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堂诡秘
灵异13号2019-12-11 18:353,055

  爷爷的话,叫我有些担心。

  不过,这种事情,我不懂,更不知道该怎么跟爷爷说。

  傍晚,爷爷喊我,让我去他屋里找个戒尺,等下他要出去一趟。爷爷所说的戒尺我知道,他向我炫耀过,据说是正宗的雷击枣木制成的,是当年那个化符水救我命的道士留给他傍身用的,是件正统的道门法器。上边还刻有一些晦涩难懂的纹路,据说,这把戒尺能够克邪驱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爷爷出去办事儿都会带着。

  平日里,爷爷都当宝贝似的收着,今儿个我一进屋,竟瞅见那把戒尺放在屋里的床头柜上。

  我拿了戒尺,准备出去给爷爷送过去,却不料想,身后的屋门咣当一声,被关上了。

  紧接着,就是咔哒一声,门被锁了起来,我连忙问:“爷爷,你干啥呢?”

  “好好在家待着,别问那么多。”

  爷爷说完,就出门去了,连大门也从外边锁了起来。

  我喊他,他也不回应。

  从小我被锁在屋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就习惯了,倒也没多想,心里只希望爷爷这趟出去,能够平安无事的回来。

  坐在床边,无聊的翻看起爷爷床头的一些老旧书籍。这些书籍被翻的发黄发毛,内容都是些晦涩难懂的,我根本看不懂,就给丢在了一边。

  院墙外头,有片小竹林。

  夜风摩挲,竹林哗哗作响,这让夜晚显得有些凄凉,不知不觉中,我突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听见,外边大门口好像有啥动静。

  站起来,朝那边看去,我瞅见大门已经被打开,本以为是我爷爷回来了,可外边并没有一个人。

  空荡荡的门口,有微薄的夜雾涌动,除了外边漆黑一片,别的啥都没有。

  没瞅见我爷爷回来,来的是谁?

  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一把将床头柜上的戒尺给揪过来,紧紧地握在手中。

  这时。

  院里似有脚步声,却看不到有人。

  我屏住呼吸,悄悄靠近窗户,往外边看。就在这时,冷不丁的,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张满是褶子的老脸。

  一只眼睛泛红,一只眼睛深陷,发紫发青,怪异无比。

  我吓得连连后退,差点儿惊叫出来,随即,认出那张脸又愤怒不已,冲着外边那人吼道:“去你大爷的,你干啥呢?”

  一声怒吼,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一娃子,开个门,马爷爷有话跟你聊聊。”那张老脸一边说,一边还往窗户上贴了来,一只眼睛溜溜的往屋里瞅。

  “我没话跟你聊,你赶紧滚!”我对他没一点儿好感,保不齐,憨子哥就是被这老家伙给害死的。

  马瘸子一声冷笑,一声叹气:“你都快被林天健给害死了,还不自知?”

  林天健是我爷爷的名字,这话我不能接受,怒道:“滚你大爷的,少在这儿放屁!”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容任何人污蔑他。

  “哎哟,一娃子别激动,我知道你为啥不相信我。你不就是觉得,那林栓子是我害死的吗?”马瘸子说,他口中那林栓子就是我堂哥的全名。

  “不是你,晚上你去我堂嫂灵堂干啥?”我反问。

  马瘸子僵硬一笑,说:“我都说了,我去那儿是为了救你。要是我不去,你早就被你爷爷给害死了!”

  不等我说话,那马瘸子立刻又补充了一句:“一娃子,你还真别不信我说的话。我可是有凭有据的,要是不信,你可以去你爷爷的神堂里看看,那儿自然有你要找的答案。”

  农村的老仙儿家里,大多都会有这种神堂。里边主要供奉着一些神灵仙家,当然,大多不是什么正神,以一些不入流的野路子,偏门邪神居多。

  至于爷爷这屋里供奉的东西,我也不晓得是哪路。那神灵牌位跟林家祖先的牌位挨着,总是被一块儿黑布盖着。

  马瘸子说完,便不再吭声了。

  过了会儿,外边没了动静,我再瞧了瞧,没瞅见他。

  走了?

