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江则心的感激
李文妖2019-08-04 01:392,689

  中年男子连忙退后两步,颤声的道,“鬼手公子,我不是这意思,我是想说,如若我父亲再病发了,我该怎么联系你呢。”

  李文想了想道,随手写了一张纸条,扔给了他,“就打我的电话吧。”

  “多谢公子,多谢公子!”中年男子接过纸条,欣喜若狂!要知道,这号码等同于价值万金啊!就算叫他拿一个上市集团的公司来换,他都不换。

  这可是鬼手公子的私人电话,这一个号码,至少可以保自己一生性命无忧。

  看李文走出去,江则心连忙在身后叫道,“李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随时打电话给我,老头子我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

  李文走回后,唐柔忍不住问道,“主管,刚才那两人是?”

  “哦,两个神经病。”李文耸了耸肩道。唐柔撇了撇嘴,不单是她,就是唐母和唐正国也没一个人相信李文的措辞,刚才那人,唐正国也是有一二分熟悉的。

  据说那人也是一个身家不菲,地位卓然的集团公司老总,怎么可能到李文口中变成了一个神经病呢!

  看李文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唐柔,唐正国也不敢继续向下问去。

  “阿姨,病感觉怎么样了?”李文道。“谢谢小李啦!”唐母一阵感激不尽的道。“如果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我现在感觉胸口一下子好很多了。”

  “阿姨,你这是作息不调,忧思繁多的问题。”李文笑了笑道,“回去记得按作息入眠,睡觉前在舌尖前含一片薄荷再入睡。”

  “好好,阿姨记下了。”唐母连忙道。

  “小李啊,这次真的多亏你啊!”唐正国从一旁站起来,握着李文的手,感激不尽的道。

  “叔叔别这么说。”李文笑了笑道。一旁唐柔撇了撇嘴,这家伙又在自己父母这边刷好感度了!“这家医院也没有必要呆了,阿姨已经没事了,叔叔你现在可以带阿姨回去了。”

  “好,我们今天就出院!”唐正国捏了捏拳头,刚才那主治医生的态度已经叫他十分不满了,“小柔啊,和小李好好聊聊。”唐正国暧昧一笑,冲着唐柔挤了挤眼睛。

  “爸!”唐柔急的一阵跺脚,这不是把你女儿往虎口里送吗?

  送唐父和唐母回去后,唐柔陪李文在街上散步,唐柔道,“喂,你这家伙是从哪儿学来的医术?”唐柔歪着脖子好奇的道。

  “哇,你就是这么和你的救命恩人说话的?”李文一脸夸张的道,一只手勾住唐柔的肩膀,“刚才你爸,可是叫你好好的陪我聊聊呢。”

  “去。”唐柔脸一红,却没有直接拨开李文的手。

  “李主管,这次谢谢你了……”唐柔声若蚊蝇的道。

  李文哈哈大笑,伸了一个懒腰。“行了,明天见了,我该回去睡觉了。”李文打了个哈欠道。“这家伙……”

  看着李文,懒散的走了,唐柔不禁跺了跺脚。“别人都说借口陪女孩子多走走,他倒好,这说回去就回去了,难道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唐柔忍不住上下打量了自己两眼。

  ……

  “这个玉佩究竟是什么呢?”月色下,李文看着自己刚从江则心那拿来的玉佩,不禁沉吟良久,这玉佩雕刻的乃是一个妖身蛇面的形象,看起来狰狞无比,并不像是一个吉祥之物,反而透着一股子邪气。

  “怎么会有人把玉佩雕刻成这个样子?”李文目光一闪,把这玉佩又收了起来。

  “过两天回去给老头子看看。”

  ……

  打着哈欠推开门,已经很晚了,石雨晴的别墅里一片漆黑。

  “都睡了么?”李文摸着黑进来,看大厅里一片黑漆的,李文也不敢开灯,怕吵着她们姐妹俩睡觉,于是就向厕所走去。

  “阿嚏!”打了个喷嚏,李文推开门,只看到漆黑的厕所,一个女人穿着睡衣,披头散发,三千青丝垂下,如漆黑的瀑布,正坐在马桶上玩着手机。

  一抬头,看到李文。

  “啊!”这女人一下子就尖叫了起来,李文吓了一跳,满头冷汗大冒,大半夜的,这谁啊,上厕所竟然连个灯都不开的。

  李文赶紧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这女人出来了,穿着一身睡衣,身子颤抖,脸色铁青,这时死死的咬着红唇,雪白的脸颊上,似乎要滴出血来一般,盯着李文,恨不得要把李文生吞活剥。

  “李文,你好大的胆子啊。”女人沉下声音道,浑身冰冷,气息散发。

  李文吓了一跳,连忙退后两步,“石雨晴?”

  这大半夜的,李文也分不清是石雨珊还是石雨晴。

  石雨珊眼珠子一转,这时冷哼了一声,雪白的下巴,微微一抬,继而脸色莫名跟着一阵通红,“你竟敢偷窥我,你给我等着,你今天被把柄被我抓到了,以后我要你办事,要你向东,你就得向东,让你向西,你就得向西!”

  “否则,我就把这事儿,告诉我爷爷,你听到了没?!”

  石雨珊眼珠子一转的道。

  说完,石雨珊冷冷的瞪了李文一眼,就上楼去了。

  李文抱了一肚子惴惴不安,回屋睡觉,荒唐了,今儿这就尴尬了。而另外一边,江则心和江城则当夜驱车,回到了江氏集团,回到江氏集团后,一进门,江则心三儿子一看到江则心,立马吃惊的道,“爸,你回来了?”江安眼神一闪的道。

  看着一身西装笔挺,自己曾经最宠爱的小儿子一眼,江则心冷哼一声,“怎么,你巴不得我死外面啊?”

  一句话,江安额头上冷汗就下来了,“爸,你在说什么呢,我担心都来不及呢。”江安连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

  江则心一拂袖,瞪了他一眼,就回屋了,而江城则在身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江安一眼。

  两人相继走进屋子,江城轻吐出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纸条,庆幸的道,“这次幸亏撞见了鬼手公子,否则,还真不知道三弟是这样心性的一个人。”

  “嗯。”江则心吐出一口气,无比感恩的道,“我老头子这一把骨头,差一点就栽这里了。”

  “对手,鬼手公子这次,为什么会出现在秦宁市?”江则心万分不解的道。一旁,江城忍不住道,“爸,需要调查一下吗?”

  “不不不。”

  江则心连忙摇了摇头,“我江家,好不容易结交上鬼手公子,可不能就这么恶了他,我知道,这鬼手公子,最忌讳被人调查了,这样吧,你就暗中稍微打探一下。”

  “看看这鬼手公子,最近到底在哪,干嘛来了,适时,我们可以给予一些方便。”

  “嗯。”江城点头道……

  第二天一早,李文起来,看着石雨晴和石雨珊的眼神,还有些惴惴不安,石雨晴满心想的是那次,救下她的神秘男子的事,她托人去打听了,可是怎么也找不到那个人。

  这叫石雨晴最近一阵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的。

  看着近在咫尺,还赖在她家的李文,石雨晴一对比,就对自己这“未婚夫”,强烈的不满,这时脸色一板,冷哼的道,“还不去开车,在这干嘛呢,不用上班啊。”看了石雨晴一眼,李文有些心虚的去了。

  这时,楼上,石雨珊下来,打着哈欠道,“姐,我出去了。”

  临走时,石雨珊飞的斜媚了李文一眼,这目光意味深长,一时间看的李文都愣了一愣,“昨天晚上,到底是这姐,还是这妹妹?”

  李文呆了一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飞升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飞升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