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扫地老道
灵异13号2019-08-01 19:383,050

  难道,来给那灵位上香换贡品的,是二胖的母亲?

  这就更让我疑惑了,二胖的母亲,怎么考虑也不可能跟那两个灵位有任何的关联啊!不过,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就让我明白了,二胖的母亲,并不是来换贡品上香的。

  她来到这里,是为了做另外一件事。

  二胖母亲篮子里放的,是她做好的饭。她来了之后,将篮子里的饭菜放在厨房里,四下看了几眼,说:“小武,一娃,饭我给你们俩放这儿,趁热吃,别凉了!”

  她做这一切,还有说的话,跟她脸上的表情都不太符合。她的表情十分僵硬,眼神空洞,似乎做出这件事情,只是她下意识的行为。

  送完饭,二胖母亲又提着篮子,一步一步挪着,离开了我大伯家。

  这一幕,看得我鼻子都酸了。

  二胖的母亲都已经变成那样了,竟然还记着给我和二胖送饭。我去大伯家的厨房里看了一下,发现那里放了许多饭菜,恐怕都是她送过来的。

  这让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母爱味道,从小父爱母爱的缺失,让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下子忍不住,泪水开始决堤。

  我真的没有父母吗?

  不可能,他们一定存在,要不然我哪来的?可是,如果有,他们在哪里,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过了一会儿,我重新收拾心情,抹干了泪水,离开了我大伯家。路上,前所未有的冷清,直到我走到村口附近的时候,看到前边有几个人,都打着黑伞,朝着我迎面走来。他们走路,显得有些漫无目的,脸上的表情,也有些怪异。

  很显然,他们肯定是那些老鼠精派出来的,不知道是为了找啥。

  我赶紧摇着铃铛,也不敢去看他们,然后,稍稍绕远,从旁边经过。那几个人似乎看到我从旁边经过,一个个都停下了脚步,盯着我。

  这种被盯着的感觉,十分明显,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虽然是大白天的,我依然感觉后背上发寒。

  “咦,你是谁?”突然有人问。

  我心里咯噔一声,他这么问,难道已经察觉到了我的身份?牛大黄说,这牛铃铛晃着,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就不会被发现,因为,这些人没有自主意识,只能凭借一些非常有特点的东西,特别是声音来判断对方是什么。

  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管他的问话,没有犹豫,晃荡的牛铃铛继续走。

  这时,旁边另外一个村民说:“你眼瞎了啊,那分明就是一头小牛犊子,道爷让咱们去抓林一那小子,你管这牛犊子做啥?”

  “是啊,走吧,咱们再去找找看,早些找到早些交差。”

  然后,那第一个问我是谁的人,也一脸疑惑,说:“对啊,我这脑袋是咋了,怎么会问一牛犊子,它是谁?”

  他摸着后脑,示意几个人往村子方向走去。

  总算是躲过了一劫,我总算可以长舒一口气了。当然,我也不敢掉以轻心,依旧一边走一边摇晃着牛铃铛。

  到了东洼村界内,我才把牛铃铛给收了起来。

  我去到王神婆家里,到门口,敲门敲了一阵子,王神婆才开门。一开门,我看她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血气不足,脸色发白,而且,整个人也不似之前那般有精神。

  王神婆让我到屋里坐下,然后,她说:“孩子,昨天晚上的事,你不会怪我吧?”

  “啥事?”我问。

  “我说了,过去帮你,但我没能过去。”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咳嗽了一下,不过,她立刻用绣花手帕捂住了嘴。

  等她稍稍缓了一下,我才说:“王婆婆,我知道,昨天晚上你这里肯定也出了事,要不然,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这点,其实我早就猜到了。

  现在看到王神婆的情形,果然,她应该是受了伤。

  我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王神婆却只是勉强一笑,说,问题不大。她只是被人阴了,稍稍休息,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她这话刚刚说完,就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即便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口鼻,也止不住。我担心不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立刻站起来,自己回屋,将屋门给关了起来。而我,看到她那边的桌面上,有着星星点点的鲜血。

