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回 荣华诚心待兄弟 侠客穷困查奇事
祥春2019-09-02 16:153,327

  展平、冯焕初见范荣华,还闹了点误会。不过范荣华这人脾气还不错,也不放在心上,直接把二人让进屋里。

  可等进了屋,展平和冯焕的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堂屋里面也太不讲究了!要在汴梁,别说那些达官显贵了,你就是一般的富贵人家,家具也得讲究,什么圈椅、官帽椅、八仙桌子等等,材质用不起紫檀花梨,起码也得是酸枝榆木的,可范荣华这呢,只有一张大桌子,什么材质的也不知道,剩下的,就是一堆板凳!这叫什么情况啊?

  范荣华呢,还挺热情,拿了俩小板凳,给二人坐下,自己呢,还给泡了壶茶拿上来。冯焕这阵也渴了,拿过来直接倒进了嘴里,没想到一股怪味钻进了鼻孔,冯焕这个难受啊!实在忍不住了,噗一口,吐了!展平一看,吓了一跳啊,把这茶水放在鼻子底下一闻,我的妈呀!这什么怪味啊?于是他强打精神,问范荣华:“我说范千岁,您这什么茶啊?”

  “哦,什么茶啊?就是那个!我平常就这么喝。”

  范荣华拿手一指,俩人差点没气晕过去,就是门口的破草帽子,这叫茶吗?要说呢,展平和冯焕,出身都还不错,大户人家,喝茶方面,虽然不太讲究,不喝极品的,至少也得是中上品,今天喝破草帽子,这谁受得了?

  再看范荣华,丝毫没感觉这样的生活有问题,乐呵呵的看着展平和冯焕:“哦,你叫展平!”

  “对!”

  “你叫冯焕?”

  “是!”

  “你们来找我干什么啊?”

  “这个……”

  俩人一看,光折腾了,还没说正事呢,于是展平取出包大人写的书信:“范千岁,这是包大人给您的信,您看看那就知道了!”

  范荣华把信接过来,拆开信封,把信掏出来,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再翻过来看看,展平和冯焕一看,这什么情况啊?还带这么看信的。再看范荣华,脸红了:“二位,我不识字,你们跟我说说吧!包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啊?”

  俩人一听,嘿哟!是这么回事啊!正好,我们就讲讲吧!于是,俩人就把情况大概讲述一遍,不过他们可不敢说,自己是惹了事,让包大人发配过来的,就只是说,包大人看我们火候尚浅,让我们先来投奔您,在您身边锻炼一阵。

  “行啊!我这边现在还挺滋润,再养两个人,应该还没什么问题。展平、冯焕,你们俩都会什么啊?”

  “啊,我们俩学过武艺。”

  “哟!武术!你们俩练一个我看看!”

  得,俩人一看,盛情难却,那就练吧!展平站起来,练了一趟八仙剑,冯焕呢,也练了一路刀法!咱们前文说过,这俩人之中,展平的功夫不错,但算不上出类拔萃,冯焕呢,比二百五强点有限,但范荣华更是个血外行啊!一看俩人蹦跶的挺欢,一个劲的鼓掌:“好好好!练得好啊!二位啊,看你们都比我小,我就充个大的了,你们叫我哥哥,我叫你们兄弟,以后这些功夫,你们可得教教我!”

  “没说的没说的,能教千岁,我们乐意之至!”

  这时候,范荣华看看,快到正午了:“哎!展大兄弟,冯大兄弟,咱们该吃午饭了!你们等等啊,今天我高兴,我亲自下厨!那个范事!”

  “老爷!”

  “你去拿点干粮,采点野菜,我摸几个鸡蛋,再宰只鸡,款待款待我这俩兄弟!”

  “哎!”

  这话一说,展平和冯焕差点没摔个跟头,好么!合着这一个安乐府就俩人啊?王爷和管账先生,连做饭都要自己动手,而且还要吃野菜,这叫什么情况啊?

  但俩人现在也不敢说这话,毕竟人家是公爵身份,把人家惹恼了,自己就彻底没地方去了,于是俩人只能陪着笑脸,一起陪着吃饭。结果等饭做好了,俩人一尝,嘿!连盐都没多少,屁味没有!这怎么吃啊?可再看范荣华,还挺乐:“二位!吃啊!我可跟你们说,这也就是你们来,我才敢宰只鸡,要不然,想吃这么好,得逢年过节才行!”

  展平和冯焕一听,那是一阵苦笑,得!这回算掉火坑里了!那就吃吧!勉强扒拉几口,也没尝出什么味。这范荣华,话还挺多,一个劲的问包大人的情况,俩人只能勉强回答呗!就这么应付应付,一天过去。第二天,好么!伙食更次了!小米面饼子,咸菜,还有野菜汤!咱们说展平和冯焕,这都是二十来岁的棒小伙,还是练武的,要的就是体力,光吃这玩意怎么行呢?到了最后,俩人都没劲练武了,多动几下就得饿,只能坐着陪范荣华聊天了。

  就这么一日两,两日三,挨了这么五六天,眼看就月底了。展平和冯焕开始有点精神了,好么!该发工资了!等拿了钱,我们得好好上外面解解馋!俩人还聊呢:“呜呀!我说兄弟,等发了工资,你要吃点什么?”

