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多米菇凉2019-10-11 14:171,623

  一想到师父拿走那三壶酒时那副面不改色的样,要不是他是她师父,并且打不过他,女姝指定要做出点不理智的事。

  由蛤蟆想到了曾经一段过往,又想到了曾经与师父的一段恩怨,绕了这么一圈女姝差点就忘了自己这么大一晚上出门来干什么来了。

  女姝仰头看向琰安,在月色笼罩之下他露出的那半截下巴像是镀了一层银,下巴微微上扬,仰望着天上那轮残缺了一缕的月。

  女姝突然萌生个想法,她很想见他身着白衣的样子,定是风度翩翩,仪态出众。女姝这么久以来见了这么多人,他是唯一一个气质不亚于当年景轩之人。

  女姝并没有意识到,在她的下意识里,总爱将景轩当成一个标杆,见的每一个觉得好的人都习惯地要跟景轩做一番比较,然而这么多年来,还没遇到几人有和景轩做比的资格。

  等等,不对呀,你听蛤蟆叫把月亮盯着作甚?这月亮上是蹲得有蛤蟆还是怎的?

  后来一想,他有眼疾,夜里视物不方便,在漆黑的环境中盯着亮堂一点的东西倒也说得过去。

  女姝突然想起了今晚的正事,甩甩头把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统统甩掉,这才开口问道:“对了,早些让你去查的地方查到了吗?”

  琰安扭头看向她时明显地顿了顿,然后朝着屋内覆手一抓,床上狐狸面具轻而易举地飞落到他的手上。

  他双手将这面具给女姝递了去,“戴上吧。”

  女姝也顿了顿,没想到他对戴面具这事竟这般执着。

  女姝才不想戴面具呢,摆手道,“这大晚上的出门谁带面具呀,那要不我再换身夜行衣蒙一个黑口罩?咱这又不是去做杀人放火的事,干嘛这身装扮?”

  见琰安这个死心眼的还举着面具,大有女姝一直不收下他就要一直举着,女姝只好无奈地道,“我这会儿去见个熟人,不用戴面具了。”

  琰安这才没有再做强求。

  琰安携女姝来到洛城的一个地方,在一个四合院一边的屋顶落了脚。

  脚刚落地,女姝便迫不及待地从他的怀里挪了出来,精神恍恍惚惚,头发丝儿乱得不成样,竟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

  女姝总算见识了他晚上眼睛有多差了,就这么一段路,他竟能连撞三次墙,五次挂树枝上。神奇的是,就算这样,他竟然还能找准这个位置,女姝也是非常无语了。

  女姝本欲指责他两句,见他一副连面上面具都被撞裂了一条缝的可怜模样,指责的话终究说不出口来。

  “你……哎,算了,没事了,以后晚上就不带你出门了!”

  下次晚上出门打死都不让你带我了,真TM刺激呀!

  女姝理了理凌乱的发丝,琰安懂事地给她重新挽了个发,然后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屋檐上坐着,似在等什么一样。

  琰安守在她身边,有些小可怜的样,虽不明白她大晚上的到底来这里干嘛,还是老实地站在她身边,将功补过一般,借着身形给她挡着夜里的寒风。

  夜越来越深,周围似乎只有蛤蟆叫,再听不到其他声响,连虫鸣狗叫都未曾有过,整个洛城寂静得可怕。

  女姝坐了好一会儿,实在无聊,双手撑着头望着目之所及的一片鳞次栉比的青瓦屋顶,暗想自己是不是记错了时辰,是来得太早了,还是来太晚了错过了。

  琰安自来这里起便一直盯着院中央那一棵大槐树,目中带着探究。

  这棵槐树看起来有点年头,应该活了不下一百年之久。不知是受了这次瘟疫的影响还是怎的,如今正值盛夏,正是槐树生得最繁茂的时候,而现下枝头上却已经光秃秃的一片,地上满是掉落的树叶,铺了一地,许久没人来清理,看上去甚是荒凉。

  琰安早些时候来过这里,这里看上去已经被荒废好久了,虽没怎么见着人来,却是整个洛城死人气最重的地方,而这死人气的来源就是这棵女姝要寻的老槐树。

  突然,一阵陌生的浑浊气息围绕着老槐树不断翻转,连带着地上的落叶随风翩翩卷起,不过指甲盖大小的槐树叶轻飘飘的,被这阵怪风卷得老高,更有甚者卷到了坐在屋顶的女姝面前,直往女姝脸上招呼。

  女姝还没说什么,琰安率先做出动作,凝气于掌心一抖,一道无形的屏障竖在女姝面前,将那些个胡乱挥舞的小叶片挡在屏障之外。

  见着这怪象,女姝非但不慌,竟有种异常的兴奋,直呼,“他来了,他来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魔君我罩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