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活不过俩月,我说的!
甘十九2020-02-01 06:314,325

  江拿起一根银针,却是迟迟无法下手。

  他的心里充满了忐忑!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这一动手,到底能不能救萧鸢……

  之前因为生气愤怒,他话说的很满,但是真要治疗,他还是有点虚。

  尤其是想到萧鸢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他感觉手中的银针重若万钧!

  “小楚,你来吧,姐姐相信你。”

  “而且就算你不动手,姐姐也活不长了,不如放手试试。”

  萧鸢脸色苍白,气息更加微弱。

  不过她看着江楚的眼神,充满了信任,好像就算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江楚,她都不介意。

  “鸢姐,你一定会没事!”江楚深吸一口气,然后平复心神,一针刺下。

  不过,从第一针之后,江楚的动作竟然行云流水,连贯无比的刺出了九针!

  这九针深浅不一,角度不一,力道不一,但是他做起来,根本没有任何停顿,好像练习了无数遍。

  “九宫回阳针!希望它真有起死回生的奇效!”

  江楚心中祈祷着,然后双手迅速的从九根银针上拂了过去,体内的那丝灵气瞬间注入银针当中。

  银针竟然自动吟鸣起来!

  一股奇异的力量,从九根银针上发出,整个病房好像有一股春风吹过,让人舒爽无比。

  萧鸢的脸色,竟然很快变得红润,呼吸也平缓了起来。

  有效!

  这针法真的有效!

  看到这一幕,江楚顿时松了一口气。

  过了十几分钟,他拔下了银针,换了手法再度刺了下去。

  “六合补元针!”

  萧鸢的性命已经保住,这一套针法,可以固本归元,补充元气!

  半小时后,萧鸢的心跳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监控仪器上的数据也全都正常,看那样子,萧鸢比正常人都要健康!

  丝毫看不出,她之前还命悬一线。

  “我感觉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体内充满了生机和力量!”

  萧鸢感觉到浑身宛如脱胎换骨,顿时欣喜无比,竟然可以直接下床了。

  “太好了!”江楚也终于放下心来,而此时,他才发现,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整个人几乎虚脱。

  “小楚,谢谢你!我好了!真的好了!”萧鸢抱着江楚,激动无比的叫道。

  “鸢姐,我喘不过气了!你,你还是先穿上衣服吧。”江楚顿时脸都红了。

  “嘻嘻,你还是那么害羞。”萧鸢嘻嘻一笑,开心不已,然后也不避讳,就这么当着江楚的面开始穿衣。

  当江楚和萧鸢携手走出来的时候,陈医生他们顿时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陈医生摇着头,满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不可能?”江楚冷笑道。

  “我不信!她这是回光返照!”陈医生大声叫道。

  “你才是回光返照,你全家都是回光返照!”江楚大怒。

  “你……”陈医生被噎了一下,不过他也没功夫计较这个,而是道:“反正我不信,有本事让医院给她检查一下。”

  “凭什么让你检查?”江楚冷笑道。

  “我们医院拥有先进的设备,给她做个全面的体检,可以确保万无一失。”就在这时,一个老者走了过来。

  “院长!”众人纷纷行礼,来人竟然是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梁宽!

  他听说有人在医院胡乱出手救人,他就连忙过来看看,没想到刚来就看到了这么让他震撼的一幕。

  萧鸢的病情,他也是有所耳闻,这是绝症,根本治不好!

  但是现在,萧鸢竟然真的好了?

  梁宽同样不信,所以,他也想要检查一下,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要检查也可以……”江楚想了一下,突然嘿嘿一笑,“检查是不是要抽血?”

  “当然,这是常识!”陈医生说道。

  “抽血伤身啊,这么多血不知道要吃多少好东西才能补回来,所以你们医院是不是要给一万块营养费?”江楚认真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确定不是开玩笑?”陈医生和周围医生护士全都惊呆了。

  还是第一次见到找医院要钱的,而且还是这么奇葩的理由,那些医生护士肯定,院长不会答应。

  梁宽的嘴角也抽了一下,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不过今天发生的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很有可能是医学的奇迹。

  一万块钱验证这个奇迹,值得!

  所以,梁宽点头道:“可以。”

  “检查是不是要拍X光,B超什么的?这可是有辐射的,对身体不好,你们是不是要给两万块作为健康损失费?”江楚又道。

  “健康损失费?!”周围的医生护士再度瞪大了眼睛,这个名词还是第一次听说。

  梁宽的脸色有点黑,不过还是点头道:“可以。”

  “梁院长真是通情达理!”江楚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道,“不过,全面体检很浪费时间吧?要知道时间就是金钱啊……”

  江楚一开口,梁宽就明白了,他恨不得掐死这个小子,他忍着心中的怒气,沉声道:“十万块!以前你们欠医院的钱全免,我再给你们十万块!”

  “行吧,那鸢姐,你就勉为其难的让他们检查一下。”江楚一副不情愿的说道。

  勉为其难?

  周围人闻言,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医院帮你检查身体,不收你钱就不错了,你还敢要钱?

  要钱就算了,你还一副吃亏了的样子?!

  众人全都无语了。

  其实,江楚并不是这么咄咄逼人的人,只不过他被陈医生还有医院的做法气到了,所以才这么整他们一下。

  “好吧,那就让他们查查。”萧鸢点头说道,不过心里却是古怪无比,感觉宛如梦中一般。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梁宽将陈医生,还有一些专家叫到了自己办公室。

  “你们怎么看?”梁宽将萧鸢的病历,还有检查报告交给了众人。

  众人传递着看了一番,脸上全都充满了震惊。

  “不可思议!真的不可思议!这病竟然真的治好了?”

