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伯埋尸
灵异13号2019-08-01 19:363,280

  憨子哥去世,对我大伯打击不小,而之后我大娘的去世,更是让他彻底跌入了低谷。期间我去看过他,他满脸胡茬,消瘦了好几圈儿。我问他话,他也不吭声,只是一口一口的闷酒跟着灌。

  我当时劝他,但怎么说都没用,他说,他都这样了,活着也没什么意义,让我不用管他。

  所以,此时看到大伯站在村口,我有些意外。

  在看到我之后,大伯立刻迎了上来。

  大伯接连出事到现在时间也并不算长,但他就已经消瘦的可怕,他颧骨凸出,胡茬子上还沾着酒水,一身酒气,手里衔着半支烟都拿不稳,手在不断的颤抖。

  “一娃,老坟坡可不能卖!”大伯说话有气无力。

  其实,我基本上能够猜到,大伯在村口等我,要说的事情就是这个。仔细一想,难道,我大伯知道老坟坡的秘密,我立刻问他,他却摇头说不知道什么秘密,说我大娘和憨子哥才下葬没多久,生坟动不得。

  我告诉我大伯,我回来就是为了这事,不过,现在我这里也没什么头绪,毕竟村里人那么多,要是连大部分林家人都同意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们卖掉老坟坡。毕竟,那老坟坡也不是我们一家独有的。

  我大伯听完之后,深深地抽了一口,再扔掉那半支烟,说:“一娃,这事你别管,交给我就行了……记住,照顾好你爷爷!”

  大伯说完就走,他路都走不稳,怎么阻止他们?

  “大伯,你准备咋办?”我问。

  大伯没有回头,他摆了摆手,说:“我有我的法子,要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想要追上去问他,可是,我也知道,根本就问不出来。因为大伯这人我了解,非常的闷,他不想说的事情,除非我大娘,否则谁都问不出来。

  等大伯走远,我和二胖去了村大队院那边。我一路上都在想,大伯的法子到底是什么?就凭他一个人,他不是我爷爷那种人,真能搞定?

  大队院里,不少人都已经在签字摁手印了。

  马卫国在那边,洋洋得意的,看到我过去,马卫国立刻过来,说:“哎呀,一娃子来了啊,你看咱们村这么多年,总算是迎来了一件大喜事。我刚还在找你呢,大家都已经签字画押了,就剩你家了,来来来,大块大块儿的金子,躺赚!”

  “这种断子绝孙的事你也能干出来?”我瞪着马卫国,反问了一句。

  马卫国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

  不过,半分钟后,他立刻又换上一副笑脸,继续道:“哈哈……能理解,能理解,毕竟你爷爷是个老封建,你跟着他耳濡目染,怕这种事,也情有可原。”

  “我堂嫂的事才过去几天,你忘了?你想把全村的人都害死吗?”我继续问,村民们把目光都投向了我这边,显然他们也是顾虑这个的。毕竟,有命拿钱得有命花才行。

  “林一,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这么大师道爷在此,你堂嫂的事屁都不算!”马卫国怒了。

  我没理会马卫国,朝屋子里扫了一眼。那边屋里坐着很多道士,他们都穿着灰黑色的道袍,桌子上是各种坚果,核桃花生瓜子什么都有,果壳儿丢了一地,乱七八糟的。我瞅过去的时候,有几个道士也瞅了我一眼,目光相接,我看到他们一个个都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这跟我见到青衣观主的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认为,道人该有道人的气质,这些道士,怕不是什么正经人,估计就是一帮假道士。

  “哼,不过是一帮骗子!”我道。

  没想到,这话一下子把马卫国给激怒了,他冲我吼道:“你说啥呢?道爷们出的价钱,已经够我们村每家每户吃喝一辈子了!”

  其实,马卫国这话不假,毕竟我也看到了,只要有人签字画押,就可以领到两块儿小孩子拳头般大小的金元宝。

  金灿灿的,确实很诱人。

  不过,我也注意到,那些签字画押的纸,用的都是黄表纸,这让我感觉有些奇怪。

  这时,我想起王神婆的话,我认为她不可能骗我,她说过,迁坟会害死所有的村民,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既然没有办法说服他们,就只有想办法上去阻止。我跟二胖使了个眼色,俩人直接冲上去,去抢那些黄表纸协议书。

  可惜,马卫国手下的人不少,一下子就把我们俩给控制了下来。马卫国一把揪住我的领口,二话不说,一拳头就要砸下来。

  可拳头就要砸在我身上的时候,有一个人出现在我面前,替我挡了下来。

  马卫国的一拳头特别狠,砸在我大伯的嘴角,嘭地一声,大伯一个踉跄。大伯抬手擦了一把,有鲜血渗出来。不过,他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说道:“马队长,他们年轻人年轻气盛,不太懂事,您别跟他计较。迁坟的事,我们家都同意,都同意,您放心,我等下就去签字画押!”

