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凭自己
答案永远倔强2019-10-18 17:112,896

  院子里,除了叶辉和梁韵两人脸有喜色之外,其他人,多少都有点惴惴不安。

  梁家从上到下,没有人喜欢叶辉梁韵这一家人,毕竟当初,梁韵嫁给叶辉时,可是所有人都反对的。

  一直以来,叶辉没有半点出息,梁韵跟着叶辉,自然也受尽冷落,叶冷更只是个小保安,梁家人对他们,简直是在当笑话看。

  然而这一切,都在秦素的到来之后,被击得支离破碎,梁家的人优越感,已经荡然无存。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你有钱,那就是大爷,同样,你要是有个有钱的老婆,当然也是大爷。

  “叶冷,以前是我的错,你看我这张嘴就是贱的,一切都是我不对,阿姨我向你认错了,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把我当仆人使唤都行。”看到叶冷走回院子,梁月青立即露出了讨好的笑意,说道。

  叶冷摇了摇头,今天的事,让他生出了许多感触,他在想,自己一直以来,是不是低调得过头了。

  因为顾忌着京城叶家,他不敢过多展露自己的本事,到今天,看着父母被这些人冷嘲热讽,却要等秦素素来了,才能帮着父母挣回了面子。

  这,让叶冷突然有了反思,如果,因为怕引起京城叶家的注意而选择低调,却让父母受辱,这是他想要的吗?

  不是,这不是他想要的,让秦素素一个女人来为他父母挣面子,更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倒不是他有着大男人主义的心态,而是他觉得,为自己父母涨面子,应该是他的责任,不是秦素素的。

  虽然梁韵和叶辉不是他的亲生父母,但是,相互间的亲情,早已深深骨髓。

  如果低调的结果是让父母受侮辱的话,那么,他不介意从此高调,至于京城叶家,即便注意到了他,那又怎么样,他一个人,不见得就弱于京城叶家。

  这样一想,叶冷顿时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一直以来,他用低调这个理由束缚住了自己,当他挣脱这个束缚时,才感觉是如此轻松。

  他轻松了,自然得让别人不轻松,是你们逼我高调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呀。

  叶冷笑了起来,他看向了梁月青,说道:“知道了我老婆是秦素素,你就表现得如此卑微了?脸皮比我还厚啊,如果没有秦素素,你是不是会依然俯视我和我父母?其实,不必如此,想要收拾你们,我自己就够了。”

  梁月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这个勇气和叶冷争吵,连忙说道:“是是是,阿姨以前瞎了眼,你是个有本事的,千万别跟阿姨计较了。”

  但事实上,梁月青的心里,已经腹诽不已,如果叶冷不是踩了狗屎运,那么,又算是什么时候东西。

  “不能不计较呀,你们看我不顺眼可以,但对我的父母冷嘲热讽,我这个当儿子的要是不计较,就太没出息了。”叶冷说道。

  梁月青顿住了,她的心里已经恨极,在她看来,她已经低头认错,叶冷居然不依不饶,这实在是太过份。

  人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对的,而别人但凡有点不客气,就是过份了。

  “叶冷,你是娶了个好老婆,但是,也别太咄咄逼人了,此事是月青一家不对,顺她已道歉,你还不肯消停吗?”此时,院子里,一个中年人站了出来,皱眉说道。

  叶冷看了过去,发现这人,是一直没说过话的二舅梁冲,顿时忍不住笑了,说道:“二舅,刚才梁月青这一家人对我和我父母冷嘲热讽时,你没出来,现在,我不过才说两句,你就觉得我过份了?拉偏架,也没有你们这样拉的啊。”

  “你,你别太过份……”梁冲一张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咬牙说道。

  叶冷撇嘴,然后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其实你们心里都以为,没有秦素素的话,我什么都不是,对吗?”

