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穷就是原罪
答案永远倔强2020-02-19 08:463,868

  第二天,梁家的大院里,已是热闹非凡,在宁州市,梁家不算什么大家族,但住的地方不小,有个大院子。

  今天是梁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他的子子孙孙,几乎已经到齐了。

  叶辉和梁韵,提着礼物在院子角落的一张桌子前坐下,院子里很多人,但是,却没什么人理会他们。

  没办法,梁韵是梁老爷子的女儿不假,但嫁给叶辉时,梁老爷子本就是不同意的,加上两口子这些年没挣到钱,自然就没人愿意理他们。

  没人理,两口子倒是不在意,梁韵反倒是一脸兴奋之色,对叶辉说道:“叶冷那臭小子,今天也不知道会不会带那个秦素素过来,老实说,我已经等不及见一见这位儿媳妇了。”

  “他要是敢不带来,我打折他的腿,连结婚这种事都不跟我们说,叶冷这小子,就是皮痒。”

  说到这里,叶辉倒是笑了起来,又说道:“不过,叶冷这小子,也算本事,不知不觉,就娶媳妇了,也不知这个秦素素,到底是哪家的姑娘。”

  梁韵点点头,刚想说话,两道身形,却是突然走了过来,是梁月青,还有她一直挂在嘴边的儿子,赵信。

  “哟哟哟,我刚刚听到了什么,叶冷结婚了?你们在做梦吧?就叶冷那个没出息的样子,连我儿子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能娶上媳妇?”是梁月青,刚走过来,便冷笑着大声说道。

  之前,介绍杨雪给叶冷,在叶家受了侮辱的事,梁月青可是一直都记着呢,她早就等着今天,要趁机羞辱一下叶冷一家了。

  如此大声地说话,此举,顿时吸引了院子内所有人的关注,其他人看到梁月青和梁韵一家,便都了然,知道梁月青这是在刁难梁韵一家了。

  不过,他们不会管,虽然都是回来给老爷子祝寿的,但他们,也挺乐意看着梁月青为难一下梁韵一家。

  当初,梁韵固执地要嫁给叶辉这个穷鬼,梁家上下,对梁韵都没有好脸色。

  梁韵有些怒了,刚想说话,梁月青身旁的儿子赵信,却已经先开口,说道:“我听说,之前月青好心给叶冷介绍女孩子,却反而被你们一家子侮辱了,你们,很过份啊,人穷呢,就得卑微老实些,也应该懂得感恩,你们,不行。”

  “你搞错了,月青给我儿子介绍女人,我自然是感激的,但她介绍的女人是什么人,你知道吗?”身为一家之主,叶辉站了起来,盯着赵同说道。

  “别扯别的了,”赵信笑道:“叶辉,梁韵,不是我不给你们面子呀,但是你们真的不行,你们平常就靠开个小卖部,一天挣个百几十块钱,而叶冷呢,就是个小保安,说不好听点就是混日子,我妈肯给叶冷介绍女孩,你们就该烧高香了,还敢挑三拣四?”

  赵信这话,说得不客气至极,甚至,他应该叫梁韵为姑妈,叫叶辉为姑丈的,现在,却直呼两人的名字,可见,根本就没将两人放在眼里。

  梁韵气得脸都红了,盯着赵信,怒道:“你说话,别太过份。”

  梁月青却嗤笑了一声,说道:“我们怎么过份了,难道我儿子说得不对吗,你们就是没出息,而我儿子,却已经是青宁集团这样一个大公司的副经理,比起来,你们真的不值一提,特别是叶冷,娶老婆都难,谁愿意嫁给一个小保安啊。”

  如果叶冷在这里,必定会忍不住大笑三声,赵信,原来是青宁集团的副经理,青宁集团,可不就是秦素素的么。

  “副经理不算什么,过不了多久,我应该就能升任经理了,老实说,人还是得往高处走啊,我也不怕说,在青宁集团当副经理,我的工资加上利用职务之便收点好处,每个月能收入二十万,你们一家子一年,收入有我一个月多么?”赵信此时,盯着梁韵叶辉两人,再次不屑说道。

  二十万一个月,这话,令得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羡慕地吸了口气,一个月二十万,真的不少了呀。

  梁韵和叶辉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这年头,没钱就是原罪啊,如果他们有钱,赵信敢如此羞辱他们吗。

  “没错,不是我说你们,老爷子其实是不希望你们来里,这里没人希望你们来,你们,为啥就是要来找不自在呢。”院子里,一个年轻人突然走了过来,说道。

  梁韵呆了呆,这个年轻人叫梁平,是她大哥的儿子,也就是她侄子,她不明白,梁平为什么也要跳出来针对他们。

  梁平却已经又说道:“信哥不久前,跟人事部打了声招呼,把我招入了青宁集团,老实说,梁韵,叶辉,你们能帮我什么?回来这里,恐怕,是想蹭顿饭的吧?”

  一听这话,梁韵和叶辉算是完全明白了,梁平,原来是为赵信拍马屁来了。

  听到梁平的话,赵信却很是得意,因为,这就是面子。

  梁家其他人,都羡慕地看了梁平一眼,然后,便都看向了赵信,眼神变得热切,赵信能把梁平弄进青宁集团,应该,也能把他们弄进去的吧。

  这样一想,院子里的人看赵信以及梁月青这一家人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巴结之色。

  这让赵信和梁月青,脸上都不由露出了得意。

  “对了,叶冷今天怎么没来?他上次,敢对我妈不客气,原本,我今天是要收拾他的,怎么,他不敢来了?另外,就凭叶冷那种最低层的渣滓,我妈刚才没说错,他想娶媳妇都是做梦。”赵信盯着梁韵叶辉,再次说道。

  “你错了,我儿子确实结了婚,只不过,儿媳妇出了车祸,受了点伤,但今天,他们会来,肯定会来的,我不允许你,再说我儿子。”梁韵和叶辉,几乎是同时说道。

  他们,实在是无法忍受赵信如此看不起叶冷,叶冷,是他们儿子,他们得护着。

  “得了吧,谁不知道,叶冷,就是你们不知道从哪儿捡回来的贱种,又不是你们亲生的。”梁月青嗤笑了一声,说道?