  “大伯!”

  “闭嘴!”大伯回头,瞪了我一眼,神色极其复杂。

  随后,我大伯果然去画了押,摁了手印,还领了两个金元宝,揣进了自己的兜里,理都没再理会我就走了。

  除此之外,更让我想不通的是,村子里有不少姓林的,特别是一些年龄大的,马卫国自己搞不定,他们都不同意迁坟,我大伯竟一家一家的开始游说,说服他们去摁手印画押答应迁坟。

  或者软磨硬泡,或者送米送油送钱,各种手段无不用其极。那些原本都不答应迁坟的,竟然在三天之内,全都被我大伯给搞定了下来。

  我去找我大伯说事,大伯也不见我。

  期间,他还去了一趟镇上,买了新衣服,新鞋,打扮的人模狗样儿的。这让我感觉,大伯似乎已经变了,他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他了。

  大伯做的事情,是帮马卫国解决了心头之难。马卫国很高兴,甚至还在村委喇叭上宣布,给我大伯安了一个先进标兵的称号,甚至,还给了大伯一笔不菲的奖金。

  张榜表彰,这次迁坟大计,造福村里,我大伯头功!

  之后一日下午,我在村口半路撞见了大伯,他扛着个大袋子和一把锄头。我想着再劝劝他,可他冷笑一声,说让我不用白费力气。我问他当时不是说坟不能迁,还让我把事情交给他办吗?他现在为什么要那么做?

  大伯却还是笑了笑说,人都没了,时间一长不过是一把黄土,死了的人给活人谋一把外财,也算是尽了最后的作用,否则占着老坟坡,有什么用?

  我没想到大伯会这么说,很气愤,也很无语。

  以前我大伯是多么一老实稳重的人,突然间变成了这样,我真的是无法接受。我在想,他是不是经历了什么,或者,马卫国暗地里威胁了他?

  可是,我怎么问他,他都不说。他还说他是自愿的,人活着都得活的洒脱,他前半辈子被人管着,活的憋屈,像条狗,后半辈子他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活,他要活的快活。

  对此,我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他肩膀上的袋子非常沉,也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我问他,他说没什么。大伯走了之后,我和二胖假装回去,然后,又绕路悄悄地跟上我大伯。跟着大伯,一直朝偏僻的山里走了四五里地,到了一处罕有人至的山林。

  他朝周围瞅了一圈儿,才把袋子放下来,在树林里挖了个大坑,将沉甸甸的大麻袋给埋了下去。

  埋完之后,他又默默地说了几句什么话,我和二胖距离太远,也根本就听不清楚。等我大伯走远了之后,我和二胖过去,准备把那大坑给挖开。

  二胖有些怕了,他说:“老大,你大伯不会杀人了吧,这里边会不会是死人?”

  他的话说得我也有些心慌,毕竟我也有这种怀疑。扛着麻袋,找一个偏僻的地方埋下,这太符合杀人毁证的做法。

  我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说:“管他是啥,先打开看看再说。”

  当麻袋打开的时候,我都愣住了。

  “我操……咋都他娘的是……”二胖语塞,根本说不下。

  袋子里装的根本不是死人,而是一大堆猫的尸体。这么多猫的尸体,少说有几十只,恐怕我们整个老界岭村的猫,已经全都在这里了吧?

  那些猫,大都死的很惨,二胖多看了几眼,就蹲在一边干呕了起来。我立刻把麻袋封了起来,重新把土坑埋好。

  大伯为什么要弄死村子里所有的猫?

  这也太诡异了。

  二胖干呕之后,似乎一直在琢磨着什么,我问他,他又考虑了一下,说道:“老大,你有没有想到,啥东西最怕猫?”

  这想都不用想,我道:“当然是老鼠。”

  “对,老大。整个村子里的猫全都被弄死,对于村里老鼠来说,那是天大的好事。要是照这么说,你大伯这么做,是帮了咱村里的老鼠!”这是二胖的推理,听起来好像完全不着边际,却又好像有所指。

  “老大,你有没有感觉,来咱们村的那些道士不对劲啊?”二胖又问了一句。

  二胖这么说一说,我也有同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