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恐怖婚约
灵异13号2019-08-01 19:363,527

  我以为我听错了,就问:“啥,谁的定亲聘礼?”

  “你没听错,这是你的定亲聘礼。”

  王神婆说着,还把那个红木匣子朝我推了过来,我都愣住了,那王神婆又说:“怎么,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刚说完的话,就不作数了,不是做啥都行吗?”

  “你若不想救林天健,我也不会勉强,反正他是你的爷爷,跟我又没什么关系!”王神婆又补充了一句,作势要把这红木匣子给收起来。

  我立刻摁住木匣子。

  “等一下。”

  其实,我是还没有搞明白,王神婆她究竟要做什么。在农村,娶媳妇不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像我们老界岭村这种穷乡僻壤的山旮旯里,本村的女孩都还想着嫁出去,外边的女孩没谁想嫁进来的,所以,当时憨子哥结婚的时候,堂嫂人长得漂亮,才会在我们村引起那么大的轰动,那些一开始说坏话的,大多都是羡慕嫉妒恨。

  既然这东西是定亲聘礼,王神婆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她要给我说门亲事。如果能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又能救了我爷爷,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天底下能有这样的好事?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王神婆的确是我奶奶,她只是嘴上不承认而已,她还是心疼自己孙儿的。

  脑海里的这些思绪快速流淌而过,我问:“王婆婆,您的意思是要帮我说门亲事,然后,就能救我爷爷?”

  “没错!”王神婆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还以为,我理解错了,没想到王神婆竟真的是这个意思,我又问:“那……能不能跟我说说,她是谁家的姑娘,人咋样?”

  王神婆见我问这个,嘴角露出一丝非常微妙的笑意,她说:“那姑娘姓叶,闺名二字未央,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那绝对都是一流的。不夸张的说,咱们这十里八村的,没一个能跟她相提并论。”

  叶未央,名字挺好听的。

  不过,王神婆说这话也未免太夸张了,还十里八村的没人能跟她相提并论,村里的媒婆都没她这般巧舌如簧的。

  似乎见我不信,王神婆又说:“孩子,你还别不信,我说的,全都是真的。”

  要真长得好看,倾国倾城,还需要托人相亲?

  我估计,八成是有缺陷的那种。

  当然,这事我还是得先应承下来,先想办法救了我爷爷,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论。打着这个算盘,我把木匣子塞进裤兜,说:“行,那我的终身大事,就拜托王婆婆了。就是……我爷爷他现在情况紧急,您能不能先救他?您放心,您说的婚事,无论对方她是哑巴还是憨子,只要您能救了我爷爷,我都认!”

  王神婆看着我,又是一笑,说:“你放心,她既不是哑巴,也不是憨子,见了她你肯定喜欢,说不定,你还见过她。”

  “我……在哪儿见过?”

  “具体在哪儿,这我也不知道,我是说,你可能见过。”

  王神婆说完这句话,又说道:“孩子,想要救你爷爷,就必须先把你的婚事定下来。因为,能够救你爷爷的,不是我,而是你未来的媳妇。”

  “啊?她也是神婆?”我疑惑。

  我这话问得王神婆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摇头,说我未来的媳妇并不是神婆,用现代的话来形容,她就是个谁都无法比拟的女神,跟她结婚,肯定有我享不尽的艳福。

  本来想着,先让王神婆救了我爷爷,我婚事的事情,之后再做打算。毕竟,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始终认为是不可能幸福的。

  可是,我的算盘还是打错了,王神婆比我更会算计,她要让我先定下婚约,才能救我爷爷。无奈,我问我爷爷的情况,如果拖下去会不会出什么问题,王神婆说让我放心,只要不到他的二九之限,就不会有事,到时候,我这边定下婚约,跟我媳妇有了牵扯因果,我爷爷的事,都是屁大点儿小事。

  对于这个二九之限,我问了王神婆,王神婆说,还有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其实也是我的十八岁生辰。

  我又问这二九之限是什么意思,王神婆却稍稍摇头,说这事是天机,她暂时还不能告诉我。

  我知道的越多,反而是害了我。

  话到这地步,我也没法再问,我现在一心想要救我爷爷,就说不然明天就把婚事给定了。然而,王神婆说,她早给我们掐算过,合过八字,明天不是订婚的好日子,好日子在七天之后,也正好就是那个二九之限之日。

