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章 不讲理的丈母娘
声名狼藉大先生2019-08-01 19:355,314

  “是,老朽遵命!只要小少爷想要的,不管任何事情,家族愿意为您提供一切便利!”

  说完,电话那头便挂断了。

  听到这,赵宇觉得十分可笑:这老头也太敷衍了吧,连自己的银行账号都没问,就急着去打钱了?骗鬼呢!他肯定是做贼心虚,见他的骗术被我给拆穿了,所以急于脱身吧!

  于是,赵宇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收起手机后,便也进入了餐厅。

  刚一进门,他就看见张彩凤正在跟一老一少两个女人聊得火热。

  老的有五十多岁,跟张彩凤年纪差不多,是她之前的老邻居,叫王莲花,而站在旁边的年轻女孩,则是王莲花的女儿,王小翠。

  老邻居见面,两人自然少不了一通寒暄:

  “哎哟,张姐,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自从我搬家之后,咱俩老姐妹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这可不是吗!整整五年了,以前吃完饭我都会去你家织毛线呢,后来你走了之后,我就连一个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没有了,别提多无聊了……哟,旁边这是你女儿小翠吧?几年不见,都长这么高了?又年轻又漂亮的,谈对象了没有啊?”

  “谈了谈了,下个月就订婚了!”王莲花笑道。

  “哎哟,那可是件大好事,到时候别忘了叫我来喝喜酒啊!对了,莲花,你女儿男朋友他是做什么的啊,什么时候带到面前来,我帮你把把关!”张彩凤接着说道。

  本来只是简单的几句客套话,王莲花刚想开口,但就在此时,赵宇打完电话走进了餐厅,只见他走过来后叫了张彩凤一声“妈”,然后见她们俩在聊天,便默默的站在了身后。

  虽然五年没见面了,但圈子就这么大,王莲花自然也是听说过关于张彩凤家里那个破产富二代女婿的故事,一看到赵宇又叫了声妈,她便认定赵宇就是那个穷女婿。

  于是,王莲花就来劲了,刻意提高了几分嗓门,装出一副很失望的样子,叹了口气说道:

  “唉,把什么关呀,张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对于我们家小翠来说,根本不需要!因为她的条件我心里很清楚,从小就处处不如你们家夏鸥,论长相论学历论工作,样样都不行,结果长大后,到了找对象这一块,还是一样的没眼光!”

  “张姐,我可听说你家里找了个富二代当女婿啊,这可算是嫁入豪门了,小日子过得那可是相当滋润啊!唉,我们家小翠就比不上了,她那个男朋友啊,可差的多呢,奋斗了两三年,不过才是区区一个国家二级建造师,虽说是在世界五百强企业里吧,但是年薪啊,少了点,也就二十来万吧!”

  二十来万,这还叫少?

  王莲花看似在贬低自己的女儿,实际上她这是明摆着在嘲讽张彩凤当初想攀高枝,进入豪门但是却没成功,反倒是找了赵宇这么一个废物当女婿。

  这话听得张彩凤瞬间脸上火辣辣的,她也是爱面子的人,尤其是在老邻居王莲花面前,当初自己的宝贝女儿夏鸥学习好,人又漂亮,处处压制着王小翠,却没想到,在找女婿这一项上,自己竟然是完败!

  输,就输在赵宇这个窝囊废身上了!

  想到这,她就更是火从心底起,但是却不好发作,只能忍着。

  幸好这时候门口负责迎宾的服务员过来领座,询问二人是否有预订,这才暂时化解了尴尬。

  跟着服务员往座位上走的时候,张彩凤还是愤愤不平,想起刚才的事情她还是觉得憋屈,嘴里一直都在念叨着:

  “这他妈,王莲花她算个屁啊,当年在服装厂的时候,我是组长,她是副组长,后来单位分房子了,她是两室一厅,我拿的是三室一厅,再后来生女儿了,我两个女儿个个都貌美如花,哪个不比她女儿小翠好看?老娘一直都压她一头,还反了你了,现在竟然敢跑到我面前嘚瑟来了!”

  说着说着,张彩凤不由得瞪了赵宇一眼,怒骂道:“你他妈,早不进来,晚不进来,偏偏这时候进来干嘛,这不是在害我丢人吗?”

  赵宇也没敢说话,默默的走在前面,帮忙服务员收拾桌子,拉开椅子,然后给二老倒茶,拆餐具。

  见状,张彩凤反倒更生气了:“靠,废物就是废物,只会端茶送水,你什么时候能出去挣大钱啊?我女儿跟着你这个窝囊废,真是受苦了!”

  “还有你这订的什么位子啊,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这么小的桌子,怎么够我们五个人吃饭啊?服务员服务员!过来给我们换个位子!”

