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章 死到临头还不改
声名狼藉大先生2019-08-01 19:394,561

  赵宇知道钱小佳现在八成已经崩溃了,千万家产只用了一个小时就给干没了,之前还是豪气冲天,开着宝马车的富二代呢,转眼之间,就成了负债累累的穷光蛋了,这种落差谁能受得了?

  这种处境赵宇在两年前家里破产的时候经历过,他深知这其中的滋味那是相当的不好受的:

  之前那些称兄道弟,义薄云天的朋友们,在你有钱时全都舔巴着脸上来,蹭吃蹭喝,前呼后拥的叫你大哥,叫你老板少爷,可是当你落难了,就全都跑没影了,不光是嫌弃你,避之不及,甚至人人都恨不得在你头上踹一脚,让你万劫不复。

  这种人间疾苦和世态的炎凉,谁能受得了呢?

  怪不得有人说想要杀死一个有钱人,不是夺走他的生命,而是剥夺他所有的财富,让他变成穷光蛋,生不如死!这种巨大的落差感,直接就把钱小佳给打垮了!

  尤其是当钱小佳看到我们全都来感谢他,关心他的时候,脸上又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赵宇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他那一脸的败相了!

  钱小佳啊钱小佳,谁让你瞎了眼,竟然敢打夏鸥的主意!她是我老婆,你就相当于惹了我,惹上了整个南都赵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做人!

  而张彩凤在听到了这个提议后,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对于她来说,当面感谢贵少,跟他拉近关系是一方面,而更重要的一方面是,这一次去三元酒楼吃饭,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碰到酒楼的老板,就是钱小佳的爸爸啊!

  哎呀,那可是真正的有钱人,富一代啊,而且他还很有希望成为未来的亲家!

  三年前,自己选择赵宇那个窝囊废的遗憾,现如今终于有机会能弥补回来了!

  至于赵宇嘛,现在房子已经弄到手了,拆迁款也已经到位了,理论上他跟夏鸥已经不需要离婚了,不过事在人为嘛……接下来就是看钱家的诚意了,如果彩礼钱能给的足够多的话,我就找沈阿姨想个办法,把这废物给赶走就是,当然一定要净身出户啊,省得他狮子大开口,分我们家的财产!

  直到现在,张彩凤还是做着要钓上钱小佳这个乘龙快婿的美梦。

  约定好后,众人便叫上了夏鸥,四个人一起前往了三元酒楼,准备好好的给钱小佳道谢。

  ……

  而此时,三元酒楼内,钱家这边的状况却相当的不好。

  经历了之前一下午卫生局,消防以及工商等部门的突击检查,酒楼被检查出了大量的问题,营业执照已经被吊销了,前来用餐的客人们知道此事后也纷纷取消了之前的预订。

  现在的酒楼里,冷冷清清的,除了几个闲的无聊,在等着结算工资的服务员和厨师,就没有其他人了,基本上已经处于了停业状态。

  再加上陈甲三陈老板要收回地皮,供货商们纷纷解约,索要之前欠下的货款,还有银行税务局要来查账……这一系列的打击下来,钱大强已经心力憔悴,感到十分的绝望。

  “妈的,真是作孽啊!老子辛辛苦苦二十年打拼下来的家产啊,没了,全都没了!那个畜生,到底招惹了什么人啊!完了,这回全完了!”

  想到这里,钱大强一时情绪不对,气火攻心,他受不了这个刺激,便直接跑到厨房里,拧开煤气准备自杀了。

  幸好有几个厨师发现情况不对劲,及时撞门进来,将他给抢救了过来。

  等钱小佳闻讯赶来的时候,钱大强已经瘫软在地,只剩下半条命了,他面如死灰,颓废的不行,全然已经没有了之前身为酒楼老板的威风样子。

  “爸,爸……”

  钱小佳嘴里叫了两声,原本在电话里他还不相信,可是赶来一看,他也傻眼了,张大了嘴巴,震惊的不行。

  直到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父亲就这么完了。

  这时候,厨房外面进来了一个服务员,看了眼瘫在地上的钱大强后,便走到了钱小佳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禀报道:

  “钱少,外面有几个客人嚷嚷着要进来吃饭,您看这……”

  钱小佳白了她一眼,“什么记性?刚才我进门的时候不是都跟你们说过了吗?今天酒楼有一些突发状况,暂停一切营业,谁都不准进来!”