  赵信此时,也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梁韵,你刚刚说叶冷娶的老婆出了车祸?巧了,我们青宁集团的总裁秦素素,也出了车祸,可惜啊,叶冷没那个命娶我们总裁,我估计着,或许叶冷娶的老婆,就正是因为出了车祸,身体留下了隐患,才嫁给叶冷那个没出息的家伙吧。”

  梁韵和叶辉,已经气得脸都红了,梁月青和赵信这母子俩人,实在是太过份,不过,他们随即就怔住了。

  “确实是巧了呀,原来你们总裁也出了车祸,原来你们总裁也叫秦素素,真巧,我儿子娶的老婆,也叫秦素素,说不定,就是你们总裁。”梁韵失色说道。

  这话一出,倒是让赵信立即怔住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赵信脸色变幻,然后,心中已敢肯定,梁韵说的,绝对是在胡言乱语。

  “你编这种谎言有意思吗,你儿子娶的老婆也叫秦素素?梁韵,你这种人就是如此可笑,低贱就是低贱,编这种谎话,不觉得很可笑吗?”赵信冷笑道。

  院子里的人顿时哄笑了起来,都觉得赵信的话对,梁韵,就是死要面子,才编了谎言。

  梁韵像是刚想起般,伸手就从衣服内掏出了两本结婚证,打开往赵信面前一伸,说道:“刚刚我还忘了,你看清楚,我儿子结婚证就在这里,娶的儿媳妇,就叫秦素素。”

  这简直是致命一击,结婚证一出,现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特别是赵信,还有梁平,更是直接呆了。

  结婚证上的相片上,叶冷旁边那个女人,不就正是他们公司的总裁秦素素吗。

  一时间,两人如坠冰窖,浑身发冷,他们怎能想像得到,梁韵说叶冷娶的媳妇,竟真会是他们公司高高在上的总裁。

  其他人也同样懵逼,不敢相信叶冷一个小小保安,竟然会有这个狗屎运,娶了大公司的总裁当老婆。

  “不对,现在这年头,别说结婚证,就是人都能整成另一个样子,所以,这两本结婚证,绝对是假的,梁韵,叶冷就是个废物,我们公司总裁就算以后成了残废,也不可能会看得上你儿子。”赵信眼睛一亮,高声说道。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于是院子里的人,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样子。

  也是,青宁集团可是大公司,这样一个大公司的总裁,能看上叶冷?这很明显不可能。

  便是连梁韵和叶辉,都有些动摇了,他们是刚知道,结婚证上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秦素素,是什么大公司的总裁,既然是总裁,能看上他们儿子?

  “你们简直就是来丢人的,我看看你们买了什么礼貌来着,呵,一盒子补品,这点东西,值一百块钱吗?你们,还是滚吧。”赵信突然抢过了梁韵手中的礼貌盒,看了一眼,手一扬,便把礼盒扔在了地上,说道。

  “你太过份了。”叶辉眼睛都红了,愤怒说道。

  梁韵脸色也苍白至极,眼睛里,有些悲哀,她只是,回来给老爷子祝寿而已,却被如此对待。

  “我过份?我妈介绍女孩子给叶冷,叶冷却让我妈难堪,那么今天,我就让你们难堪。”赵信一脸狰狞,说道。

  说完,他突然便挥手,在梁韵和叶辉脸上,抽了一巴掌。

  “带着你们的礼物,滚出去。”赵信丝毫不觉得过份,仗着年轻力壮,愣是把梁韵和叶辉,推出了院子,然后,把礼盒也扔了出去,接着,砰的一声,便关上了院子的门。

  被赶了出来,梁韵和叶辉,脸上充满了悲愤,还有落寞,穷果然是原罪,便是亲人,又有谁看得起他们?

  赵信抽在他们脸上这一巴掌,让他们,心寒了。

  …………

  叶冷早早就和秦素素出了门,原本,他们早就应该到了梁家的,只是,秦素素花了将近两个小时,买了件礼物,说是送给叶冷的外公。

  毕竟,今天她是叶冷老婆的身份,那么,叶冷外公过大寿,不买件礼物,说不过去。

  这让叶冷见识了女人逛街的本事,秦素素伤得那么重,但买件礼物,愣是花了两个小时。

  除此之外,叶冷也见识到了秦素素的败家,礼物买的是一尊翡翠佛像,价值,按秦素素的话说,不贵,也就八十万。

  这话说得,让叶冷心折不已,八十万,还不贵?这败家娘们。

  老实说,叶冷都想把自己的生日提前一下,看看秦素素,会不会也给他送点值钱的了。

  一行人,加上林娜这个秘书,半小时后,三人终于是开着车,到了梁家院子外。

  刚把秦素素连同轮椅抱下车,叶冷便看到了自己父母,正对着梁家紧闭的院门,黯然神伤,一个礼品盒,还被扔在地上。

  甚至,以叶冷的眼力,还能看到自己父母脸上有着巴掌印,一时间,他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狂赘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史上最狂赘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