  今天是周五,况且一品名厨地处市中心,本来就是南都最火爆的餐厅,因为客人实在太多了,所以好位置都被抢占完了,现在这个位置,不光桌子很小,还冲着门口,进进出出的客人又多,让张彩凤觉得特别难受。

  可服务员过来后,看了眼人头攒动的大厅,却说:

  “不好意思啊女士,您看这满屋子的客人,哪还有位置啊?而且我们这里是按照先来后到,宽敞的大桌子,只有等其他客人用完餐空出来后,才会安排!”

  “哎,我说你这……”

  本来张彩凤就憋着一肚子的气,一听对方这么说,更是火大,就在她准备撒泼的时候,不远处,王莲花却领着女儿小翠走了过来。

  “哎哟,张姐,怎么,你们家五个人出来吃饭就坐这么小的位子呢?能挤的下吗?你也别怪我说你啊,出来吃饭前这些问题都要考虑清楚啊,哎,还是我们家女儿女婿贴心啊,给我订了个二楼的包厢!”王莲花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餐牌,趾高气昂的说道。

  张彩凤一听就火大,便拍着桌子,喊道:“不就包厢吗?服务员,既然外面没位置了,那给我们也换个包厢!”

  服务员却苦着脸说道:“实在抱歉女士,我们家的包厢都是需要提前一天预约的,而且最低消费是三千……”

  最低消费,三千?

  一听这话,张彩凤傻眼了,她可是个十足的财迷啊,哪里舍得花三千块去撑这个面子,于是便改口说道:

  “那什么,我当然知道,我又不是没来吃过……你这个服务员怕是新来的吧,我之前一直都在你们家吃饭,而且去的都是包厢!只是今天吧,我觉得包厢里那种环境太安静了,一点吃饭的感觉都没有,还是外面的大厅里热闹,这人头攒动,热火朝天的。今天你就不用麻烦了,我们就坐在外面吧!”

  “好,那祝您用餐愉快……”

  听到这话,服务员白了她一眼,心说这什么玩意啊,没钱就没钱呗,还穷装蒜,一边念叨着,一边就去服务其他客人了。

  而王莲花在听到那番借口后,也觉得好笑,她很夸张的用手摇晃着自己的衣服领口,抱怨道:“哎哟热死了热死了,这空调是不是坏了啊,大厅里可真热啊!”

  女儿小翠见状也说道:“可不是吗?妈,外面大厅里闹哄哄的,下等人才在这里吃饭呢,走,我带您上包厢,不就几千块钱吗,今晚您随便点,我男朋友请客!”

  说完,母女二人便得意的走上了二楼。

  看着她俩的背影,张彩凤简直气炸了。

  “他妈的,嘚瑟个什么玩意啊!”

  “不就三千块钱吃顿饭吗,跟谁吃不起一样!”

  “赵宇,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能不能有点用,废物一个,我的脸全被你给丢光了!这王莲花算什么东西,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张彩凤一边数落着,一边就气的不行。

  可是她又实在舍不得出这三千块钱,那又该怎么办呢?

  很快,张彩凤就灵机一动,有了个好主意:

  “服务员,服务员,快过来!”

  这次来的还是刚才那个服务员,过来后,她一看又是刚才那位大姐,心说你怎么事这么多,自然是没有好感,冷冰冰的说道:

  “不好意思,我跟您说过了,我们这里的包厢必须要提前预约,而且有最低消费,如果你没有预约,又不愿意承担最低消费的话,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我们服务员也是很忙的,还需要去服务其他客人。”

  “我之前的话你没听懂吗?今天我就想在外面吃饭了!可是你看看,你们外面怎么吃啊,我们有五个人,你就只有一张小桌子,根本坐不下!你快给我换个大桌子!”张彩凤没好气的说道。

  “女士,这个我也跟您解释过了,我们店的大桌子要等其他客人用完餐才能腾出来……”服务员继续解释。

  “那,这样吧,你把旁边那张桌子给我拉过来,我们两张拼在一起吃!”

  “女士,真的不行,这张桌子要预备给其他客人用餐,没有办法拼在一起,店里没有这个规定啊!”服务员苦着脸。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要你们服务员是干什么吃的,你们家难道就这个服务?”

  张彩凤怒了,她大手一挥。

  “要是都不行,就给我们换包厢!还有,因为这是你们店造成的问题,所以把最低消费给我免了!”

  听到这,服务员都快哭了,原本换包厢就需要预约,现在客人竟然还要求不光换包厢,而且还要免除最低消费,那要是到时候上头怪罪下来,可怎么办啊?自己一个月才多少工资啊,差价也赔不起啊!

  大堂经理在这时候走了过来,对服务员问道:“怎么回事?”

  “经理,这位女士之前没有预约,但是她现在非逼着我们给她换包厢,并且要免除最低消费……”服务员说道。

  在了解完基本情况后,经理的态度便也强硬了不少:“不好意思,这位女士,规定就是规定,请您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如果想用餐,请坐下,我们欢迎。但如果你继续胡搅蛮缠下去,那我们就只能让保安来请你去别处用餐了!”