  服务员苦着脸说道,“我说了,可是对方执意要进来吃饭,他们还说认识您,跟您关系很熟……”

  “认识我?谁啊?”钱小佳诧异起来。

  “看着脸生,好像不是咱们家的常客,不过他们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个叫赵宇,还有一个叫张彩凤……”服务员接着说道。

  听到这,钱小佳瞬间就暴怒起来,他猛拍了一下桌子。

  “妈的,赵宇,你他妈欺人太甚了!你已经把老子给整的这么惨了,你还想怎么样?还想带着一大家子人来看我的笑话吗!我草你妈的!”

  原先家里出事的时候,钱小佳虽然猜到这事有可能跟赵宇有关了,可是赵宇不过就是一个该死的窝囊废,他又怎么可能会跟陈甲三那种级别的大人物扯上关系呢?

  但是现在一看,这事肯定就是他干的,至少,他肯定在里面推波助澜了!

  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凑巧,刚好趁着我家里出事就带着一家人来吃饭呢?明摆着就是来挑衅,来看我的笑话的!

  想到这,钱小佳怒从心中起。

  “来啊,把手机给我拿来,我要给天哥打电话,让他现在就过来废了这小子!”

  “赵宇啊赵宇,我一百万都花了,老子就是倾家荡产,今天也要弄死你!”

  ……

  此时,三元酒楼的前厅。

  “哎,彩凤啊,赵宇,咱们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是钱家开的那个三元酒楼吗?”夏建明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厅诧异道。

  “我可听说了啊,这钱小佳家里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好歹也是个餐饮大户啊,他们钱家在咱们南都餐饮界里也是小有名气的,我们单位不少人,包括我们领导都常常来三元酒楼吃饭呢,听说这里的菜品可相当的不错啊!”

  “以往都是门庭若市,吃顿饭要排好长的队呢,但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冷清了?”

  听到这,夏鸥也点点头,“是啊,我刚才在大众点评上面看到,这三元酒楼今天晚上的位置已经全部预订完了,怎么一个客人都没有过来啊?”

  “我们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不会啊,是这里啊,春熙路22号,没错啊?”

  就在众人站在那,疑惑的不行的时候,赵宇倒是心里有数,他笑了笑,说道:“唉,我看啊,怕是家里破产了吧!亏心钱赚多了,亏心事做尽了,现在报应来了!”

  “人啊,就是这样,你风光的时候愿意来捧你的臭脚,一旦你落难了,唯恐避之不及,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赵宇,你胡说什么呢!”这时候,张彩凤瞪了他一眼,“你看这酒楼修的多气派啊,这大厅里的装潢,你看看这屋顶这柱子,还有这吊灯,怎么可能破产呢?估计是我们来早了,人家还没到吃饭时间呢!”

  都六点多了,还早?张彩凤也确实够会自欺欺人的。

  “而且,你也不看看,人家贵少家里那是什么家底啊?千万家产呢,刚才下午的时候还好好的,我还看到他开着宝马车过来呢,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

  “赵宇,你这人怎么就这么恶心呢,见不得人家好是不是?别以为你开一辆租来的保时捷卡宴就了不起了,那又不是你的车,有本事你买一辆试试啊!也别说保时捷了,你买宝马也行啊!”

  “你这个废物,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你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等会见了贵少可给我把嘴巴闭上,别乱说话啊!”

  “来来来,夏鸥,你挨着我站,等会贵少来了,让他能第一眼见到你……哎,我不是让你穿裙子来的吗,你怎么没换衣服,穿着工作服就来了?”