  “不错,你娶了秦素素,这是走运,老实说我想不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就会看上你,你有什么能让人看得上的地方?”梁冲怒哼了一声,说道。

  他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公司,自觉没什么时候求叶冷的,而且平常和梁月青关系最好,因此,看到叶冷不肯罢休,就忍不住站了出来为梁月青出头。

  “即便你娶了秦素素,我也一样看不起你,更不看起你父亲叶辉。”梁冲又说了一句,语气凌厉至极。

  说到这里,梁冲又看向了梁月青和赵信,说道:“你俩,也不用卑躬屈膝地怕叶冷,怕他干嘛,不就是娶了个只能坐在轮椅上的老婆吗,赵信,你要是在青宁集团干不下去了,那就来我这里,我让你当副总,待遇不比在青宁集团差,你二舅我的公司比不上青宁集团,但也不是很差。”

  这话说得很霸气,但说出来,却让梁家人都有种解气的感觉,以前他们一直看不起叶冷一家,现在,叶冷娶了秦素素,地位瞬间高了,其实,这也让他们受不了。

  他们巴不得有人出来把叶冷一家再踩回尘埃里,现在,梁冲站了出来,他们自然乐于看戏。

  梁月青脸色变幻,最终心一狠,看着叶冷,说道:“没错,我已经低头认错了,你还不肯罢休?要是没有秦素素,你算什么?有资格跟我说大道理?我呸。”

  赵信此时,也想清楚了,叶冷和秦素素是夫妻关系,又知道了他利用职务之便捞外快的事,那么,他已不可能再在青宁集团干下去,既然如此,畏惧已没有必要。

  “对,大不了,我就不在青宁集团干了,叶冷,别以为我不知道,公司早已传遍了,秦素素那个女人已经毁容,面貌像个恶鬼般可怕至极,而且,后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渡过,换言之,秦素素就是个残废,我想正是因为这样,她才嫁给你吧,也就是说,你就相当于吃软饭的,有什么了不起?”赵信满脸阴沉地说道。

  赵信这话,相当于在平静的湖面投下了一块巨石,揪起了巨大的浪花。

  “原来如此,秦素素原来已经毁容了,怪不得刚才连脸都不露,敢情,叶冷之所以能娶了她,只是趁机去吃软饭的呀。”院子里,顿时响起了窃窃私语,众人看叶冷的眼神,已经带上了鄙视。

  梁韵和叶辉,此时已经难以淡定,他们走了过来,拉着叶冷的手,说道:“算了,什么都别再说,我们回家。”

  “不回,老爸老妈,今天要是就这样走了,儿子我以后可没脸见人了,放心,儿子以前没出息,今天就给你两老涨涨面子。”叶冷挣脱了两老的手,笑道。

  梁韵两人急得跺了跺脚,却拿叶冷没办法,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叶冷决定做什么事,便是他们也管不了。

  叶冷却已经看向了梁月青等人,抿嘴笑了笑,说道:“真以为我是因为娶了素素,才敢站在这里跟你们讲道理啊?梁月青,你头发灰暗,脸色泛青,如无意外,是肝脏出了问题,赵信,你脸色苍白,双眼明亮但却没有神彩,这是纵欲过渡,肾脏衰竭的症状,还有你啊二舅,你满面红光,但事实上,你血脉不畅,如果我没猜错,你心脏处会时常抽痛,还伴有眩晕的症状吧。”

  叶冷这番话一出,被他点名的三人,齐齐色变,因为,叶冷所说之话,他们无法反驳,因为,完全说中了。

  “我说得没错是吧?哈哈,我会医术,而且是很厉害的医术,只要肯出手替人治疗,我随随便便就能挣到你们不敢相信的钱,素素是毁容了,双腿也确实是站不起来,但我,治得好,真以为我是去吃软饭?”叶冷已经又说道。

  说到这里,叶冷咧嘴一笑,又说道:“如果你们觉得,我这医术只是随便说说,那么,我的拳头够了吗?”

  话音一落,叶冷已经一拳轰在了地上,砰然剧响中,地面直接被轰出了一个近三米深的大坑,烟尘四散。

  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已目瞪口呆,看着在叶冷一拳之下出现的深坑,完全傻眼了。

  这,就是他们眼中没出息的叶冷吗?数分钟,都没人能反应过来。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你壮得跟十八岁小伙子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狂赘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