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章 要不叫赵宇过来
声名狼藉大先生2019-08-15 15:484,107

  什么?八万七!

  张彩凤听到这话眼珠都快蹦出来了。

  这时候酒席都结束了,但钱小佳还没有出现,这岂不是意味着这些钱都得她来掏?

  原本吃完饭后,张彩凤就已经谋划好了:这贵少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要处理,不然他是不可能放我鸽子的,不过虽然他人没来,但我可以报他的名字啊,最起码结账的时候可以给我打折吧?

  我刚刚点的菜品差不多一万块,那瓶酒八千多,加起来不到两万,最后再看在贵少的面子上,人家店里给我一点优惠,一万五肯定是能拿下来的!

  反正,这一万五也是夏鸥给的,不用自己出一分钱。

  这样一来,自己不光没掏钱,反倒还在弟弟张强他们面前装了逼,还白吃了一顿大餐,一箭三雕,岂不妙哉?

  可是万万没想到,现在账单一下冒出来八万七,顿时就打乱了她全部的计划。

  这么多钱,都可以在娘家的县城买房子交首付了,结果一顿饭就给吃没了,这不是在要她的命吗?

  “我们吃什么了,怎么这么贵?账单拿来我看看!”

  张彩凤恼羞成怒道,她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人坑了,果然,当她看到账单上的消费明细后,差点没晕过去。

  “我靠,一瓶酒六万多?你们这他妈是黑店吧!”张彩凤指着最后一项的酒水消费,没忍住的惊呼出来。

  而此时接待张彩凤的服务员,正是之前被她给辱骂的那位,对方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一样,不慌不忙的解释道:

  “女士您好,是这样的,你刚刚点的这瓶红酒,RomaneeConti,中文名叫罗曼尼康帝,号称帝王之酒,是世界上最顶级的红酒,出产自位于法国勃艮第地区,最著名也是最精华的罗曼尼康帝葡萄园。从1760年起这里就是世界最昂贵的葡萄园,也是最古老的葡萄园之一。”

  “因为,产量极其稀少,一年也就五千瓶左右,所以价格自然水涨船高,再加上这种酒越是年份陈久,品质就越佳!”

  “前不久,本市某位神秘富豪刚刚拍下了一瓶1976年的6罗曼尼康帝,价格为25万左右,而您所点的这瓶呢,年份不是很久远,所以价格自然没那么高了,也就六万块钱左右。”

  “不过因为您刚刚索要的是一份英文菜单,本店为了方便外国友人也能看懂,所以采用的计价单位是美元……”

  说这番话的时候,服务员的脸上依旧带着甜美的职业微笑。

  但张彩凤听完后,却直接抓狂了,她嗷的一嗓子就叫了出来:

  “什么,美元?!我靠,你当时怎么不提醒我啊,我还以为就八千块钱呢!”

  直到现在,听完了服务员的解释后,张彩凤这才算是恍然大悟:怪不得自己之前看菜单的时候,一直觉得上面的价格便宜呢,原来都是美元啊!

  服务员才不会搭理她呢,心说:刚才你跟我是啥态度啊,都快把我给骂哭了,我能提醒你才有鬼呢!

  不过出于职业素养,她还是微笑着说道:

  “女士,是您非要让我拿英文菜单给您的。在我们店里,顾客就是上帝,说什么我们都会照做的,还有,我一直以为您能看懂的,所以就没敢多嘴……”

  “你,你你!”

  张彩凤气得半死,被这话给怼的更是哑口无言。

  是啊,人家说的没错啊,你既然看不懂为啥还要拿英文菜单呢,这不是猪八戒戴眼镜,冒充知识分子吗?

  见没法骂服务员了,于是张彩凤只好转脸拿旁边的夏建明出气:“该死的,你这个死老头子,你明知道我英文不好,当时也不帮我看一下,咋的,成心想看我笑话是不是?”

  夏建明倒是欲哭无泪,委屈的不行,心说: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当时我明明提醒你了,可是你却把我给一顿臭骂,现在出事了就找我背锅,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可光骂夏建明出气也没用啊,这酒毕竟是张彩凤当时大手一挥点的,今天这顿饭也是她嚷嚷着,非要来这么贵的地方吃的,所以最后这钱,还得由她来出。

  现在,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想看看她到底怎么出这个钱。

  “来吧,把你们经理给我叫来!”张彩凤心里很慌,但如今只剩下最后这一个办法了,她必须试试。

  很快,一个戴着眼镜,一身西装的中年男人就文质彬彬的过来了,不过等他过一会知道张彩凤他们没钱买单后,估计就不会有这么好的态度了。

  “您好,这位女士,我就是本店的经理,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经理很有礼貌的说道。

  张彩凤深吸一口气,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那个,我叫张彩凤,我女儿是夏鸥,你们老板是我未来的女婿,今天这顿饭你看着办吧!”

  “女婿?”经理懵了,他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面若泼妇的女人一眼,转而就愤怒起来:

  “你这是在胡说什么?我们老板可是大名鼎鼎的陈甲三先生!他老人家今年都已经六十三岁了,孙女都二十多岁了,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女婿?简直胡说八道!”

  “什么陈甲三?一品名厨的老板不是钱小佳吗?”张彩凤惊呼道。

  在听到这个名字后,经理的脸上倒是一副不屑:“哦,钱小佳啊,他只不过是我们这的一个挂了名的小股东而已,今天早上他已经被除名了!现在跟我们一品名厨,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一听这话,有如五雷轰顶。

  张彩凤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脸色苍白,嘴唇都在颤抖。

  “怎,怎么,贵少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呢!”

