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鼠目寸光
灵异13号2019-08-01 19:363,248

  “住手!”

  看到这里,我再也藏不住了,一声喝止。

  那灰袍道士一顿,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扭头看向我。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狞笑,说道:“小伙子,是你,贫道正要找你呢!”

  毛豆显然被吓到了,他蹲在地上,连哭都不敢哭,整个人瑟瑟发抖。我立刻冲过去,把毛豆给抱起来,护在自己的怀里。

  那灰袍道士看到这个,脸上的笑更加狰狞了,他那笑声,十分尖利刺耳,听得人头皮发麻。

  我也不管这灰袍道士,抱着毛豆就跑。

  “小伙子,你以为你真能跑得掉?”灰袍道士在后边说道。

  果然,我刚跑出去四五米远,另外一边的草丛里,也走出来两个灰袍道士。这些灰袍道士长得都差不多,都是那种尖脸龅牙的形象,脸上灰黑色的褶子皮松松垮垮,毛发稀疏,丑陋不堪。

  见我朝它们那边冲过去,那两个灰袍道士立刻举起了利爪,那灰黑色的指甲,如同黑色的刀片一般,看上去十分的锋利,在夜色下,寒光幽幽。

  看来,这条路上应该就是它们专门给我设置的陷阱,毛豆只是个诱饵。

  我一手抱着毛豆,一手伸向口袋里边。

  王神婆给我的十张符,还一张未用。

  “毛豆,抱紧哥哥!”我道,毛豆死死的拦着我的脖子,我这才得以腾开双手,朝那两个灰袍道士走去。

  爷爷讲过,无论啥东西,只要是条命,后脑和眉心都是命门。所以,我想要干掉这两个灰袍道士,就必须一击即中其眉心才行。

  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

  我带着两张符,朝着那两个灰袍道士就冲了过去。然而,当我冲过去的时候,那灰色的大袍子突然开始收缩,哧溜一声,我竟只是把两张黄符贴在了灰袍子上。灰袍子被烫开了两个洞,符毁了,却并没有能够伤到两个灰袍道士。

  这样抱着毛豆,实在不方便,我将他背在后背上。

  这样,他只要抱紧我,就不会掉下去,我的行动也会更加方便一些。刚才丢掉袍子的道士,嗖地一声,出现在另外一边,它们一声狞笑,朝着我再次冲了过来。

  我随手再抽出两张黄符,准备出手,却不料,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

  一时间,我根本就上不来气。

  而后,那诡异的笑声很近,怕是之前那个拦路的黑袍道士,追了上来,从后边袭击了我。我反手想要将黄符一把冲后边贴过去,却发现,前边的两个灰袍道士已经以自己的灰袍,将我的手给死死缠住了。

  它们的力道很强,我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先给他灌一碗汤,他就老实了!”其中一个灰袍道士说道。

  另外一个灰袍道士立刻从它宽大的袖口之中拿出了一个碗,那正是一碗功德汤,热气腾腾。

  它过来,一手捏住我的下巴。

  我的嘴不受控制的张开,紧接着,它将那一碗汤冲我灌下。

  可就在那碗汤要被灌入我口中的时候,远处竟突然传来叫卖声。

  “换剪子,换刀把,换好菜刀,好剪刀,针线头绳洋胰子,洋火糖果烟嘴子,有啥换啥,要啥换啥……”

  伴随而来的是一阵阴风,阴风袭来,天空中散落下来些许圆形方孔的白纸阴阳钱。视线里一阵迷离,周围的路也开始变了,变成了一条土路,两边枯草丛生。远处,阴雾弥漫,一条身影挑着一个担子,晃晃悠悠,朝着这边走来。

  我一愣,没想到这时候货郎担竟来了?

  青衣观主说过,货郎担要十天半月才能再出,这才过去了五天,他怎么就又出现了?而且,他的出现,还是在这种节骨眼上。

  他要是一路去了我家,恐怕我爷爷的命就不保了。

  一时间,我心乱如麻,甚至都忘记了此时我自己的危险处境。

  不过,看到这一幕,愣住的不止是我,还有那想要给我灌汤喝的灰袍道士。片刻愣神之后,它们似乎觉得情形不对,拖着我,扭头就跑。

  然而,货郎担的速度,显然更快一些。

  他肩膀上虽然挑着担子,但是,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出现在了我们前面。担子往那儿一放,他挡住了去路,提了一下斗笠的帽檐,露出一张黑青黑青的脸,再挂上一丝诡异无比的笑,他说道:“阳关大道你们不走,如今偏走我的阴阳路,既然走上了阴阳路,你们以为,还有从这里走出去的可能吗?”

