抢了过去。

  “死八婆,你敢抢我的烟抽?”

  “……”白皎儿满脸黑线,谁要抽烟了!

  “还给我!”

  “未成年人不许抽烟!”白皎儿说完,把半支有些掉渣的烟卷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张迢心疼的差点哭出来,这半支烟还是从别人那里抢来的呢,他现在,饭都吃不起了,哪里有钱买烟?这个该死的臭女人,居然给她扔了。

  无视张迢横眉怒目的神色,白皎儿扯着他向公园后身走去。

  “喂,你干嘛?”

  没办法,周围认识她的人太多了,再过一会儿,晨练的大爷大妈,上班的叔叔阿姨们若是看见她在这里和张迢纠缠不清,传到她妈妈的耳朵里,白皎儿不敢想象后果。

  只能带他绕过公园,后面的林子里夏日蚊虫滋扰,平时基本没什么人会来这里。

  坐在林子里面的长椅上,白皎儿打开拎在手中的医药箱,一言不发,帮着张迢清理伤口。

  “死八婆,用不着你假好心,以后再敢多管闲事,小心我废了你!”话音刚落,肚子就“咕咕”的叫起,让这句威胁的狠话失去了该有的凶狠、粗暴。

  “张迢!”白皎儿开口,声音轻的仿佛透明,“如果你不再说脏话,我一会儿就请你吃早餐。”

  “真的?”

  白皎儿一边包扎伤口,一边轻轻点头。

  许多年之后,白皎儿回想起这个不平常的早上,终于明白,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就是从她这句话开始改变的。

  隔了几条街的早餐店,张迢已经吃了第三碗馄饨了,白皎儿看着眼前堆积起来的一摞空碗,心里像被极细的刀片划过一般疼痛。

  在她每日吃着父母准备好的饭菜,甚至有时不合口味还会挑剔的少吃一点的时候,张迢却这样靠着自己连偷带抢的勉强填饱肚子。

  “你爸爸因为什么原因……”白皎儿自幼的教育让她没有说出接下来的字眼。

  但是张迢却心领神会,不以为意的说:“第一次因为把人打伤了,这次是抢劫未遂。”

  “干嘛?同情我啊?”如果白皎儿敢投过来一个同情的眼神,张迢发誓立刻把剩下的馄饨汤泼到她身上。

  意外的是,白皎儿翻了个白眼儿,“你看你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值得人同情吗?我怎么觉得和你一起吃饭的我更值得同情?”

  张迢破天荒的傻笑起来。

  “如果以后我请你吃东西,你还对我凶,那永远别想我再请你!”白皎儿无视张迢的憨笑。

  即使是威胁人的话语,白皎儿说出来也是像棉花糖一样,让人觉得心里都甜腻起来。

  “你在哪里上学啊?”

  “上什么学,早就退了!”

  “你还这么小,不上学能做什么?”白皎儿有些担忧,就算不上大学,至少也是高中毕业吧,还没听说小学没毕业就辍学的呢!

  “你家长……”算了,说到张迢的家长,白皎儿无语了。

  “你家长不在,可以自己去社区申请就近的小学,他们会负责帮你办理入学的相关手续的,不上学怎么行?”

  “喂,你怎么这么八婆?都说了我不喜欢老女人,你……”

  “你闭嘴!”白皎儿气红了小脸,发誓再也不想管这个破小孩了。

  “总之,你若是想去上学,就去社区申请,东安一小是重点小学,刚好离得最近,你自己考虑吧!”

  “那你在哪里上学啊?”

  “东安一小啊!”

  白皎儿说完起身结账,不再理会这个讨厌的小孩,提着药箱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白皎儿才突然懊恼的想起,糟糕,忘记管他要裙子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去复几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