  “没别的!我先吃顿炖肉!可得解解馋!我说冯兄,你说咱们这一个月能拿多少钱?”

  “呜呀!这我不太清楚,我合计着,王爷门前五品官,咱们怎么也能相当于七品吧!一个月拿个二十多两银子,应该不在话下!”

  俩人正聊着呢,范荣华转过来了:“二位老弟,你们在聊什么?”

  俩人一看:“哎!安乐公,我们没聊什么。”

  范荣华一乐:“哎!二位兄弟,我不说了吗?你们叫我哥哥就行。你们到我这几天,也辛苦了。不夸张,今天是发钱的日子,给!这是你们这个月的钱。”

  俩人一听,哎哟!发钱!赶紧伸手接。结果等拿到手,俩人全傻了,一人两个小元宝,总共二两!展平看着,眼前发晕:“哥哥,您这是?”

  “给你们的钱啊!你们看啊,我这蒙朝廷的恩惠,一年给我一百二十两银子,这么算起来,一个月十两!我问过范事,包大人的信上写了,你们的工资也得我来开。你们够不够用啊?”

  展平和冯焕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我们这个安乐公,真是安乐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外头的菜多少钱一斤都不知道吧?二两银子,你当打法要饭的呢?冯焕现在气得愤愤的,看着二两银子,当时就要发作:“呜呀!我!”

  刚要出声,展平把他摁住了:“好!哥哥,那我们先花着,等不够了再跟您说!”

  “哎!好嘞!”

  范荣华走了,冯焕气的呜呀呜呀直叫:“呜呀!混账乌鳖羔子!展平,你摁我干什么?咱们这个安乐公,真拿咱们当要饭的了!我要跟他玩命!”

  展平倒是挺冷静:“等等!冯焕,稍微消消火,咱们屋里来聊聊。”

  说着话,展平把冯焕拉到了僻静之处,低声说了:“冯兄!二两银子,肯定不够咱们用的是吧?”

  “废话!够用个屁!”

  “这就是了!咱俩不够用,就说明一般人都不够用啊!要是种地的农民还则罢了,人家自种自吃,花不了多少钱。当然了,按照安乐公这个抠门样,肯定也够用。可你就没想想,那个账房先生,怎么可能够用呢?”

  “呜呀!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兀那胖子,白胖白胖的,这几天,咱们都饿瘦了,他到没事,还是满面油光,天天在咱们眼前晃他那个大扳指,此中必有诈啊!”

  “没错!我三爷爷给我讲过,人家朝廷养着功臣,那都是有规定的。像公爵之流,我听说,最次最次,这一年也得两千多两银子,这是固定的规矩。可安乐公跟咱说,一年就是一百二十两银子,那其余的大头哪儿去了?这些日子咱们也看见了,安乐公每次需要什么东西,也都是账房先生范事去采买的,这家伙肯定有问题啊!”

  “呜呀!兄弟,你可真明白啊!以后我就叫你展大明白得了!这臭脚老婆养的胖子,犯事犯事,今天他该着犯在咱们手里!那怎么着?咱收拾收拾他?”

  “那当然了!这该死的胖子,咱们得好好的拾掇他一顿!”

  “呜呀!那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么这么办。”

  展平听了一乐:“行!冯兄,你可真够坏的!我看以后我就叫你冯大坏水得了!”

  两人计议已定,再说几天之后,又是该采买的日子了。虽说范荣华的府上,又养鸡鸭,又采野菜,但很多东西毕竟没法解决,尤其是米啊,盐啊之类的,还都得靠买。这任务就交给账房先生范事了。

  再说范事,这家伙兴高采烈的出去了。等晚上,范事拎着采买的东西,还喝了几两小酒,往回就走。走着走着,经过一片树林。要说呢,范事每次采买东西,都经过这,也没什么怕的,这家伙哼着小曲继续走:“啷哩个啷,啷哩个啷,嗯?”

  走着走着,范事发现不对了,后脖颈子一阵一阵的凉,似乎有人在给他吹气,范事当时汗毛都炸起来了,赶紧回头看:“谁啊?到底是谁啊?”

  看了几眼,后头也没人,范事一琢磨:哦,也许我是疑心太重了,接着走吧!哎,这家伙把头转过来,刚要走,好么!只见面前站着两个大鬼!一个面色惨白,一个面色蜡黄,舌头都耷拉老长,衣衫破烂,双手平伸,就跟从坟地里爬出来的相似。

  范事一看,当时吓得是灵魂出窍!

继续阅读:第5回 侠客恶治胖管家 冯焕智激范荣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荣华富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