  这时,那灰袍道士也是冷冷一笑,说道:“你走你的阴阳路,我走我的阳间小道,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此事,你插手不得!”

  然而,这句话却好像一下子激怒了货郎担,他怒道:“你们也不看看你们手上拿的是谁,也敢说,井水不犯河水?”

  货郎担的怒气一起,周围立刻阴风肆虐,纸钱漫天飞舞,枯黄杂草呜呜作响。

  “不过一乡间小儿!”灰袍道士说。

  “真是鼠目寸光!这个乡间小儿可并非一般人,就是他,害我削减功德,还蹲了几天大狱,毁了我的名声。若不是我恳请下边的戴罪立功,我现在还被囚禁呢!”货郎担说这话的时候瞪着我,暴怒不已,脸上青筋都已经起来了,看来,他应该是被青衣观主给骗了。

  也不知道青衣观主给了他什么,坑得货郎担回了阴间,受了责罚,也怪不得青衣观主会说,货郎担十天半月不会再出,原来是货郎担被坑的蹲了大狱。

  不过,恐怕青衣观主也没有想到,货郎担竟然能够争取到戴罪立功的机会,提前出来了。

  我只能自认倒霉,灰袍道士要捉我,货郎担现在又来,想要我的命,我这还有活路吗?我一个人,都不够分的。

  一时间,我都有些绝望了。

  听货郎担一说,那些灰袍道士一下子就笑了,它说:“真没想到,咱们素不相识,竟然不谋而合。”

  “此话怎讲?”货郎担冷冷地问。

  “既然这乡间小儿是你的仇人,那咱们就是朋友啊!你想要拿他报仇,我们可以帮您啊,我们现在捉他,就是要拿他去熬汤。一旦他肉酥骨烂,您的大仇岂不是就得报了吗?”灰袍道士说道。

  我心说完蛋,也不知道王神婆什么时候能来,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她能来救我。

  然而,货郎担却突然仰天笑了起来,这笑声,阴森无比。

  “大人,您说小的这样给您报仇,是不是能消了您的心头只恨呢?”那灰袍道士把脸伸过去,一脸讨好的说道。

  可是,货郎担的笑,在持续了一阵子之后,戛然而止。

  我看到,突然之间,他的目光之后爆出几分精光,电光火石之间,他伸手一巴掌抽在灰袍道士的脸上。

  这一巴掌,力道极强,我都看到那灰袍道士的脸都变了形。同时,还听到一声惨烈的“吱吱”声,那灰袍道士就已经倒飞出去了四五米远。它重重地摔在地上,时不时的抽动几下,巨大的灰色道袍,一点点瘪了下去。

  一只如同小猫般大小的老鼠,从那灰袍当中踉踉跄跄的爬出来,爬了几步,就爬不动,没了动静。

  “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杂碎,也敢谈与本大人为伍!”货郎担说道。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是惊呆了。

  我此前只是猜测,这货郎担是个鬼差,会勾人魂魄,可从未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一巴掌下去,直接把那灰袍道士给抽死了。

  剩下那两个灰袍道士,见情形不对,也是一缩,那宽大的道袍立刻瘪了下去,两只老鼠从底下想要逃窜。

  不过,那货郎担则是露出一个邪笑,从挑子里抽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两刀下去,砰砰两声,就将那两只老鼠给斩成了两段。

  “这村子里的猫都哪去了,竟让老鼠如此横行?”货郎担反问了一句。

  此时的我,已经完全被这货郎担给震慑住了,他的问话,我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那么恨我,恐怕今晚,我比那老鼠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果然,货郎担一回头,看向了我。

  他目光之中,带着一种让人窒息的精光,我不由得后退。

  还有我背上的毛豆,也吓得呜呜哭了起来,他也不敢大声哭,紧紧地贴着我的脖子。

  “大哥哥,我害怕!”毛豆发着抖说。

  “毛豆别怕,那位叔叔不会害你!”我微微回头,对毛豆说了一句,然后,鼓足了勇气,又对货郎担说:“不管怎么着,这事跟这个孩子都没有任何关系,你放了他,我自己随你处置!”

  货郎担没有说话,还是死死地盯着我,盯得我后背发寒,我脚下挪出去几步之后,浑身竟然动弹不得。我咬着牙,稳住心神,对毛豆说:“毛豆,那位叔叔不会害你,你下来,自己快走,去找你二胖哥哥!”

  “不,我不走,我怕……”毛豆哭着说。

  货郎担步步逼近,他握着菜刀的手,也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周围阴风四起,突然间,他举起菜刀,目光之中精光再是一闪,菜刀冲着我的脖子便斩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