  “神医啊!这个年轻人绝对是神医!要是能够将他拉到我们医院来,咱们中医科肯定能够迅速火爆!”

  “一旦名声打响,以后病人不全都来我们这?什么二院三院全都一边去!”

  众人全都激动无比,而他们考虑的并不是医术,而是医院的利益。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担任中医科的科室先生,我亲自去请他!”说着,梁宽就要往外走。

  不过他刚走到门口,就差点和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梁院长,你这是要去哪?这么着急?”一个长相帅气,衣着华贵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年轻男子的旁边,还有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子。

  “原来是楚先生,云少!”梁宽看到来人顿时大惊,连忙笑着说道,“你们来了怎么不提前和我说声,我好下去接你们?”

  “知道你忙,怎么敢如此劳烦?”中年男子摆了摆手道,“不过我今日早上有些咳嗽,还是麻烦梁院长帮我看看。”

  “这么多人在这里啊,既然如此,你们就一起给我爸爸会诊一下。”楚开云往办公室看了一眼,当看到里面数位专家时,顿时颐指气使的说道,好像医院是他家的一般。

  “这……”梁宽顿时犹豫起来,要是其他时候,他自然不敢说半个不字,但是现在,他要去找江楚。

  “怎么?这点小事梁院长不愿意?”楚开云顿时冷笑道,“看来我们楚家的话不好使了!”

  “不是不是!”梁宽心中憋屈无比,不过脸上却是堆满了笑容:“哪能呢,你们快进来!”

  说完,梁宽又对陈医生道:“小陈,你去财务拿十万块交给江楚,另外务必将他留下,要是他走了,你也不用回来了!”

  “是,院长,保证完成任务。”陈医生脸色发白,他应了一句,就匆匆往财务而去。

  梁宽办公室,众人组成了临时专家团,开始给楚正中检查。

  楚正中身份不同,听说他身体不舒服,众人全都不敢怠慢,又是望闻问切,又是拍片验血……

  经过一番折腾,众人的诊断意见出来了,就是普通的感冒咳嗽,吃点药,过几日就能好了。

  既然没事,楚正中就不想在这里停留了,于是和楚开云,径直往电梯走去。

  另一边,陈医生拿到钱之后,就找到了江楚。

  “江神医这是您的十万块钱!”陈医生一脸讨好的笑着。

  “多谢了。”江楚淡淡的接过,也懒得和他废话,拉着萧鸢就要往外走。

  “江神医您不能走啊!”陈医生见状顿时惨叫起来。

  “怎么?”江楚皱眉问道。

  “之前是我不对,我不该怀疑您的医术,我给你道歉,但是您一定不能走,不然我也干不成了……”陈医生一脸哀求的道。

  “这和我无关,你自求多福吧。”江楚犹豫了一下,然后硬下心肠,继续往外走。

  不是他不想帮陈医生,而是这人医德有问题,这样的人留在医疗系统当中,绝对是害群之马。

  “完了!”陈医生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江楚和萧鸢刚走到电梯间,就看到有一辆电梯到了楼层,于是就按住上去了。

  “出去!”还没站定,江楚就听到了一声冷喝。

  江楚回头一看,却是一个倨傲的年轻男子和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人,这两人正是楚开云和楚正中。

  “什么意思?这电梯不能坐?”江楚眉头微皱。

  “你没资格和我们一辆电梯。”楚开云的表情充满了嫌弃和不屑。

  “这好像是医院的公用电梯,不是你家的吧?”江楚不满的道。

  “从现在开始,它就不是公用电梯,而是我们的专用电梯。”楚开云霸道张狂的道。

  “好了小云,让他们上来吧。”楚正中摆手道。

  “可是爸,这两个乡巴佬,万一弄脏了这里的空气怎么办?要是有传染病什么的,就更加麻烦了,您身子金贵,可大意不得!”楚开云说道。

  “你才有病,看你的样子,恐怕活不过两月了!”江楚扫了一眼楚开云冷笑道。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信不信我弄死你?”楚开云大怒。

  江楚正要再说什么,萧鸢拉了拉他道:“算了,小楚,我们下去换一辆电梯吧。”

  “希望有一天你别求我。”江楚冷哼了一声,就和萧鸢一起出去了。

  然后换了一辆电梯,往外面走去。

  江楚和萧鸢刚走出医院的大门,楚开云父子也下楼了。

  正要往外走,却看到梁宽带着一群人从步梯间跑了出来,好像在追什么人呢。

  “梁院长,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楚开云不解的问道。

  “云少,楚先生,你们可看到了江神医?”梁宽气喘吁吁的问道。

  “什么江神医?你们医院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姓江的神医?”楚开云疑惑的道。

  “就是一个年轻人,短发,很精神,只是穿的有点破旧,他旁边有个漂亮的女子……”梁宽解释道。

  楚开云一听,顿时想到了江楚,于是冷笑道:“原来你说的是那小子,以后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怎么了?难道云少和江神医有矛盾?”梁宽大惊。

  “他妈的,那小子刚才说我有病,活不过两月。”楚开云咬牙道。

  “额……他真的这么说吗?”梁宽忍不住一惊,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楚开云,却是没有看出什么。

  “本少有必要骗你吗?”楚开云怒道。

  “这样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检查一下比较好。”梁宽小心翼翼的道。

  “你什么意思?你也觉得本少有病?我看你才有病。”楚开云冷冷的瞪了梁宽一眼,就往外面走去。

  梁宽也没有功夫管他们,在门口望了望,却是没有找到江楚和萧鸢的身影,不禁满是失望。

  正要返回,却听到一声惊呼。

  梁宽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楚开云鼻血横流,整个人瘫倒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球至强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球至强男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