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从寒2019-08-08 22:552,329

  赵年年狠狠捏着她的下颚骨,恨不能直接给她捏碎。“秦岩,你事业上如果有你倒打一耙一半的功力,你都不至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秦岩奋力挣扎,像一条大肉虫在软床上撅来撅去,“你别就知道玩嘴!你这个贱人,有本事你松开我!”

  赵年年小手在鼻子前扇了扇风,甩手便给了她一巴掌。“嘴巴太臭,欠打!”

  “贱人!你居然敢打我?!”

  赵年年扬手又给了她那张脸一巴掌,她向来公平,打人也要打对称才行。

  小手打的生疼,她甩了甩缓解痛意,齐商言走上前,不动声色的握住她的手帮她揉,看到她手背泛红,心疼的放在他那性感的薄唇下吹了吹。

  “真想动手,就用工具,不要打痛了自己。”

  “嗯。”她乖乖点头。

  这俩人,打了她,还在她面前秀恩爱!秦岩被气的浑身发抖,一双狭长的眼好像狼一样盯着赵年年,似乎在寻找什么合适的攻击机会,一招制敌。

  可惜,赵年年怎么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

  她冷笑道:“都落到这幅米地了还敢瞪我?秦岩,你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秦岩咬牙切齿,一呼一吸间都是恨意,“你真有这个本事就尽管动手!不把我眼睛挖出来,你就是我秦岩生的!哈哈哈,以后见了面记得称呼我一声母亲,也不枉我生你一场!”

  赵年年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女明星嘴巴里说出来的。

  就她这种要素质没素质,要实力没实力的人,竟然能从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还一跃成为了大热歌手,吸引了一大波颜值粉。

  真是世道苍凉啊。

  她无奈摇头,突然对虐秦岩没有了任何兴趣。

  让这种人成为自己的敌人,既是抬举了她,也是侮辱了自己。

  所以,她没有回击,而是转身招呼道:“林宇,采薇,去把我们的录影器材拿来。”

  “好!”

  俩人小跑出去,不一会儿又跑回来,一人手里拿着一款相机,一人手里拎着一套拍摄立架。

  三个人各自忙活着,完全没注意到有一股阴冷的杀气正在身后慢慢扩散。

  直到,软床赵向传来微弱求救的声音。

  赵年年不经意的回头,就看到齐商言用一只手死死捏着秦岩的喉咙,将她整个人都拎了起来。

  他墨眉入鬓,眸色里漾着浓烈的杀意。

  一字一句道:“秦岩,你知道你在对谁出言不逊吗?嗯?”

  秦岩被他掐的脸色胀红,嘴巴微张,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在他手掌下垂死挣扎。

  “齐商言!”赵年年的心猛地一紧,飞奔到他身边拉住他的手臂,“你冷静一下,放开她,听话。”

  为了这种人脏了自己的手,不值得啊!赵年年不停的安抚齐商言。

  这些年,为了带领团队走向巅峰,为了扩大公司规模,齐商言经历了很多,也牺牲了很多。爷爷因为他的事业惨死,成为了他一生无法化解的痛,从那以后,他的性情完全变了个模样。

  没有受到刺激的时候,他还是齐商言。

  可一旦受到刺激暴躁起来,除了赵年年,周遭没有人敢靠近他。

  就像这会儿,秦岩眼看着就要被他掐死了!

  赵年年在旁急的直跺脚,这个女人的死活不重要,可齐商言的人生不能因为这种人搭进去。她努力想要救出秦岩,奈何使出浑身力气也搬不开齐商言,本想喊林宇和采薇帮忙,一回头,就看到这俩人早就躲到最远处的阳台角落里,缩成了两团刺猬。

  赵年年又气又无奈,“你们两个干嘛呢?过来帮忙啊!”

  采薇探出一个小脑袋,弱弱道:“年,年姐,不然就报警吧,我,我不敢靠近姐夫。”

  采薇对暴怒之下的齐商言有极重的心里阴影。

  那是她跟随赵年年的第三年,有一次,赵年年出外景拍摄新歌的MV,结果被人算计伤了眼睛。齐商言知道后,当天便开飞车跨越两个省赶到片场,分分钟将陷害赵年年的人揪出来,打的那人满地找牙,一直给他跪下叫霸霸,磕头赔罪。

  赵年年男朋友是KK集团CEO的消息,以及齐商言在片场打人的视频都被曝光,在网上炸开,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时到今日,采薇再想起当时齐商言那杀人的眼神,还有一种被直射灵魂的恐惧感,她忍不住浑身一抖。

  林宇虽然也害怕,但是他是有意出去帮忙的,毕竟这件事要是闹出人命,和他也脱不了关系。却被采薇堵在角落里,眼神示意他不准出去。

  这俩人缩的一个比一个严实,情急之下,赵年年没办法,跑到不远处的茶几上抓起水果刀,把刀背那一边放到了自己的脖颈处。

  “齐商言!你松开她!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失去理智的齐商言被赵年年的惊叫声喊了回来,掐住秦岩的手也慢慢松开。

  缓和了两秒,他眼中的冷漠慢慢被担心取代,“年年,你把刀放下!”

  “你走过来,走到我身边来。”赵年年朝他勾手,就像以前,以前的以前,他无数次以这样的赵式召唤她去他身边一样。

  齐商言毫不犹豫的走过去,夺下她手中的水果刀丢到远处,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下巴靠在他的肩头上,赵年年松了一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每次看到他这样,她都能想起多年前爷爷过世时,他恨不能跟下去的惨状,心疼的无以复加。

  回抱住他,她嗓音柔软道:“齐商言。”

  “嗯,我在。”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齐商言怔了几秒,眸色猩红,喉咙里压抑着的痛意让他连一个嗯字都说不出来。

  良久,被丢到床上的秦岩已经缓了过来。

  看到这俩人抱在一起,她跟疯了一样,不怕死的挑衅道:“我说齐商言,你身为KK集团的董事长,为什么像一条忠犬一样守在赵年年身边?她绿了你耶,你看不到热搜吗?还是你们这些上流社会的人,都是贱骨头,就喜欢头上带点绿?”

  这个女人的嘴真的是!

  赵年年突然后悔,她刚才就不应该阻止齐商言动手,直接掐死她算了!

  她用力推开齐商言,抓起茶几上的匕首朝着秦岩奔去。

  “年姐!”

  “年年!”

  身后,响起几声重叠又担忧的呼喊,赵年年都抛到耳后。

  还是那句话,说她什么都行,说齐商言,就不行!

继续阅读:第7章 风里雨里,车里等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恰似时光与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