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拖棺送礼
暗影之舞2019-09-20 16:242,252

  天海市六月初夏,夜晚的都市总是那么灯红酒绿。

  一条古稀的小道旁,一位青年负手而行,少年眼眸如深渊,剑眉修长,抬头看着小道尽头破旧的古宅,神情冷峻,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森森冷意。

  谁也想不到,这破旧的古宅是曾经万人敬仰的医术世家,林家老宅吧?

  轰隆!

  天空中一道闷雷响起,一滴滴雨珠开始滑落而下。

  青年身后,一位面容苍老的老者走上前,为青年撑起伞。

  “少主,下雨了。”

  “南伯,五年了吧。”青年平淡开口,但身上流转的威压却十分强烈。

  “是的,少主。”被称为南伯的老者点了点头。

  青年名叫林天,医术世家林家少爷,五年前林家惨遭灭门,是南伯带着他,逃脱了,流浪在国外。

  林天转身看着不远处的高楼大厦,灯光陆离的城市。

  “许久没见过天海市的夜景了,还真是让人怀恋呀。”

  五年前的夜晚,他亲自目睹了林家被人屠杀的情景,那场面,他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

  “听说杨家明天要举办寿宴,南伯准备一份贺礼,我们明天也去凑凑热闹。”林天仰头,看着雨夜的天空,眼中泛着血芒。

  南伯闻言,心中一颤,五年了,林家被灭门的仇,该报了。

  杨家明天估计会血流成河吧。

  天海市,杨家。

  今日是杨家家主,杨彦六十岁寿辰,天海市所有的大人物,全部汇聚于此。

  “大家族果然气派。”

  “对呀,杨家可是我们天海市一等一的大家族。”

  “嗯,杨家果然是好福气呀,之前依靠林家就已经如日中天,现在又和京都刘家扯上关系,以后的前途无量呀。”

  说起林家,众人唏嘘不已。

  “你们听说了吗?有传闻说,林家的消失和杨家有关,不知道是真是假。”一人展望四周,压低声音,说道。

  林家一夜之间消失,一个活口不留,这种事故,在天海市能做到的,除了当时的杨家和吴家外,没有人能办到。

  吴家当时和林家有联姻关系,出手的嫌疑不大,剩下的杨家自然成为了众人怀疑的对象。

  “喂,你想死呀,在杨家的地盘上讨论这件事,你不怕被人听见?”

  “怕什么,又没人听见。”

  “你们快看哪里。”有人惊恐的说道,手指这一个方向。

  众人顺着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行人托举一口棺材而行,朝着杨家大宅而来。

  “站住!”杨家门卫看着托举棺材而来的一行人,开口呵斥道。

  “你们是干什么的,有请帖吗?”

  “没有。”林天抬头,看着门卫,门卫下意识惶恐的退后一步。

  那是什么眼眸,好可怕。

  像是一把饮血的剑刃。

  “没有请帖不得入内。”门卫说道,有些不敢去看林天的眼睛。

  请帖?

  他当年想入杨家便入杨家,谁敢拦,今日却要请帖?

  “少主,让我来。”托举棺材的南伯一步踏出,手中的棺材如同武器一般,挥打而出,将门卫扫打从大门,倒飞在地上。

  剩下的两位门卫,看着突然出手的南伯,就要出手。

  “奉劝你们一句,离开,不然就永远留下吧。”林天淡漠开口,今天的事情是他和杨家的,不想连累其他人。

  “没听见我家少主的话吗?滚。”南伯怒吼一声。

  两位门卫哪敢逗留,保命要紧,连忙逃离了杨家大宅。

  围观的人看着托举棺材走进杨家的林天,心中暗道,要出事了。

  此刻,杨家大厅内,杨家家主杨彦端坐在首位。

  杨彦年近六十,但脸色红润,双目有神,一张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一身定制的大红唐装,更是让他精神焕发。

  看着众人来朝,为自己恭贺道谢的样子,杨彦心中暗道,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的。

  “恭贺杨老寿辰,晚辈送上字画一副,价值一千万。”

  “晚辈祝贺杨老,送上千年人参一棵,价值两千万。”

  众人皆是攀比对方送出的礼物价值,以此在杨彦心中得到欢心和认可,如果能得到杨彦欢心,攀上杨家高枝,以后的发展可不用愁了。

  “孙儿杨涛,恭贺爷爷六十寿辰,送上玉佛一尊。”

  一道声音传来,人群中让开一条道路,一位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走了过来,面容清秀,脸上带着桀骜。

  杨涛,杨家第三代子弟,深得杨彦欢心。

  “那是玉翡翠雕琢的玉佛,那可是宝贝呀,听说在唐代流传下来的,价值八千万呀,一共就五尊,没想到杨少爷既然淘到了一尊。”

  人群中惊叹道。

  “好,好,好呀。”

  杨彦看见杨涛送上来的玉佛,脸上笑容更加欢喜,连说了三个好,不愧是他看重的孙儿,果然厉害。

  “杨少爷年少有为呀。”

  “杨家福气真好。”

  听着众人的夸耀,杨涛得意一笑,在天海市,他们杨家才是主角,其余人都得是配角。

  就在众人夸耀杨家的时候,一道朗声传来。

  “天海市林家,恭贺杨家老爷子六十岁寿辰,特此送上木棺一口,价值三千块。”

  此言一出,众人都沉默了,场中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没有任何人敢吱一声。

  杨家大厅之上,杨彦脸上的笑容消失,一脸的铁青,眼中还闪耀着点点寒芒,带着阴冷的杀意。

  在天海市,既然有人敢在他大寿的日子里送上棺材,这不是在说他要死吗?

  在天海市敢如此挑衅他杨彦,下场只有一个,死!

  杨家门外,林天等人迈步走了进来。

  南伯一手举着棺材,嘭的一声将棺材放在地面上,砸落的声响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内心。

  “你是谁?”

  杨彦见到林天的一刻,心中一颤,瞳孔睁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哼,杨老头,你不认得老夫了吗?”南伯冷哼一声,一步踏出,目视杨彦。

  “你是南松,你没死。”杨彦自然认出了南伯的身份。

  南松,医术世家林家管事,可他不应该在五年前就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还有,这青年给他的感觉为什么如此熟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术狂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