  就在张彩凤一通叽叽喳喳的时候,钱小佳来了。

  他早已经没了之前的神气和得意,反倒是一脸的憔悴。

  看样子,家里破产对他的打击确实是毁灭性的。

  不过,等他看到赵宇的时候,不由得怒从心中起,眼珠子都瞪的圆滚滚的,想要吃人,不过他忍住了,因为他在等,等着吴法天过来。

  “哎哟,小佳,你可算是来了!今天拆迁的事情我可要好好谢谢你啊,你可帮了我们家大忙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别的话什么也别说了,今天这顿算我的,我请客!还有,等会喝酒的时候,我可要好好敬你一杯啊!”张彩凤上去一把就拉住了钱小佳的手,亲热的说道。

  那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是见到了失散多年的至亲一样开心。

  “对了啊,小佳,你爸在不在啊?我没别的意思啊,我只是觉得今天这件事,除了你之外,你爸肯定也付出了不小的努力吧?所以如果他在的话,就让他有空也出来喝一杯吧,我想当面好好谢谢他!”张彩凤继续说道,毕竟她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未来的亲家公。

  听到这,赵宇都忍不住的要笑出声了,心说是啊,这钱小佳的爸爸钱大强肯定是付出了不小的努力啊,为了这事,他连千万家产,二十年辛苦打拼下来的基业都给送进去了,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当然值得我们好好感谢他了!

  于是,赵宇便也跟着鼓动道:“是啊,小佳,叔叔当初跟我爸关系也不错,这一次还帮了我们家这么大的忙,我作为晚辈的,理应敬他一杯酒,好好感谢他,你赶快叫他出来吧!”

  听到这里,钱小佳气的要死,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赵宇看,恨不得现在就把他给生吞活剥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好,好……我去问问我爸,他今天可能比较忙……”

  “忙?可我怎么看到大厅里冷冷清清的,一个客人都没有啊?”赵宇笑着追问道。

  钱小佳虽然脸色难看,但还是很装逼的说道:“啊,是这样的,今天有一个两百人的旅游团订桌,外面给包场了,不过路上大巴车误点了,人没还没来,估计一会就到了。”

  “这样吧,你们先去包厢吧,我让服务员拿来菜单,想吃什么你们随便点啊,我去后厨问问我爸。”

  说完,钱小佳便找借口赶紧开溜了。

  而赵宇则看着他的背影,眯着笑,心说:行啊,装,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今天晚上一定要叫你原形毕露!

  这时候,匆忙跑进厨房的路上,中途钱小佳还给吴法天打了一个电话,确定了一下他们具体还有多久能过来。

  然后,他就走到了瘫坐在地上的钱大强面前,在耳边轻轻的说道:

  “爸,咱们家的仇人找到了!”

  果然,一听这段,钱大强脸上瞬间恢复了血色。

  他瞪大了眼睛,“谁,是谁?!”

  钱小佳便继续说道:“爸,你还记得那个做建材生意的赵枫林吗?”

  钱大强点点头,“记得啊,三年前,你和他儿子赵宇同时喜欢上了一个叫夏鸥的姑娘,两家就拼着出彩礼,本来你都快胜出了,结果赵枫林突然给他儿子出了双倍的彩礼,半路给截胡了,为这事我们俩在生意上没少发生冲突,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两家就结下梁子了。”

  “可是,他们家不是两年前就已经破产了吗?我记得赵枫林跟他老婆都已经死了啊?”

  钱小佳嗯了一声,“是的,没错,可是他们还留下了一个孽种赵宇,就是他,把我们家给搞破产的!”

  “但是具体我也不知道他耍的什么手段,不过我上次可看到赵宇跟一品名厨的那个经理关系不错,可能是经理跑到了陈老板面前说了我们的坏话。而且,我们家的酒楼树大招风,有其他的竞争对手支持他们,联合想要搞死我们也说不定啊!”

  听到这,钱大强蹭的就从地上怒起。

  太阳穴的青筋暴出,他愤怒的脸都涨红了。

  “我靠,他妈的,这狗b东西,老子一辈子的基业啊!这次他把咱们家给折腾的这么惨,我绝对不会饶了他!”

  钱大强接着问,“今天就他们一桌吃饭是吗?”

  钱小佳点点头,“是的,我让服务员给带去3号包厢了。”

  “好,清空场地,只留下几个心腹,其他不相干的服务员和厨师全部都赶走!”

  “来啊,儿子,去那边的柜子里,把我珍藏的多年的XO拿出来,我要去给他们敬酒!”

  “啊?敬酒?爸,你没事吧?”钱小佳诧异道。

  可钱大强的脸上却露出了坏笑,“你小子懂个屁啊,这里面我放了老鼠药,嘿嘿嘿,今天他死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穷女婿继承千亿遗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