  所以,她让我回去安心的等待。

  她还特意交代,我手上的那个红木匣子,千万不能在那之前打开。若是泄露了天机,到时候媳妇娶不成,我爷爷也会俩眼一瞪腿一蹬,人就没了。

  走的时候,我问王神婆,她那里有没有我未来媳妇的照片。一般来说,相亲那种都有照片的,王神婆说没有,似乎要将这份神秘感进行到底。

  随后,王神婆又给了我一枚护身符。

  那是个黄纸包,折叠成三角形,红绳串着,她给我绑在了手腕上。我问这东西啥作用,她说,以免我走夜路再被鬼祟迷了眼。

  有了这东西,我胆子大了许多。

  出去把自行车修好,一个人回了村。一路惆怅,虽然搭上了我的终身幸福,但是,爷爷的事情也算是有了着落。

  第二天,老根叔人没了,卖皮子从货郎担那里换了不少钱,却没有命花。听老根叔家的邻居说,昨天傍晚那会儿,他们瞅见个货郎担去了老根叔家里,不大一会儿,老根叔就跟着货郎担走了。

  我想起了货郎担临走时候说的话,他要去别家借水,怕就是去了老根叔家。牛大黄私下里跟我说,黄皮子邪性,那货郎担花钱买的不是黄皮子皮,而是老根叔的命。

  牛大黄跟我特别交代,随后几天,要特别防着那货郎担儿,平日里,别开大门,特别是傍晚或者阴天的时候。

  这七天,过得十分漫长。

  爷爷身上的尸斑,也在逐日增多。

  牛大黄后来又换了一种紫黑色药丸给我爷爷含着,似乎稍稍起了一些效果,那尸斑的生长速度也慢了下来。

  期间,有好几次,我都想打开那个红木匣子看看,那里边到底装着什么,但是,思考再三还是忍住了。

  毕竟,这事事关我爷爷的生死,不可儿戏。

  同时,我也忍不住在想象,王神婆给我介绍的媳妇,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真的如王神婆所说,长得倾国倾城?

  我觉得不太可能,真那么好,能轮到我一个穷山窝子里的小伙?

  王神婆给我说媒的事情,她也没有特别强调非要保密。牛大黄问我的时候,我也没隐瞒,他听完只是微微点头,好像并不十分的吃惊。

  他说:“那毕竟是你奶奶,还是向着你的!”

  倒是二胖来我家玩,一听我要订婚,那笑的跟屁花子一样。他还说我毛都没长齐呢,就有媳妇了,再让我跟我媳妇生个娃,他好当叔。

  我踹了他一脚,他摸着屁股,倒又嘀咕了一句,说王神婆整日里神神秘秘的,跟县里白清观的道姑来往密切,她现在怎么改行说媒了呢?

  话到这里,二胖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说:“老大,王神婆给你说的媳妇,不会是白清观里的姑子吧?你想想看,要真跟她说的,长得那么好看,能当救你爷爷的筹码?我看,肯定是白清观的姑子想还俗成家,找上了王神婆,王神婆推辞不了,正好,你这个小鲜肉送上门去,还有求于她,她刚好做顺水人情。”

  二胖的这些推理,让我不由得咋舌,顿时感觉心乱如麻。

  也不是说对白清观里的姑子有什么偏见,只是爷爷带我去白清观烧过香,那里边可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姑子,是真的非常不合适啊!

  都说,成长的烦恼,没想到我这么快就遇到了如此棘手的烦恼。

  一整天,我都没怎么吃饭,根本吃不下。

  感觉人生一下子跌入了低谷。

  我问牛大黄,牛大黄把着烟袋锅,笑得前仰后合,他摸着我的脑袋,说让我放心,王神婆给我找的媳妇,是比我年龄大一些,但是应该不会大那么多。

  这算是定心丸?

  七日过去,这期间,倒也还好,爷爷的情况还算稳定,那个借水的货郎担儿,也并没有再来。

  按照约定,七日后的一大早,我就去了东洼村王神婆家。我问王神婆,既然是订婚,我要不要准备些订婚彩金和礼物什么的,就凭我手上这么一小木盒子,怕是太过小气了一些。王神婆说不用,这边她都已经帮我准备好了。

  她还真是我奶奶,连这些东西都给我准备好了。

  不过,她那么恨我爷爷,会好心帮我?

  当然,既然她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也就没必要再瞎操心,毕竟这门亲事是她想要一手促成的。

  我就问王神婆,那姑娘家在什么地方,我家里也没什么别的亲人,现在也只能王神婆作为长辈陪同我去订婚。

  王神婆却说,不急,到了晚上,她自然会带我去。

  “等等!订婚不都是上午,王婆婆,咱们晚上去不太合适吧?”我以为王神婆说错了,就这么问。

  王神婆则反问:“谁规定晚上就不能订婚了?孩子,我给你俩合过八字,最合适的时辰就是今天晚上。”

  “啊?”

  “这有什么稀奇的?时辰对了,能让你们以后的日子过得和睦,夫妻和美,这都是为了你们好!”王神婆道。

  好吧,这话我无法反驳,毕竟这种阴阳卜算之事,我也不懂。

  随后,王神婆带我去清点那些订婚彩金和订婚礼物的时候,我整个人彻底懵了。至此,我算是明白了,王神婆那么恨我爷爷,但又为什么这桩婚事能够成为救我爷爷的筹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