  这时候,张彩凤才开始知道后悔。

  自己当初要是能确认清楚,早知道钱小佳跟一品名厨没关系了,不会请吃这顿饭了,那就不会领着人嘚嘚瑟瑟的来这里了。

  而且就算来了,收敛一点也好,如果不点那瓶罗什么曼的红酒,以及那几道几千块钱的硬菜,自己带的钱还是绰绰有余吃这一顿饭的!

  “经理,你看,要,要不打个折吧……那个,起码你和钱小佳也是共事过的,给个面子吧?”事到如今,张彩凤和之前刚进门的时候已经判若俩人,她甚至在用一种哀求的语气说话。

  “呵呵,共事过?他算个屁啊,就他那点家产,还配我给他面子?我当经理这么多年了,还从来不买任何人的账!”

  能在一品名厨这种地方当上经理的,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方方面面还是有点本事能吃得住的,毕竟,要是每个人都来店里要求打折,那岂不是乱套了?

  “我们这从来不打折,也没有任何优惠券,这是例来的规矩,吃多少付多少钱,天经地义!不管你是谁,吃饭了都得要付钱!”

  经理也算是看出来张彩凤没钱买单了,于是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说话的口气强硬了不少。

  “怎么,想吃霸王餐?你们也不看看地方,今天不付钱,谁也不准出这个门!”

  此话一出,气势十足,瞬间就把包间里的所有人都给吓尿了。

  张强赶紧上来解释道:“那个什么,经理啊,你看是这个女人说要请客的,这钱应该让她来付,跟我们可没关系啊,要不然让我们一家人先走吧?”

  说着,他还往张彩凤那个方向指了指。

  这一下,可算是把张彩凤给惹毛了,经理她是不敢惹的,但还治不了一个小小的张强吗?

  “张强你什么意思?连姐都不敢认了,直接说那个女人了是吧?还有,今天这顿饭怎么跟你没关系,要不是你一直在刺激我,我能点这么多菜吗?”张彩凤怒斥道。

  张强也急了,“点那么多菜怪我吗,还不是你非要装逼吗?”

  “这我可不管!反正你菜也吃了,酒也喝了,现在酒足饭饱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了?门都没有,这人必须一人一半,没商量的!”

  “你这是在耍无赖吗?张彩凤啊张彩凤,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他妈根本就是穷光蛋,打肿脸还充胖子,真不要脸!”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就这样互相骂了起来。

  很难想象,在十分钟之前,这还是一对有说有笑,其乐融融的亲姐弟。

  最后,还是经理看不下去了,喊了句:“你们要再这样,我就报警处理了!”

  此言一出,这才让反目成仇的姐弟二人暂时冷静下来。

  “快点的,别浪费时间,我还有事要忙呢!谁出这个钱,给句痛快话,要是都没钱,我就把你们都给送派出所去!”经理不耐烦道。

  听到这,众人全都吓傻了,尤其是张彩凤更是脸色惨白,她知道万一被送进派出所意味着什么,这七八万块钱,最起码也是拘留啊!

  这要是传出去了,给街坊四邻们知道了,那得多丢脸啊,自己还活不活了?

  “老头子,你倒是说句话啊,快帮我想想办法啊!”这时候,她又一次想起了夏建明。

  夏建明倒是无奈的不行,苦着脸,可是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他只好赔着笑脸上去:

  “您好,经理,今天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还请您多多包涵!只是我们今天身上带的钱确实不够,银行卡存折什么的都在家里,我是xx机关的副科长,我以我的人格担保,让我回去拿钱,半小时内我一定给您送来。”

  夏建明也不知道家里到底有没有这么多钱,只能暂时试一试了。

  “实在不行,我还可以给您写欠条……”说着,他还提出了第二条方案。

  可是这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本来经理还一脸懵逼,在想这帮人到底什么来头呢,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跑到一品名厨来吃霸王餐。

  结果夏建明这一番话正好还提醒他了。

  他冲上去直接就揪住了夏建明的衣领:

  “哎呀我靠,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原来是你这个b啊!前几天就跑我们这来,说你什么副科长,让我给你个面子是吧?”

  “我告诉你吧,连门都没有!来,你哪个单位的告诉我,要是付不起钱,我就找人去你单位找你领导要钱了!”

  说完,他直接将夏建明一把给推到了地上。

  夏建明这老胳膊老腿的,哪经得起这个折腾啊,“哎哟哟”的捂着老腰和屁股,叫唤的不停。

  “老头子,你怎么样了?”张彩凤赶紧跑去扶他,她也知道,家里就夏建明这一个顶梁柱,要是给她单位领导知道这事了,那就完了!

  但她也实在没办法了,这么多钱根本拿不出来,只能瘫坐在地上,绝望的哭天抢地起来。

  “啊啊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老天爷你就开开眼吧!”

  “可怜啊,谁来救救我们啊,辛辛苦苦一辈子,没想到毁在这了!”

  哭声,呼喊声,骂声全都混在了一起,顿时,包厢里一片混乱,所有人全都不知所措。

  而经理,也已经吩咐手下的服务员去通知民警过来了。

  眼下,到底该怎么办?

  难道真等着警察上门吗?

  “妈,要不然咱们把我姐和赵宇叫来吧。”这时候,夏露开口了。

  绝望之际,她突然想到:

  “我记得上次就是赵宇出面,不知道跟经理说了什么,经理这才转怒为喜的,要不然我们让他过来帮忙说说好话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