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被迫害妄想症
胖头鱼2019-07-25 18:102,343

  “看够了。”欣然朝他笑笑,是一贯的影后职业甜甜微笑,不过她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带着口罩,这也就意味着,是不是这男人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吧?

  司昼眉头一挑,这女人倒是还敢接他的话。

  欣然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攻略面前这男人。

  他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男人都会喜欢夏琪琪这种七彩玛丽苏?

  “你认识我?”司昼看着她,语气有些微怒。

  从未跟哪个女人讲话的时候,居然还能在想些别的事情。

  欣然扯上一抹游刃有余的神色,“您的名声太响亮了,司家当家的。”欣然也不知道这司夏好不好糊弄,不过转念一想,夏琪琪那个蠢蛋都糊弄过了,她为啥不行。

  “你很怕我?”司昼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什么印象,气质清冷的女人,他未曾见过。

  那一瞬间在她眼里看见的滔天惧意做不了假,像是他司昼杀了她祖宗十八代一般。

  欣然瞳孔微缩,这并不是她所表现出的情绪。

  但却被司昼尽收眼底。

  “我怕啊,死里逃生,生怕你车子再撞到我。”欣然自顾自的喃喃。

  司昼抿唇,“是吗?”

  欣然老老实实点了两下头,对上了司昼似笑非笑的眼。

  不得不说,司昼这张脸简直是好看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娘气,这张脸要是搁在娱乐圈,随便怎么作都会火的一塌糊涂。

  可惜了可惜了,司昼哪是这种缺钱到混娱乐圈的人。

  “带回去。”司昼平白无故的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欣然脑子里有一秒钟的当机。

  带什么?去哪啊?

  然后就看见了朝她走来的两个男人,心里顿时将司昼从上到下骂了一百遍。

  “这又是什么意思?”欣然抬眼看向司昼,却后退一步躲过了旁边有个黑衣男人抓她的手。

  司昼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

  欣然刚刚还心里小算盘欻欻响要攻略这个男人,现在她倒是才想起来,这个司昼,手段是有多残忍,多果决。

  四面无人,她一点点优势都没有。

  欣然小步后退,眼睛却一刻不离开司昼的那张脸,同样带着敌意和冷淡,区别就在于,她是司昼砧板上的鱼肉。

  欣然看准时机将一个朝她捏来的男人一个过肩摔弄倒,不拖泥带水,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下一声*。

  可就这么一下,她已经再无多余体力顾及旁边那人,那人揪住她胳膊,她一脚踹向他小腹下三寸,男人瞬间跪在地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道理,相必你比我明白。”欣然撂倒两个男人,司昼还是静悄悄的站在原地,欣然转头就准备开溜。

  手却被人突然拽住,欣然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条胳膊却被人直接卸下。

  清脆的咔一声响,关节处传来的钝痛和麻木淹没了欣然的脑子。

  身体却立马转向,一拳打身后之人的太阳穴。

  司昼自然是没想到一个她一个女人,胳膊废了还能有功夫回击,躲闪不及,下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嘴里顿时泛起腥甜。

  有点意思。

  他轻巧一脚,欣然整个人支持不住马上要跪倒在地上,司昼却在此时拉了她一把。

  想不到下一秒这女人居然转向缠向他的身体,司昼伸手将欣然单薄的卫衣扯了两半,可她却跟没感觉到自己身体漏出来一样,直直的拿拳头打向他的面门。

  欣然还没有触碰到司昼的脸,全身上下便软绵绵的倒下去了,最后的一刻,眼前还是司昼的皮鞋。

  早知道就不出来遛弯了……

  司昼看着地上晕厥的女人,将身上的外套扔在她身上,刚好挡住了白皙的皮肤。

  身后他的人赶到,手里拿着一把麻醉枪。

  “家主,我们来迟了。”

  司昼没说话,眼睛停留在昏倒的欣然身上。

  欣然再次清醒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刚刚她来到这个位面时候的一样,只不过现在在她身上的人,换成了冷冰冰的司昼。

  欣然一句放开我的放字还没发出一个单音节,司昼就如同等她醒等了很久一般,毫无预兆便进入了她。

  撕裂了一样的疼,欣然的胳膊还没被接上,只能用另外一个胳膊无力的捶打司昼。

  司昼像是个木头一样,撞击到更深的地方。

  欣然顿时怒火就上来了,这可是宿主的第一次。

  “我杀了你。”欣然每说一个字便因为撞击而革出节拍。

  司昼则是笑了笑,然后更加的卖力。

  欣然从未见过他笑,不得不说,真的很勾女人的心。

  “你的身体很诚实。”司昼低沉的声音在欣然耳朵边响起,唤起了她仍存的理智。

  在他身下都快要感觉不到胳膊疼痛了,欣然一口咬住离她咫尺之遥的肩膀,直到嘴里漫出血腥味。

  欣然知道要是真的把他肉给咬掉了,说不定他就把她给涮火锅了。

  身体最原始的*,一点一点漫过理智,直到水漫金山,将欣然吞没了。

  司昼只觉得身下娇软,和刚刚那个她完全不一样,但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是恨意。

  上了瘾一般的感觉。

  欣然居然晕了,这才是最丢人的,好歹以前也是谈过恋爱的人,现下居然晕了。

  欣然悠悠转醒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盯着天花板发愣了几秒,才发现,这司昼一件衣服都没给她留。

  一件都没有!

  欣然整个人脑子里轰隆隆的,一直在想她到底哪把这司昼给得罪去了。

  要不然……,要不然顺水推舟把这个司昼给攻略了吧,以他这个外貌家庭气场,绝对是欣然见过的男人里面最是出色的了,可惜就是脑子不太好。

  心里面这个想法一出,欣然顿时感叹自己的头真的是铁,万一这个男人哪天的心情不好了,卸掉她一个胳膊一个腿的,哪怕拿她剁了喂猫都有可能。

  欣然第一次在现代位面,就感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悲凉。

  胳膊已经在昏迷的时候被接上了,房间很大很豪华,什么都有,就是没衣服,这是欣然左左右右溜达一圈之后的总结。

  打开窗户,外面便是刚刚瞧见的庄园,她现在算是可以理解自己刚刚看见这个房子为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欣然前两天试镜的电影大概是在三个星期之后开拍,她现在唯一一个应该担心的,就是司昼这个古怪的男人。

继续阅读:第七章非法拘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