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夜探死了人的景观湖
墨雪2019-09-13 03:102,242

  “哗哗!”

  在我们接近案发位置时,还未进入警戒线隔离的区域,我就听到了明显的水声,像是有人在游泳一样。

  这么晚了,深夜十一点多啊,怎么会有人在这里游泳?

  难道不怕遇到鬼吗,这里又刚刚死掉过女学生刘佳佳,听着就让人心里一阵冒冷气。

  凌晨时分,也就是常说的晚上十二点,阴行称之为子时,是一日当中阴气最鼎盛的时刻,也是饲养小鬼、炼制鬼奴的黄金时间。

  马高明在我的要求下将强光手电朝水面照射过去,明亮的光线照射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群硕大的罗非鱼在和几只硕大的水老鼠搏斗。

  水老鼠全身毛发很短、呈灰色,看起来像是穿着一层特殊的皮衣一样,眼珠子很大,透露出人性化的神色。

  如果不是看到了它们的全身,仅仅只是这对眸子的话,我觉得很多人都会将其当成一个人来看待,太充满智慧了。

  这几只水老鼠足有一尺多长,比家猫都大,牙尖嘴利,随便一口都能咬下一大口的鱼肉,连同表面的坚韧鱼鳞一起。

  可罗非鱼也不落入下风,它们的嘴巴有着犬牙交错的利齿,仿佛已经不再属于鱼类,而是成为了食肉的大型野兽。

  可它们的形体特征就是鱼啊,只是大了一点,同样有一尺多长而已,依旧在水下甩尾游动。

  菜市场的罗非鱼都是二十厘米左右,或者手巴掌大小,这些罗非鱼有其三个那么大,实在不寻常。

  它们一口下去,同样会咬下一块老鼠肉,血水流出……双方都在流血,很快就染红了附近的水域。

  搏杀很激烈,看起来都想干掉对方,然后吃掉!

  “大师……仇大师,这些鱼和老鼠怎么这么残暴和不正常?”

  刚才看到的一切也就十来秒钟,马高明恢复理智后,第一时间就朝我询问。

  我先看了一眼艾筱晨,发现她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还兴致勃勃的盯着里面看:“艾筱晨,你一个女生就不害怕吗?”

  “艾女士你这么年轻,应该很反感这种血腥场面的才对吧?”马高明说完后,还举例了他公司里的很多女职员,连杀鸡、杀鱼都不敢。

  现在艾筱晨这么兴奋的盯着看,难免让他不想到,不会是有残暴现场特殊爱好的倾向吧。

  “哈,其实没啥特殊的,因为罗非鱼本就和食人鱼一样同出非洲,形体也类似,现在猎杀老鼠吃,很正常的啊。”

  “对了,我以前一个朋友还饲养过食人鱼,经常投食一些活的东西进去,很快就被吃掉了……”

  艾筱晨兴致勃勃的说着,还指点这里的罗非鱼不够凶猛,要不然早就杀掉水老鼠吃掉了,现在反一身的伤。

  真是……逊毙了!

  我和马高明彼此对视一眼,都很无语,真是一个暴力倾向女啊。

  而且被她这么一说,马高明都不那么害怕了,拿着手电筒到处扫射起来,企图看看周围的环境怎样了。

  这一扫,我就心底一沉,大叫:“不好,你们都别动。”

  “怎么了?”

  他俩齐齐惊叫一声,满脸遇到了鬼一样的恐惧表情。

  我只好安慰道:“先别怕,没有什么脏东西出现,只是这里的风水很不好,难怪刘佳佳会死在附近。”

  “为何?”马高明鼓起勇气问我,并且赶紧走近了我的身边。

  艾筱晨就不用说了,她的表现,可以用恨不得立即成为我的女朋友来表达,都想爬我身上来了。

  之前她还说不怕鬼来着,现在还没有出现鬼,就这样了,还让我怎么在这里查找线索?

  在他们的催促下,我一指周围的淡黄色树叶的树木,这些树的叶子只有手指头大小,如同柳树一样呈丝条状态。

  “这些树,怎么了?是鬼吗?”马高明语气颤抖的问。

  我没好气的笑了他一下,直言道:“这是真的树,不是鬼怪幻化出来的,只是它们的品种不是什么好树。”

  “槐树?”马高明很迅速的认出。

  艾筱晨也向我问道:“槐树的槐花可以做面饼吃,槐米也是一种药材,难道种植在这里有什么错误吗?”

  我反问马高明和艾筱晨:“槐树的槐字,怎么写?”

  “木,鬼?”马高明反应很快,刚说完就浑身一个颤栗,头发都快要吓得竖起来起来了。

  艾筱晨拉长了语气,同样吓得不轻:“木……鬼?”

  “难道这些槐树,可以变成木头材质的鬼害人?”

  我真佩服他们的想象力,槐树只是植物而已,不会成为鬼怪,但是它们却可以吸引鬼怪过来寄住修炼。

  在我们阴行中,通常将松树、柏树、槐树、榆树、桧树等称之为五阴木,意思是属性呈阴属性的木头。

  年月、时辰、天地等万事万物都可以化为阴阳,这五阴木属性为阴,对于活人有害,但对于死尸、鬼魂却是有滋养的作用。

  农村很多比较讲究的墓穴,通常都会将这些树木栽种在墓穴的门口两边,像两尊守护门神一样。

  现在这里种了这么多的槐树,还不得阴气滚滚,成为一处吸引鬼怪的“风水宝地”啊?

  “难怪刘佳佳会死在这里,还满脸不甘之色,死不瞑目……”我自言自语,忽然发现这些槐树的形体不是很大。

  难道这些槐树,不是景观湖建好的时候一起种下的?

  我赶紧对马高明追问这些树木的出现时间,何人所为,他告诉我:“这些树木是三年前种下的,也是马高军和另外一个物业公司搞的。”

  “那个物业公司,就是如今的景观湖管理方,对了,这不是当年接手刘家继续开发这里的那个地产商。”

  他这么一说,让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之前的马高军和他身边的老降头师就已经给我很危险的感觉了,如今这里又冒出了一个新的物业公司。

  都说没几分黑、白方面的关系,绝对做不了物业管理的,那这公园的物业管理方,难道是比马高军更加危险的存在?

  这个物业公司的老板,也有可能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嘻嘻……梭梭……”

  就在我们沉默的瞬间,忽然湖中传来一阵女生的笑声,这可是大半夜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