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下战书
四月至夏2019-09-26 11:262,491

  韩商言这段时间心情很低迷,所以佟年根本不敢去找他!

  就连电话也不太敢打了。

  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只联系了一次。

  拨通电话的时候,韩商言的声音辨别不出情绪,“说。”

  佟年没有说话,直直将电话害怕得挂掉了!

  过了几秒,手机嗡嗡嗡直响!

  韩商言回拨过来了!

  佟年战战兢兢接了。

  “打电话,是有事要说。”

  “……我……我怕打扰到你……”

  “给自己未婚夫打电话慰问晚安,算打扰?”韩商言话语冷冷的,但是却将佟年的心捂暖了。

  佟年这些天都没绽放的笑容,在这一刻终于露了出来。

  “嗯。”

  “嗯的意思,是算打扰,还是不算打扰?”韩商言在电话那头被佟年蠢萌蠢萌的反应惹得噗嗤一笑。

  清爽的笑容,总算是让佟年把心里那块石头给放下来了。

  韩商言顿了顿,迟疑了两秒,“还在怕我?”

  上一次问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不知道多早以前了!

  没想到已经相处了这么久,佟年竟然有时候还会抽这种风。

  “你凶起来六亲不认,谁敢惹你嘛!”佟年噘着嘴,软软撒娇道。

  韩商言的笑容在电话那头迟迟没有落下去,满眼都是宠溺的温柔。

  然后一个劲儿的听佟年肆无忌惮的“假吐槽”。

  “你不算六亲——”韩商言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看着运动鞋,低着头,笑容可掬。

  佟年的脸顿时就绿了!

  不算六亲?那她算什么?

  总不会是一个备胎未婚妻吧?

  然后很快,佟年的嘴巴就噘起来有一丈高了!那敏感的小心脏一抽一抽,眼泪吧嗒吧嗒就要掉下来了。

  韩商言听到电话那头没了声音,突然笑了起来,“我的生命,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起,就在寻找属于它的另一半。”

  风从他头顶刮过,吹出的旋律似乎像佟年唱的某首歌。

  “佟年,你不是六亲,你是我生命完整的另一半。”

  “你,是韩商言生命的一部分。”

  “我怎么会凶起来,连自己都不认识?”韩商言不管说话做事,总是这样,让她的心情像坐过山车一样,跌落谷底,又旋起升空!

  “你对自己可狠了!”佟年矢口否认道,硬是要和他抬杠!

  “那不是为了把好,都留给你吗?万物都讲求阴阳平衡,我也不例外。”他眸光亮了一下,整个人更加柔和了。

  既然对自己够狠,那么对你,就会够温柔。

  “言言……”她第一次这样喊他。

  “我明天想去见你!”佟年哀求。

  韩商言再次踢了一脚脚边的石子,这一次抬起头来,看着楼上亮着的灯,说道,“干嘛明天?”

  “今晚……不是挺合适吗?”

  佟年终于意识到什么,顿时打开了窗户,看着在楼下站着的韩商言,整个人受宠若惊!

  “你怎么来了?”

  “想你呗。”

  ……

  韩商言第二天去了新的俱乐部。

  这些新引进的俱乐部,他投入更多的感情是尊重。

  尊重每一个队员的梦想和选择。

  他知道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孤注一掷在CTF这件事上,经历了不少的挣扎。

  但正是昨日种种,才会有明日蒸蒸。

  他始终没有和佟年说起关于倪千缚的事情。

  那些秘密,就像一根针,刺穿他的脑神经。

  让他遭受着昔日战队所有人的误解,背负着离弃他们的罪名,但是却什么也不能说。

  这是他父亲犯下的过错,他必须偿还。

  所以就连佟年,他也不能告诉。

  待在GK战队里一上午,这些成员们训练也很用功,韩商言很欣赏他们,但毕竟原来的配方,原来的味道。

  看到GK战队里大家都这么努力,韩商言不禁惦记起了KK战队的大家伙,不知道现在怎么在过。

  “韩老板好——”一道凌厉的声音从GK的门外传过来。

  这是韩商言,第一次见到,爷爷嘴中,那个满心亏欠的孩子。

  他随父亲的相貌,所以眉眼处和韩商言有相似之处。

  “倪千缚,你好——”韩商言从椅子上起身,漠然看着走过来的那个年轻人,丝毫血缘之情都没有被燃起来。

  倪千缚面容也俊俏,生得好看,虽然不及韩商言,但也是美男子中的佼佼者了。

  “这次来呢,就是想和韩老板你,认识一下。”比起韩商言浑身的阳光干净的气息,倪千缚就更阴柔一点,用一句俗语形容,大概叫妖孽。

  “顺便看看,韩老板旗下,究竟有多少俱乐部——”

  “我旗下有多少俱乐部,和你有什么关系?”

  之前倪安对佟年下手了,结果韩商言什么反击都没做出来,不知道这是条不叫的狗,还是说咬人的狗不叫……倪千缚不屑地笑了笑,说道,“得打听清楚了以后,好抓紧时间,抢过来啊!”

  韩商言怒瞪着倪千缚,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准备对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下手?

  不偏不倚,韩商言这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佟年!

  佟年可是韩商言的命!倪千缚拿走什么都可以,除了佟年!

  “我悉数所有,你如果想要,就给你,权当这一切,是我们韩家欠你的。”

  “以后不要再找爷爷了,也不要再找我了!”韩商言话丢完就走出了俱乐部。

  “我不需要!”倪千缚声音很脆,整个俱乐部的人都竖起了耳朵听这场好戏。

  “韩商言,我母亲没争过你母亲,已成定局,那是她们的事情。”

  “但是我,不可能争不过你!”倪千缚静静言道。

  “所以你是打算回来复仇还是怎么滴?你要KK,KK就给你了,你要GK,GK也给你!”

  “韩家欠你什么,你冲我来,不要用你那副假惺惺的姿态去爷爷那里求情!”韩商言挑明话题,扭头看着倪千缚,义正言辞的说道,眼神里的认真,让倪千缚忍不住笑起来。

  “噗……”

  “要是就这么赢了你,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而且,这么轻松就让你一无所有了,你怎么可能体会得到,饿死街头的前一秒,人会想什么?”倪千缚的目光里,充满了仇恨。

  一夕回归,结果万恶的父亲已经不在了,剩下的,只有一个心安理得享受着父亲生前留下的所有财产的哥哥!

  韩商言的童年,一定没吃过发馊的馒头,垃圾堆的食物。

  看见他坐拥金山,倪千缚怎么能不恨!

  这一切最后会给韩商言,就是因为他这二十余年一直没机会回韩家而已!

  韩商言不怂他,扬了扬下颌,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韩商言,我下战书,你敢接么?”倪千缚邪魅一笑,一脸的得意。

  “……什么意思?”韩商言半晌压着声音道。

继续阅读:第六章 听说你心头最爱,是佟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亲爱的,热爱的(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