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古井和景观湖
墨雪2019-07-16 16:062,155

  马高明说还发现了一些其它东西,包括陶器、铁器、碳化腐朽的木棍等,因为没啥特殊性,也就无法让我辨别其有啥用意。

  但这三牲家畜,碑文、红字和青铜楔子等,可就不是普通的东西了。

  尤其是出现的地方,还是一口几乎可以算是打通了地下河的古井。

  井,这种东西在古代有着特别的意义,事关全村老小的性命。

  我爷爷曾经告诉我,以前村里有一口老井,只要有谁敢往里面撒尿、倒垃圾,是要被绑去浸猪笼的!

  但是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经济发展迅速,村里修路把它给埋了,直接在上面铺设了水泥,反正大家都吃自来水了。

  只是有一个特殊的现象,我发现从那以后,我们村的收入增长速度就直接下降了好几倍,而且生病的人也多了不少。

  可大家都没在意这一点,反正有各种医疗保险,去医院治病就是了,即便治不好死掉了……但就是没人去提到那口古井。

  我想说,但我的出身并不好,村里把我视为灾难和祸害,所以直到现在那口数百年的老井还在马路下面埋着。

  马高明还在继续讲述,但忽然朝我双目放光的看来,像是发现了美女一样。

  “草,你吓我一跳,看什么?中邪了?”我心里想说的是,你别一惊一乍的,搞得像鬼上身一般好不。

  “不不,我不是鬼上身了,而是想起了一个问题,”马高明顾不得解释,急急追问:“大师,你说那三牲家畜在井底出现,是不是为了祭祀什么?”

  “当初发现那些东西,难道就没有懂行的人指点?”我反问马高明。

  马高明直接摇头,不屑的说道:“那个年代,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打倒一切牛鬼蛇神……谁还敢提迷信事情?”

  我点点头,心说也对,那个时候要是提出祭祀方面的迷信类东西,严重的是要坐牢的。

  可事实上,那个时代却还有很多人迷信,我觉得比现在的年轻人要虔诚多了。

  我再次追问马高明,让他说下去。

  他说当时不敢往上报,就简单的拍了几张照片保存,然后就让工人给直接开挖掉了,所有的青铜楔子、铁链等东西当做废品卖给了小贩。

  那些陶器、碑文等东西送去了博物馆,算是当做古董给捐献了,也是低调行事的那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当时也没在意。

  也就是这段疏忽的时间内,刘佳佳的父亲要求工人连夜加班,数十台机器的作用下,彻底的将那山、山里的古墓、古井等给移平了。

  当时出现了很多蛇、老虎、黄鼠狼、兔子等东西挡在挖土机、铲车等前面不走,算是阻止继续深入的意思。

  可那些工人非但没有在意,反而将它们统统干掉,当做野味给吃掉了。

  我心里在暗叹,那些动物是那山里的“神明”在警示,不要继续深入的意思,否则就要触怒“神明”了。

  爷爷曾经告诉我,山里的神明有很多种,土地神、社神、小山神、井神之类的,主要根据地盘大小来确定其实力高低。

  爷爷传给我的书上有记载,神明怒,凡人以性命平息!

  小时候我看西游记时,就有一段,一个村子在祭祀上天玉帝时,无意中将祭品打落在地上,玉帝大怒,惩罚该地三年不得下雨。

  后来还是孙猴子上天求情,说当地百姓已经粮食绝收,没有饮用水,全村都要灭绝了,玉帝这才解除了圣旨。

  果然,马高明告诉我,他们第二天继续往下挖,快到天黑时就挖出了一个景观湖的面积……

  却出事了!

  就在天黑时,那口古井仅剩的泥土通道,忽然就往上冒水了,很大很急,想尽办法都无法堵住。

  当时还有一些铲车、挖土车、泥头车司机等在下面作业,来不及逃走,就被水给淹死了。

  等到事后领导收到消息,调集抢救人员和设备来时,捞上来的都是各种车子、机器,至于那些工人都消失不见了。

  使用了潜水设备下去寻找,最终确定人员都被吸入那个地下河通道,也就是那古井的涌水口里去了,消失不见了。

  按照推测,应该是吸入地下河里,最终不知道停留在地下河里何处,还是很远很远的出水口。

  死掉了十几人,这可是大事。

  更高等级的官方派了专案人员下来,工地暂时停工整改,本地负责人被处分,一部分人被调去了外地。

  刘佳佳的父亲作为老板,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工地被迫转手给其余的公司继续开发,也才有了如今的景观湖、花园小区。

  刘佳佳父亲不仅赔偿了所有死者的赔偿金,还被严重处罚,甚至坐了好几年的牢,直到最近五年才出来。

  好在公司还在,他出来后继续管理,直到现在资产也过亿了。

  但是他从那以后,换了好几个女人,都没有生出过儿子。

  渐渐的,也就淡化了生儿子,传宗接代的愿望!

  但这一次,他的大女儿,刘佳佳却是……死在了那个当年他一手导致的景观湖里面,而且模样十分的狰狞。

  死不瞑目啊,能甘心吗?

  “仇大师,你看刘佳佳的死亡,是不是还是因为那口古井导致的?”

  马高明再次问我:“或者说是索命,报仇之类的?”

  我闭目沉思了一下,对他说道:“我看过不少道家的书,也细致的研究过我家传的一些书籍、古物等东西。”

  “我在洪深的《青龙潭》里看到过记载,哪一乡一地缺雨干旱,就需要备齐三牲祭礼,还有一些主食类东西,再敲锣打鼓,一路鞭炮,去往最近的古井、山涧祭祀。”

  “这个山涧、水源、古井等是有讲究的,必须是本地一百年以内,再如何干旱也不会干涸的才行。”

  我说完后,马高明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

  忽然,他朝我双目圆瞪,大叫一声:“仇大师,您说的是祭祀……井龙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