  一品名厨什么时候缺过客人?尤其是这种闹事的,就算是赶出去,也不会影响生意。

  此时,因为张彩凤的声音过大,语气又激烈。

  已经引得周边不少客人观望过来了。

  旁边甚至还有一直在等位的客人开口问:“你到底还吃不吃?要走就赶紧吧,别浪费时间,我们坐这里。”

  这下,张彩凤更是气的直翻白眼,没想到包厢没换成,反倒还要被人给赶出去了。

  见状,张彩凤开始撒泼打滚,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地上,痛哭道:“夏建明,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老娘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嫁给你这个窝囊废?人家都要叫保安把我们给赶出去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母女三人被欺负吗,你还是个男人吗?哎哟喂,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夏建明见状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去找经理,说道:“你好经理,我叫夏建明,是xx局的副科长。刚才那是我老婆,她不太会说话,给你们添麻烦了,请你看在我的面子上,给我们换个包厢吧!”

  “哪个副科长,我认识吗?”经理轻蔑的扫了他一眼,“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一品名厨后面的老板是谁,我告诉你,别说你一个副科长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

  “我告诉你,想吃饭就赶紧给我坐下,后面还有客人呢,再敢妨碍我们做生意,我就让保安把你们全都给丢出去!”

  夏建明碰了一鼻子灰,哑口无言,灰溜溜的就退了回来。

  看夏建明也不管用了,张彩凤就更是气急败坏,她直接一屁股瘫在了地上,一哭二闹三上吊起来:

  “哎呀,这日子没法过了啊,家里的两个男人,一个比一个没用啊!看看人家,再看看咱家,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人家有个好女婿,可以去包厢吃饭,但我们家呢,就只有两个窝囊废,连饭都快吃不成了,要被人家保安给丢出去了!作孽啊,呜呜呜,你们别拦着我,我不活了!呜呜呜!”

  本来就位于餐厅的进出口,再经她这么一闹腾,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了过来,更是丢脸的不行。

  “妈,您别哭了,快起来吧!”夏鸥赶忙劝道。

  但张彩凤这种人却不听劝,反倒是蹬鼻子上脸,一有人搭理,她反而变本加厉,一边骂着,一边还把所有的怒气全都撒到了赵宇的身上:

  “都怪你,你这个窝囊废,要不是你,我至于被人家给这么欺负吗?”

  “人家的女婿都知道请丈母娘去包厢吃饭,而你呢?这么一张小破桌子就把我给打发了?我还真是命苦啊!”

  “赵宇,你这是什么眼神看着我?这一切全都是你造成的!从进门到现在,你就一直在让我丢脸!”

  “你还算是个男人吗?看到老婆和丈母娘被人欺负竟然无动于衷?你真是垃圾啊!我女儿跟着你都是在受苦,你这个靠女人养活,吃软饭的废物!”

  但是赵宇却没理她,听到这话,起身就走。

  “喂喂喂,你干嘛,翅膀硬了,说你两句就走了是不?”

  可是很快张彩凤发现:赵宇并不是想走,而是径直走向了已经跑去收银台拿对讲机,准备叫保安上来的大堂经理。

  “你爸去了都没用,你这个窝囊废干嘛去啊?”

  “就凭你,也能让经理回心转意吗,别让我们再丢人了!”

  “你要是等会被扔出去,可跟我们没关系啊!”

  张彩凤在后面气的直骂。

  而此时,夏鸥也赶紧劝道:“赵宇,你要去干嘛啊,快回来啊。”

  不过这些话赵宇都没听到,还在往那边走。

  他的想法倒是很简单,不就是三千块钱吗?要不然自己就出了这个钱吧!反正本来那钱,是准备给妹妹交学费的,可是电话里也听到了,妹妹根本就是骗自己的,这钱也就没有了价值。

  倒还不如破财消灾,免得闹出更大的麻烦来。

  “喂喂喂,保安部保安部,快点叫几个人上来,这里有泼妇在闹事,快点上来,不要影响到其他的客人!”大堂经理一边观察着这边的情况,一边就拿着对讲机喊道。

  可话音刚落,就在此时,却意外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经理顿时脸色大变,露出了惊恐万分的表情:

  “什么,老板,您说的是真的?好好好,我马上去,马上就去!”

  与此同时,赵宇走到了面前。

  他刚想开口,就看到了放下电话的大堂经理正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

  “请问您是赵宇先生是吗?对不起啊,实在抱歉,刚才有所怠慢,是我的服务态度不好,小店特地为你们准备了本店最高规格的天字号包厢赔罪!”

  说完,经理又赶紧一路小跑到了张彩凤等人的面前,憨笑着脸,赔礼道歉,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