  说实在的,马瘸子的话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虽然不敢相信,更不愿意相信,但好奇心让我还是走进了爷爷的神堂。

  爷爷的神堂,在他卧室靠里的地方,那个屋子,没有窗户。平日里,他是不会让别人进的,此时,屋门紧锁。

  爷爷习惯把钥匙放在门框上边,我过去一摸,果然在那儿。

  一开门,里边一阵阴冷的风,扑面而来。

  我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而当我开灯之后,眼前的一幕,吓得我一声惨叫。

  我看到,有个人挂在房顶上,脸色惨白,舌头伸得老长,跟吊死鬼差不多。不过还早,仔细一看,发现是个纸人。爷爷常年给人办白事,纸扎人的功力也十分了得,他手上出来的纸人惟妙惟肖。所以,当我看到这个纸人的时候,差点儿看错,以为是活人,甚至,还想到了憨子哥。

  因为,纸人脸上的那种憨傻的感觉,跟憨子哥实在太像了。另外,在纸人的后背上,写着八个血字,字迹诡异,我根本看不懂。

  马瘸子要让我看的,一定就是这个。

  “不用怀疑了,就是这个。纸人后背上的血字,就是林栓子的生辰八字,这是害人的邪术。林天健的神堂里有这个,我不用说,你也应该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林栓子!”外边冷不丁的又传来了马瘸子的声音。

  马瘸子的意思显而易见,是爷爷用邪术咒死了憨子哥,他的死并非堂嫂的报复。

  这事,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更无法相信,害死憨子哥的竟是我一直以来无比敬爱的爷爷!

  不,这绝不可能!

  这种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一娃啊,我知道,对你来说,这种事情的确难以接受。但是,你记住,这个世界的真相,往往就是残酷的,也并不是你想要躲避就能够躲避的!”

  “林天健他不是你的爷爷,你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他把你养大,你以为他真把你当孙子?说到底,他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那条老命。天道轮回,二九为限,说得并不是你,而是林天健他自己,他需要一个鲜活的生命,为他挡灾,而那个人,就是他养了十八年的你……”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

  我的心,正被这一句句话给击碎,那种疼痛,难以言表。

  “你不想听,我也得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马瘸子绝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一娃,实话告诉你,其实林栓子还没有死!”

  “什么?”

  憨子哥挂在柿子树上,早就气绝身亡,取下来的时候都僵了,怎么可能没死?

  “一娃,我跟你说个方法。只要你烧掉挂在房梁上的那个纸人,就等于破了林天健的邪术,这样,你憨子哥还是有机会复活的!”马瘸子还在说。

  他的话听起来十分悬乎,就好像我听爷爷说,当年那个道士化了一碗符水给我喝,就能够救了病入膏肓的我是一样的感觉。

  堂嫂的事情,细说起来,罪不及憨子哥。

  如果真有机会救他,我绝对不可能放弃。我看了一下,旁边有火柴,划亮了一根,咬了咬牙,冲着纸人而去。

  火苗冉冉。

  可就在火柴靠近纸人的时候。

  噗嗤一阵凉风掠过,火柴熄灭。

  我再试,结果还是一样,那凉风倒是吹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刚开始我没意识到,不觉得奇怪。想着这屋不严实,夜风吹了进来。可是到后来,我察觉到,凉风,确切来说,是阴风,好像是从上边刮来的。

  下意识的瞅了一眼,我竟发现,吊在房梁上那纸扎人正在冲着我咧嘴笑。

  血红的嘴唇,僵硬的上扬……

  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我拔腿就跑,爷爷的神堂里,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冲到爷爷的卧室里,我紧紧地抓住那柄戒尺,好在爷爷神堂那边,并没有更多的动静。不过,此时我倒是听到院里有动静,扫了一眼,我瞅见俩人在院里厮打,其中一个腿脚不利索,另外一个,太熟悉了,正是我爷爷。

  爷爷手里边有斧头,一斧头就砸在了马瘸子的后背上。一声闷哼,马瘸子应声倒地。冷笑一声,爷爷又提着斧头,朝着我在这屋的方向走来。

  月黑头。

  爷爷的脸,漆黑一片。

  冰冷的斧头,散发着森森的寒光。

  我看不清爷爷的表情,只能感觉到阴森恐怖压迫,让我一时间不敢喘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