  王神婆昨天晚上的经历,肯定让她受了很重的伤,否则,她不至于如此。我立刻过去,将桌子上的鲜血擦掉。

  过了一会儿,王神婆出来,她看起来好像已经好了一些。她脸上甚至挤出一丝笑,说道:“孩子,我这伤势也没你想象的严重,你不用担心的。”

  我点头,表示相信她。

  她不想我担心,我自然也不想再去拆穿什么。

  随后,我问她,何小静有没有来给她传信,马瘸子要开始行动了,而且,这次行动,还牵扯到了一个道门的家族,马家。对于这个马家,我一无所知,所以,想从王神婆这里了解一下,毕竟她背后的白清观,与道门联系甚是密切。

  王神婆说,如今,这散居道士的确有很多,道门之中,这些散居道士大都是在家修行,所以,就形成了道门家族。但是,在那些比较出名的道门家族之中,并没有马家这个家族。

  “王婆婆,昨天晚上是谁伤了您?”我问道,因为想到了一些事情。

  王神婆想了一会儿,才有些迟疑的说道:“唉……说来实在是惭愧,我根本不知道是谁出的手,我连对方的面都没见着。”

  “会不会是马家的?”我又问。

  “不是马瘸子的手法,也不是你们村那些老鼠精的手法,想必,应该就是那所谓的马家。”王神婆这么说,看来她已经考虑到了这点。

  这也说明,马家人已经到了,他们现在只是藏在暗处。果然,这马家人的行事风格,跟马瘸子一般无二,都喜欢背地里阴人。

  “王婆婆,还有没有别的办法,何小静说,今天晚上马瘸子就要行动了。”我说道,此时,真是的一筹莫展,爷爷苏醒不了,如今王神婆又伤了,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够找谁来帮忙,扭转局势。

  不过,看到王神婆,我也想到了青衣观主。

  我斗胆,问了一句:“王婆婆,您跟青衣观主关系好,这事,您看能不能请她出面帮忙?”

  “如今,也没有别的法子了。今天晚上,马瘸子行动,也是咱们的机会。我在家里,就是在等你过来,咱们现在就去白清观走一趟!”王神婆说道,她站了起来,没想到,她都已经想好了。

  我本来担心,王神婆此时的身体状况,可是,还没有开口问,她便朝大门口走去。

  我立刻跟了上去。

  路途遥远,大概花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才到达。这个地方,距离龙台县县城大概有十几里路,旁边有个湖,湖面平静,波澜不兴。湖的对岸,有一座山,而白清观就建在那座山上。路上,王神婆向我介绍说,这湖叫白龙潭。

  跟白龙潭相关的,还有一个故事。

  说是,这白龙潭底下镇着一条恶龙。当年恶龙横行,死伤无数,民不聊生,龙虎山派一位坤道高手降龙,将白龙镇在潭水之下。白龙被镇压之后,却也不死心,即便不得自由,还是会兴风作浪。

  那位坤道高手便在白龙潭旁边,建了一座道观,日夜值守。此道观,便是现在的白清观。白清观里只有道姑,而没有道士,也正是这个原因。因为,在正统道教的说法里,没有道姑一说,女道士,都称之为坤道,称道姑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说法,说坤道术法属阴,而那白龙强横属阳,只有以坤道阴极气数才可压制白龙。所以,白清观只收坤道,就是为了聚阴,是为了维持这种阴极气数的平衡。

  听着王神婆的故事,我们已经到了白清观。

  拾阶而上,这青石台阶足有上千。

  当我们进了道观,询问了之后,却被告知,她们的观主不在。问她现在哪里,她们只是回答,说龙虎山那边传信,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商议,所以,她们的观主昨天一早就去了龙虎山。

  偏偏在这种时候,青衣观主又不在,而道观里其他的坤道,大都没什么修为,根本也无法帮我们回村破局。

  无奈,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拾阶而下的时候,前边的台阶上,却出现了一位老道士。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她,此时,她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扫台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